30|030


九月份韓烈要去一趟紐約, 考察國外酒店市場.

韓烈給方躍發了一個任務,讓方躍給他聯系一個靠譜的隨行翻譯.

方躍立即想到了高中校友初夏, 馬上微信聯系了起來.

方躍:校花!我們公司老大要去紐約出差需要一個隨行翻譯, 為期七天,你看你有空嗎?你要是接, 待遇我給你爭取最高級別的!

初夏已經知道方躍在韓烈公司上班了, 那他這位老大, 應該是指韓烈吧?

初夏確認了一下.

方躍:你忘了, 就是那天機場我去接的那個, 我跟你說, 你別看我們老大氣場又強又冷, 其實他很看重工作能力, 只要你干得好,他很好說話的,而且我們老大是個正經人, 從來不跟女員工亂搞, 你大可放心,對了,這次出國我也同行, 你跟著我, 保證不會出任何問題.

初夏:你們那麼大的公司,沒有專職翻譯?

方躍:有是有,但我們老大讓我找,可能是嫌棄他們水平不夠吧, 論學曆與工作經曆,跟你都沒法比嘛.

初夏明白了,韓烈肯定猜到方躍會找她,所以故意不用自己公司的翻譯.

如果韓烈去國外旅游,初夏還真沒有興趣陪他玩,但韓烈去考察國外市場,初夏一直都很好奇韓烈工作的時候是什麼狀態,也好奇酒店行業運營方面更細節的一些東西,所以她答應了方躍,接受這份工作.

方躍跟初夏聊了聊薪酬問題.

初夏按照行價報價.

這個方躍能做主,敲定之後,方躍敲開老大辦公室的門,去報告了.

"老大,翻譯找好了,就是我那位校花老同學."方躍站在韓烈的辦公桌前,吹了初夏一堆彩虹屁.

韓烈眯眯眼睛,問他:"校花出過國嗎?你是不是對她有意思,打算假公濟私追求她?"

方躍尷尬笑:"不可能,校花哪看得上我,我只是單純地照顧老同學,而且校花北外研究生畢業,水平絕對夠."

韓烈敲敲桌面,似乎在猶豫.

方躍要哭了:"老大你不能這樣啊,我都跟校花談好價格了,你說你都讓我找了,你不能懷疑我挑人的眼光."

韓烈靠到椅背上,晃晃手里的鋼筆:"用她也行,她性格怎麼樣?我是去工作的,不想帶個別有居心的女人."

別有居心的女人?

方躍大腦快速運轉,明白了.曾經有個秘書想勾引老大來著,老大直接將人辭退了,從此定了一個秘書招聘標准,顏值,身材都只能是普通水平,漂亮妖嬈的不要.

對于這點,方躍馬上擔保道:"老大放心,校花只是長得漂亮,人很清純……我開個玩笑哈,只要老大別先打校花的主意,你就是脫/光光站在校花面前,校花都不會正眼看你."

韓烈瞪了他一眼.

方躍笑:"那事情就這麼定了?"

韓烈沒反對.

傍晚韓烈去接初夏下班.

兩人見面,誰都沒有主動提起紐約之行.

初夏在等待韓烈先開口,偏偏韓烈想看看初夏到底都憋到什麼時候才問,初夏要是不問,他便陪她玩一場職場游戲.

事實證明,初夏非常能憋,看出韓烈不想說之後,初夏就只當過幾天她要陪同的是位陌生老總.

出發前一晚,韓烈壓著初夏,開始之前非常惋惜地告訴她:"明天我要出差一周,去紐約,不過我保證,我會每天給你打電話,視頻,就像咱們沒分開一樣."

他目光是那麼認真,初夏佩服.

"沒關系,我也要去出差,估計很忙沒空接你的視頻,咱們一周後再見吧."初夏淡淡地說.


韓烈挑起一邊眉毛:"這麼狠心,你不想我?"

初夏:"距離產生美,適當的分開有助于保持感情的新鮮."

韓烈:"新鮮個屁,咱們倆的感情已經經過八年風干,造成老臘肉了."

初夏:"你怎麼不說木乃伊?"

韓烈哼了哼:"高材生就是高材生,真有水平,不像我,只知道臘肉."

初夏笑了下.

韓烈俊臉靠近,鼻尖擦著她的鼻尖,喃喃道:"不過再厲害的高材生,還不是被我這個小混混壓住了?"說完,韓烈開始對他又乖又單純的學生妹耍流.氓了.

初夏覺得這樣的韓烈很壞.

可她就是喜歡,腳指頭都蜷了起來,緊緊地抵著他有力的腿.

.

飛機是上午十一點半的飛機,需要先從榆城趕往上海.

方躍與韓烈,初夏溝通的是他先去錦繡花城接初夏,再去韓烈真正的別墅去接韓烈.

為了裝得足夠真實,韓烈一早先回另一處別墅了.

他走沒多久,方躍與司機開著韓烈那輛賓利停在了錦繡花城小區外,初夏提著行李箱准時出來與他們彙合.

方躍安排她坐後排,他坐了副駕駛.

初夏化了淡妝,安靜又低調,方躍心想,老大竟然擔心校花會勾引他,真是想太多.

