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29


見過了家長, 韓烈接初夏下班的時候終于可以直接去公司里等了.

下午五點,韓烈沒與初夏打招呼, 領導視察般走到"雅樂"公司的玻璃門前, 用一種觀察的眼神往里面瞧.

前台羅玉看到門口突然出現一位超級帥哥,可斯文敗類也可禁欲冷酷的那種極品, 羅玉愣了愣才繞過前台, 拉開玻璃門問:"您是來談翻譯業務的嗎?"

韓烈上下打量羅玉.

羅玉雖然沒有韓烈帥, 但也是一個陽光小美男, 一看就比韓烈年輕, 屬于小鮮肉類型的!

韓烈到今天才知道初夏公司還有這麼一個小鮮肉.

"我找你們老板."打量完了, 韓烈走進去, 繼續往里面走, 邊走邊看.

他要朝里面的辦公室去,羅玉不著痕跡擋在韓烈前面,指著那邊的沙發道:"您先坐, 我去叫我們老板出來."

韓烈笑笑, 坐沙發上去了.

羅玉覺得這個帥哥怪怪的.

他去了初夏的辦公室,壓低聲音說:"老板,外面有客戶, 長得超級帥, 但行為有點怪."

初夏並沒有想到韓烈,保存文件,她跟著羅玉出去了.

這時的初夏,臉上帶著要見客戶的招牌微笑, 直到看見沙發上的裝腔作勢的男朋友,初夏才變得無語起來.

韓烈還在跟她裝:"我這有個價值幾億的大單子,你們這小公司能接嗎?"

羅玉嘴巴都張成了"O"型.

初夏懶得理他的玩笑,淡淡道:"我還有點事,大概需要十分鍾."

說完初夏就進去了.

韓烈要跟進去.

羅玉想到廖紅對他的期待,像個保鏢一樣攔住韓烈,同時大腦里展開了各種腦補.看老板的態度,她似乎必須要跟這個帥哥一起走,是欠了帥哥什麼,必須出去坐下來談判嗎?

沒等羅玉開口,初夏回頭瞧見這一幕,沒辦法,只好對羅玉道:"他是我男朋友,叫他進來吧."

羅玉:……

韓烈笑了,拍拍羅玉的肩膀:"小伙子還挺敬業,不錯,好好干,有前途."

羅玉呆呆地回到了前台.

他剛坐下,公司群里除初夏,羅玉外的另外五個員工紛紛艾特羅玉,問真是老板的男朋友來了吧,老板男朋友長得帥不帥.

這個群初夏屏蔽了消息,誰要找她都是單敲,所以初夏並不知道公司群里在討論她與韓烈.

羅玉無法用語言形容韓烈的帥,讓小伙伴們自己去看.

小伙伴們都不好意思,慫恿羅玉拍照片.

羅玉便聽著辦公室那邊的動靜,聽見老板與老板夫要出來了,羅玉提前打開手機攝像,准備錄個小視頻,靜圖可能拍丑了,視頻才能完全展現老板夫的魅力.

初夏與韓烈出來了.

羅玉拿著手機靠著椅背,手指動來動去好像在敲字.

這拙劣的演技連初夏都看得出來.


初夏臉紅了,韓烈大大方方對著羅玉的手機揮揮手,牽著初夏的手出去了.

一共一分鍾不到的視頻,完美再現了老板夫俊美的五官與修長挺拔的身材.

羅玉傳到群里,里面員工辦公室突然傳來幾聲尖叫!

"天啊,太帥了吧!我好酸!"

才走出公司不遠的初夏,韓烈都聽到了.

初夏懷疑韓烈就是來秀存在感的.

女朋友員工的認可也得到了,韓烈心情非常不錯,跟初夏商量:"周末我請大家吃飯吧?你如果有其他常聯系的朋友,都叫上."

初夏沒什麼常見面的朋友,有她也不想用這種方式秀男朋友.

"月底公司有聚餐,你一起來好了."

聚餐可以帶家屬的,既然韓烈已經跑來了,初夏不介意帶他讓員工們見見.

韓烈笑道:"行,我也當一回家屬."

上了車,韓烈重點問了下羅玉:"他才二十出頭吧,長成那樣為什麼來你這里當前台?"

初夏看他:"長得帥就不能當前台了?"

韓烈:"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他想賺錢,去做銷售都比在你這里賺得多."

初夏解釋道:"羅玉是我媽介紹來的,他學曆不夠,以前在春江苑那邊開打印店."

韓烈目光變了變.

羅玉長得那麼帥,廖紅當初該不是打著撮合羅玉與初夏的主意吧?可開打印店的帥哥怎麼可能入得了廖紅的眼,除非羅玉的工作經曆是假的.

姓羅……

韓烈想到了廖紅公司的大老板,也姓羅,但羅老板只有兩個已經三十多的兒子.

