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28


吃完這頓見家長的飯, 韓烈開車送廖紅回春江苑.

初夏陪媽媽坐在後排,黑色奔馳停到春江苑的小區門前, 廖紅一邊解開安全帶一邊對韓烈道:"我跟初夏先回去了, 你慢點開車."

韓烈立即透過後視鏡看了眼初夏.

初夏猜媽媽肯定有話問她,便跟著要下車.

韓烈只好笑著朝未來岳母揮手, 再對初夏道:"明早我過來接你."

早高峰這個路段超級堵, 初夏讓他不用過來, 她坐地鐵去公司.

韓烈不怕堵車:"沒關系, 我早點到."

初夏只好隨他.

黑色奔馳緩緩開走了, 初夏挽著媽媽的胳膊往小區里面走.

母女倆沉默了一分鍾, 然後廖紅先問女兒兩人到底是怎麼複合的.

關于這點韓烈已經准備好了說法, 其實基本也是事實, 初夏只用自己的方式改述了下:"他先追的我,我一開始覺得我們不合適,後來相了一次親, 我發現我還是忘不了他.媽, 都說初戀是最難忘的,您讓我跟他試試吧,不然我可能一輩子都擺脫不了他對我的影響."

廖紅聽懂了, 女兒一是對韓烈還有感覺, 二也是想給初戀一個結果,成或不成,以後都不用再惦記了.

仔細想想,女兒與韓烈談戀愛哪怕最後戀情失敗也沒有什麼損失, 錢女兒沒韓烈多,色,女兒漂亮韓烈也夠帥,除非韓烈有什麼那方面的傳染病,否則女兒不吃虧.

廖紅咳了咳,提醒女兒:"行,我同意,不過我要看他的健康證明."

韓烈沒有緋聞不代表他沒有亂搞,萬一韓烈真有什麼問題呢?那麼有錢的男人,而且是白手起家,創業期間得參加過多少飯局酒局?

關系到身體健康,廖紅甯可謹慎一點,只要韓烈通過她最後這一個檢查,她就真的同意女兒與韓烈談戀愛.

初夏回想這兩晚她與韓烈那麼多次的親密交流,無奈道:"他要真是那種人,那我現在已經中招了."

廖紅拍拍女兒的手:"我沒跟你開玩笑,你讓他做個檢查去,反正以後結婚也要婚檢."

初夏嘀咕:"人家只是想跟你女兒談戀愛,你都想到結婚了."

雖然但是,晚上韓烈發來視頻,初夏還是同情無比地告訴了男朋友她媽媽的想法.

韓烈有一點點不高興,但據說拿出健康證明就能正式獲取廖紅的認可,韓烈翻翻郵箱,將今年三月份才做的體檢報告發給了初夏.

初夏看了一遍,這張報告足以證明她的男朋友是一個非常健康的男性.

為表誠意,初夏將男朋友的體檢報告轉發給媽媽後,她又翻出自己去年的體檢報告發給了韓烈.

韓烈還以為她發了什麼,看清圖片後,韓烈差點笑裂.

他的初夏怎麼這麼可愛呢?

他給女朋友發消息:想你了,你媽睡了嗎,我去接你吧?

初夏:……晚上才見過,有什麼可想的.

韓烈:哪都想.

初夏:……明早就見了.

韓烈:明早是明早,今晚怎麼過?

初夏:八年你都能過,一晚就不行了?

韓烈:不行,你等著,我現在就去接你.

初夏叫他別來,但韓烈沒有再回她了.

都晚上十點了,初夏去客廳看看,媽媽在洗澡,洗完澡應該就要睡了.

初夏坐在客廳上,不告訴媽媽吧,怕媽媽找不到她嚇一跳,告訴了,又怕自己走不成了.

十幾分鍾後,廖紅洗完出來了,見女兒呆呆地坐在沙發上,廖紅奇怪問:"怎麼不去洗澡?"

初夏還是說了實話,晃晃手機:"韓烈說他過來接我."


廖紅:……

不用問,看女兒那樣就是想去.

"去吧去吧,女大不中留,我早料到會有這一天了."廖紅哼著道.

初夏跑過來抱著媽媽親了一口,去房間收拾東西了,剛收拾好,韓烈說他到小區外面了.

初夏尷尬地跟媽媽拜拜,腳步輕快地走了.

廖紅看著門口,有點生氣韓烈跟她搶女兒,又有點點欣慰與羨慕.

一晚都舍不得分開,這是熱戀期間才有的黏糊勁兒.

廖紅欣慰女兒也能體會到這種甜蜜的感覺.

至于羨慕,當然是羨慕青春了,到了她這個歲數,老公出差出得樂呵,也不知道多給她發點消息.

剛羨慕完,手機提示有視頻邀請.

是許瑞安發來的.

廖紅接通視頻,直接朝老公瞪眼睛:"你還知道發視頻,我還以為你早忘了這個家."

許瑞安一臉懵:"家里出什麼事了?"

廖紅讓他看玄關:"什麼事,你女兒被人拐跑了!"

.

錦繡花城的別墅,韓烈與初夏瘋狂運動的時候,初夏收到一條微信,"叮"的一聲,兩人都聽見了,初夏看向床頭櫃,韓烈馬上親過來,搶回了她的注意力.

運動結束,都零點多了.

初夏伸手撿起手機,剛躺回來,韓烈從後面抱住她,要跟她一起看.

初夏點開微信,是爸爸發來的:明晚你跟小韓直接過來就行,爸爸提前去買菜,不用你們.

廖紅喊韓烈"韓總",許瑞安叫他"小韓",這態度,韓烈突然特別感動.

"以後我一定孝順咱爸."未來岳父不在身邊,韓烈只好將感動轉移到女朋友身上,對著初夏的耳朵親了一口.

初夏聽他喊"咱爸"又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撥開他攀上來的手道:"是叔叔,去洗澡."

韓烈笑笑,拉著初夏一起去洗.

熱戀中的男女一起洗澡當然不會那麼單純,韓烈看著鏡子中初夏緋紅的臉,壞笑地叫初夏喊老公.

初夏緊緊抿著嘴唇.

後來鏡子中的畫面似乎都成了殘影,可初夏叫不出口,最後也只是叫他韓烈.

韓烈,韓烈,韓烈.

低低的細細的聲音,屬于十八歲的初夏,屬于二十六歲的初夏,也屬于他的初夏.

韓烈將初夏抵到門上,深深地吻住了她.

.

第二天下午,韓烈早早去湖邊大廈接了初夏,先去對面的金泰挑選第一次登門拜訪未來岳父岳母要帶的禮物.

因為韓烈買了太多,最後初夏不得不幫他提兩個袋子,兩人大包小包地來到了春江苑.

許瑞安沒有廖紅腦補那麼多,看女兒嫌棄韓烈買太多時眼里卻裝滿了要溢出來的甜蜜快樂,許瑞安就放心了.叫老婆與女兒招待韓烈,許瑞安繼續去廚房做飯,剛剛那條魚才處理乾淨.

韓烈見了,立即跟著許瑞安進了廚房.

他確實很會做飯,切菜切得嫻熟,又快又漂亮,一看就是練家子.

許瑞安仔細回想了下,確定老婆介紹說韓烈八年前做的是奶茶小哥,而不是飯店大廚.

不是大廚還能有這手藝,說明韓烈跟他一樣,喜歡做菜.

喜歡做菜好啊,女兒將來有口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