半個小時後,韓烈也上車了,上車後帶上眼罩往椅子上一靠,用行動告訴眾人他要補覺,誰也別吵.

兩個多小時的高速,初夏也閉上眼睛養神.

十點鍾到的上海機場,候機,檢票,三人一起上了飛機.

接下來的十幾個小時,初夏與韓烈沒有說過一句話.

下飛機時,當地時間下午兩點,今天的行程就是入住酒店倒時差,明早再開始考察.

初夏與韓烈一人一間客房,方躍本來想給韓烈訂套房的,韓烈表示他不是那種有錢人,為了方便與翻譯隨時溝通,讓方躍將三人的房間訂在一起.

于是初夏的房間就被韓烈,方躍包圍了.

初夏睡到晚上七點醒了,抓過手機,看到韓烈發的微信,說醒了一起去吃飯,不帶方躍.

那就是情侶間的約會了.

初夏回他:不好意思韓總,我覺得還是帶上方躍比較合適.

說好只是單純的工作關系,而且這個游戲是韓烈先發起來了,初夏選擇遵守,韓烈也不能後悔.

在酒店餐廳吃自助的時候韓烈沒後悔,晚上初夏不許他過去,韓烈悔了.

第二天的早飯繼續吃自助.

韓烈托著盤子故意跟在初夏身後,在女朋友的頭頂竊竊私語:"算你狠."

初夏默默地夾東西.

選好早餐,初夏回到餐桌旁,韓烈坐在她對面,確定方躍還在挑吃的,韓烈突然伸手捏了一把初夏的小手.

初夏警告他:"韓總再這樣,我可以告你性.騷擾."

韓烈痞痞地朝她眨眼睛:"開個玩笑而已,許小姐太嚴肅了."


就在這時候,方躍朝這邊走了過來.

韓烈頓時又恢複了高冷霸總不近女色只談工作的冷漠狀態.

出發開始考察了,韓烈便真正進入了工作狀態,他與當地從業人員打聽情況,初夏精准地為他翻譯.認真工作的人最有魅力,初夏欣賞韓烈的精明幽默,一針見血,韓烈喜歡初夏的從容自信,清越口音.

兩人配合完美,方躍完全變成了專職司機,除了開開車訂訂餐廳,幾乎不需要他插手任何事.

作為一個工具人,方躍看看俊美冷漠的老大,再看看安靜低調的初夏,雖然兩人在工作時間之外幾乎沒有多余的眼神接觸,可方躍莫名感覺到了一絲曖昧與張力,仿佛俊男美女中間有一條線,將他們越拉越近.

這天晚上韓烈有場商業飯局,方躍,初夏也都陪同來了.

對方是個藍眼睛的老總,老總身邊有個華裔男助理,也負責翻譯任務.

華裔男助理對初夏很感興趣,藍眼睛老總去衛生間的時候,禮貌地提出與初夏交換聯系方式,方便以後進行溝通.

初夏自我介紹只是翻譯公司的翻譯,他應該對接的人是方躍.

方躍笑著遞了一張名片過去.

華裔男仍然不放棄初夏,提出與初夏交個朋友.

初夏並不介意手機里多一個未必會聯系或者聯系一兩次就會斷了的好友,韓烈背靠沙發翹著二郎腿一邊轉動酒杯一邊冷眼旁觀的時候,初夏與華裔男助理加了好友.

藍眼睛老總回來了,大家繼續談生意.

飯局結束,方躍開車,韓烈與初夏坐在了後排.

初夏剛坐好,韓烈的手就伸了過來,他緊緊地攥著她的手,狹長的黑眸看向窗外.

初夏沒有甩開他.

方躍專心開車,倒也沒有注意兩人的小動作.

到了酒店,侍者幫忙停車,三人一起坐電梯上去.

沿著走廊往里面走,最先經過的客房是韓烈的.

韓烈打開門,初夏,方躍一起跟他道別,然後初夏,方躍繼續往前走,方躍再與初夏道別,便拿出房卡走到他的房間前.剛刷卡成功,余光中忽然看見已經進了房間的老大又風似的沖了出來,推開初夏即將關上的門擠進去,"嘭"的又關上了.

"啪嗒"一聲,方躍手里的房卡掉在了地上.

什麼情況!

方躍呆呆地盯著初夏的房門.

他那位出發前特意警告他別找個狐狸精翻譯的老大,竟然闖進了單純校花的房間!是今晚喝酒喝多了動了色心然後獸.性大發去吃單純脆弱可能手無縛雞之力的校花了?

方躍急了,如果初夏有勾搭老大的意思,今晚算是干.柴烈火兩廂情願,可初夏沒有那意思啊!

他可跟初夏保證過,會保護她的安全!

方躍立即跑到初夏門前,砰砰砰地開門:"老大你出來!"

韓烈正將初夏抵在牆上狼吻,聽到敲門聲,他也不想停.

初夏推他.

韓烈喘著粗氣,盯著她問:"你還沒玩夠?"

初夏可以繼續玩,但韓烈先認輸,她也不想折磨自己的男朋友.

擋住韓烈湊過來的臉,初夏朝旁邊的門解釋道:"方躍,你可以走了."

方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