韓烈找熟人打聽了下羅家的情況,有了解的,告訴他老羅有個私生子弟弟,當年老羅不願意接受私生子弟弟,給了弟弟一筆錢讓他自己在外面住.後來私生子弟弟夫妻出事死了,年紀變大的老羅心也軟了,想把侄子安排到公司,侄子不願意,其他的熟人也不知道了,都沒見過那個侄子.

韓烈猜,羅玉應該就是老羅的侄子,老羅發現羅玉離廖紅近,便讓廖紅照顧點.

排除了廖紅想撮合羅玉與初夏的嫌疑,韓烈對羅玉的故事沒了興趣.

月底初夏組織員工們聚餐,餐廳是韓烈選的,比初夏以前選的餐廳高大上多了.

這下子幾個員工更歡迎老板夫了,老板夫一來,他們的待遇都提高了一個層次.

韓烈現在是大老板,但他是從小人物一步一步成長起來的,談話風趣幽默,比初夏這個老板會活躍氣氛.

羅玉突然有條微信.

韓烈左邊是初夏,右邊便是羅玉,羅玉手機屏幕亮起的時候,韓烈正在吃東西,目光無意一掃,瞥見了羅玉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半截消息:大神,有人問黑狼女孩的版權……

韓烈嚼了一半的烤肉嚼不動了.

黑狼女孩他知道啊,初夏每周定時追更,看得可入迷了,昨天晚上才運動完初夏就翻手機看大神有沒有更新,弄得韓烈有種他還不如一條黑狼的錯覺.

韓烈重新審視了一番羅玉.

羅玉沒他有錢,可羅玉有初夏十分欣賞的漫畫才華.

韓烈去翻過黑狼女孩漫畫下面的評論,那些粉絲們可瘋狂了,有說要嫁給黑狼男孩的,也有說想嫁給畫黑狼的大神的,有的女孩更狠,竟然說想把大神關起來甩小皮鞭叫大神二十四小時畫圖的.


如果大神是個丑男,韓烈相信瘋狂粉絲舍得甩皮鞭,可羅玉是小鮮肉,女粉絲干別的倒有可能.

韓烈有了危機感.

回到錦繡花城,韓烈一邊給小C鏟屎一邊問初夏:"你見過黑狼大神的真人照片嗎?"

初夏沒見過,大神非常低調,從來不爆照.

韓烈扭頭看她:"如果那個大神長得很帥,你會喜歡他嗎?"

初夏笑了笑:"不帥我也喜歡,帥了會更喜歡吧."

這句話比小C的貓屎還有殺傷力,韓烈幾欲窒息.

鏟完屎,韓烈穿著大褲衩繼續去衛生間給奶茶洗澡,沒複合前初夏還跟他客氣客氣,複合了無論韓烈找什麼借口,給貓狗洗澡鏟屎的活都變成了韓烈的.但初夏喜歡看韓烈做這些事情,所以也跟著來了衛生間.

韓烈還在執著大神的問題:"如果大神有女朋友,你也喜歡?"

初夏明白韓烈的意思了,他在吃飛醋.

初夏故意說:"喜歡啊,他有老婆我也照樣喜歡他."

韓烈冷笑,沒笑完,初夏接著道:"像喜歡所有已婚藝術家那樣的喜歡."

韓烈意味深長地看著她:"那我呢,你對我是什麼樣的喜歡?"

初夏認真想了想,笑著回答:"對你,是喜歡喝奶茶那樣的喜歡."

她愛喝奶茶,想到奶茶心里就甜甜的,站在奶茶店里看著服務員調制都有種幸福感,捧著奶茶喝得時候,什麼煩惱都沒有了.

韓烈明白初夏的意思,可他不喜歡這個回答:"奶茶喝多了會膩,可能過兩年你就改喝咖啡了."

初夏只是笑笑.

奶茶也許會喝膩,但她只是打個比喻,韓烈又不是真的奶茶.

"你對我呢?"初夏反問道.

韓烈哼了聲,低頭給奶茶撮毛:"臉皮夠厚的,誰說我喜歡你?"

初夏只當他臨時性傲嬌,並沒有追問.

貓狗都伺候好了,韓烈拉著初夏一起去洗澡,面對面貼著,韓烈咬初夏的耳朵:"我不喜歡你."

初夏閉著眼睛,注意力全在他的雙手上.

韓烈一邊幫她洗一邊繼續重複那五個字:我不喜歡你.

初夏抓住了他濕漉漉的短發.

"怎麼,不愛聽了?"

初夏就是不愛聽,哪怕知道他說的是假話.

韓烈突然抱起她,將初夏抵在了浴室清涼的牆壁上.

初夏睜開了眼睛.

水珠沿著男人的額頭臉龐往下滾,韓烈舔了下嘴角,黑眸看著她道:"我不喜歡你."

初夏咬唇.

韓烈突然貼上來,在她指甲抓進他肩膀的時候,對著她耳垂道:"我只愛你,很深,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