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26


說話一汙, 韓烈人也汙了,窗簾一拉, 在沙發上與初夏上演了一場天.衣無縫.

客廳的燈亮得刺眼, 初夏閉上了眼睛.

這麼純情,韓烈笑她:"怎麼還跟高中生似的?"

笑歸笑, 韓烈很溫柔.

初夏過了一會兒才跟上他的節奏.

攀著韓烈結實的肩膀, 初夏又想到了網上看過的那個問題.

有人問:那事真的那麼令人著迷嗎?

現在初夏找到了答案.

遇到對的那個人, 剛被他抱住吻住的時候, 便已入了迷.

……

汙完了, 地點也換了, 初夏靠在韓烈肩膀, 問他這些年的經曆.

韓烈挑能想起來的幾件大事講了講, 講完他也問初夏在B市的生活.

初夏的經曆比他枯燥多了,幾乎是按部就班的學習,工作.

"跟我在一起,你真不會覺得悶?"初夏看著韓烈的喉結問.

韓烈翻身過來, 壓著她笑:"你悶, 我負責讓你不悶,你本來就不悶,那我有什麼用?"

合適與否, 從來不是簡單的興趣相投就能決定的, 否則不悶的女人那麼多,為何只有初夏讓他念念不忘?

.

昨晚聊了很多,也無縫了兩三次,第二天兩人都睡過了頭, 該六點起來晨練的韓烈抱著初夏睡得像頭豬,初夏如果不是被他戳到了,也不會七點鍾就醒.

意識到韓烈只是生理構造帶來的問題,並非又想拉著她運動,初夏沒有推開他,躺了一會兒,初夏小心挪開韓烈的胳膊,坐了起來.

窗簾拉著,年輕的女人撿起甩在地上的睡衣,身體的曲線十分迷人.

韓烈不想裝睡了,跳起來坐到床邊,同時將初夏拉回了懷里.

初夏服了他,抓著韓烈的短發拒絕:"該上班了,你能不能克制點?"

韓烈不想克制.

初夏便抓著他的頭發不松手.

韓烈被她薅羊毛似的薅服了,乖乖地松開了初夏.

初夏先去洗澡,吹完頭發換韓烈進去.

這時候初夏的手機響了,初夏拿起手機,發現是媽媽的電話.

臥室里能聽到衛生間的流水聲,初夏心跳加快,試著推了下門,發現韓烈沒關,初夏秒速推開.

韓烈在沖澡,看到女朋友進來,他停了水,剛要開個玩笑,初夏低著頭先開口了:"我接個電話,你等會兒再洗,我怕我媽聽到聲音."

韓烈看看自己一身白泡泡,能說什麼呢?


"給你五分鍾."

初夏立即關上門,一邊接聽電話一邊往外面走:"媽媽,你怎麼這麼早打電話,我剛睡醒."

廖紅提著保溫鍋走出電梯,笑著道:"我就知道你在睡懶覺,行了,我已經到你門口了,你要是沒有藏男朋友,媽媽就直接進來了哦."

初夏這套房子是廖紅,許瑞安夫妻監督裝修的,智能鎖安上夫妻倆都錄了指紋.廖紅直接進來就行,但廖紅怕嚇到沒有准備的女兒,還是提前打了電話,順便跟逗了逗女兒.女友是個學習狂,工作狂,上次那麼優秀的相親對象都看不上,怎麼可能短短幾天就認識到可以帶回家的男朋友?

"……進來了哦"的尾音還沒有落下,廖紅的食指按在了智能鎖的上面.

初夏還在對著電話問媽媽現在在哪里的時候,智能鎖發出了溫和的電子提示音.

初夏整個人都僵硬了.

廖紅笑著推門進來,根據電話內容,她猜測女兒應該正懶懶地躺在床上,一抬頭看見女兒穿著睡衣舉著手機站在客廳,廖紅還很驚訝.關上門,掛了電話,將手機放在玄關櫃上,廖紅熟練地找出拖鞋,邊換邊笑著問女兒:"起得這麼早啊,媽媽想你了,做了早飯帶過來,你上班前吃了正好."

說完,廖紅提著保溫鍋走向女兒.

初夏大腦快速地運轉,試演各種可能.

初夏覺得,媽媽肯定接受不了她這麼快就與韓烈睡在了一起!

可沒等初夏想到什麼絕妙的應對辦法,廖紅腳步頓住,視線定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初夏緩緩回頭,看到她白色的真皮沙發旁邊的地板上,靜靜地散落著一堆男女的衣服,韓烈白色的外套,黑色的西褲,黑色的四角內褲……

完了,這下根本沒法掩飾了.

初夏低下頭,臉頰因為被媽媽撞見私生活而暴紅.

廖紅在大企業做高管,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見女兒窘迫成這樣,廖紅咳了咳,將保溫鍋放到餐桌上,瞄眼臥室那邊,廖紅輕聲向女兒道歉:"是媽媽不好,沒有提前打聲招呼,這樣,你們慢慢吃,媽媽先走了."

時代在飛速發展,現在的年輕人戀愛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了,雖然女兒的戀情進展快到出乎了廖紅的意料,可廖紅能接受新事物,此時女兒的神秘男朋友肯定還在房間,身上也許沒穿衣服,廖紅決定先撤,回頭再問女兒細節.

初夏大腦還在充血,媽媽主動提出走,初夏便沒有留.

廖紅離開之前,還笑著朝女兒揮揮手.

初夏原地站了幾分鍾,走過去撿起韓烈的衣服,心情複雜地去了臥室.

韓烈帶著一身泡泡藏在衛生間的門後,聽到初夏的腳步聲,他探出頭,用嘴型問她:"真走了?"

初夏點頭,將他的衣服遞過去.

她臉還紅著,韓烈想到剛剛聽見的對話,佩服道:"你媽真不錯,我還以為她會氣沖沖地過來搜人抓奸,至少也會催我穿上衣服出去見她."

初夏這時候沒心情聽他嘴炮.

韓烈接過衣服,關上門飛快去沖澡.

初夏換好衣服,去了餐廳.

媽媽帶來的是她唯一擅長的排骨粥,下面一屜小籠包肯定是從春江苑外面的那家早餐店買的.那是一家老店,初夏小時候爸爸媽媽就經常帶她去店里吃,小籠包.皮薄餡兒鮮,賣的特別好.

粥挺多的,初夏自己盛了一小碗,剩下的都盛給了韓烈.

想到媽媽可能也沒有吃早飯,准備過來跟她一起吃的,現在媽媽為了照顧她與男朋友不吃飯就走了,初夏越想越過意不去.

"我想今晚就告訴我媽了."韓烈坐下後,初夏看著他說.


韓烈同意:"我跟你一起去."

初夏吃口粥,想了想說:"我媽對我很好,如果今晚氣氛不愉快,我希望你為了我先忍忍,如果實在受不了,你可以重新考慮要不要跟我在一起,但請不要當著她的面發作."

韓烈一口吃了個小籠包,盯著她問:"我知道,但如果你媽堅決不同意,你會怎麼做?"

初夏明白他的意思,垂眸說:"我看你的意思,你不願受我媽媽的氣,那咱們就分手,你能接受我媽媽,那我也會盡量說服她同意咱們在一起."

韓烈笑了,摸摸她的頭:"好,咱們一起努力."

八年前他與初夏都不成熟,八年後的現在,他有了給她幸福的基礎,初夏也不會輕易因為媽媽的建議動搖了.

吃完早飯,韓烈去刷了保溫鍋,忙完他牽著初夏的手下樓了.

初夏陪他去別墅換衣服,開車.

年輕的情侶手牽著手,與其他情侶沒什麼區別.

廖紅並沒有走.

她尊重女兒與男朋友的私生活,可初夏是她唯一的女兒,一個在感情上太過單純的女兒,不聲不響地就帶男朋友回家過夜了,廖紅怎麼可能不好奇那個男人長什麼樣?萬一是游戲人間的那種花花公子類型呢?

廖紅撐著傘站在九棟樓的一側,等了很久,終于看見女兒與一個男人牽著手走出來了.是個高挑挺拔的短發男人,身材不錯,廖紅目不轉睛地盯著對方,直到對方露出側臉.

光憑側臉,廖紅就認出來了,是韓烈,那個曾經被她看不起後來創業成功如今身家幾十億的韓烈.

廖紅退後幾步,免得兩人看到她.

附近有條長椅,廖紅走過去坐下,心情久久不能平複.

女兒與韓烈又在一起了.

是緣分讓兩人重新遇到了,還是韓烈有心算無心,准備報複女兒跟她?

女兒剛回來的時候廖紅就有過這種擔心,許瑞安嘲笑她狗血電視劇看的太多,可現在女兒真的跟韓烈在一起了,一個管理大酒店集團肯定忙得□□乏術,一個就是個宅女,如果不是韓烈算計,怎麼可能這麼巧?

廖紅捂著心口,越想越覺得要出事,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問女兒了.

中午,初夏主動給媽媽打了電話:"媽,我晚上帶他一起過去,你想見他嗎?"

廖紅心想,我都見過了!

但她還是裝作不知道的語氣問:"那當然想了,對了,你男朋友叫什麼啊?"

電話里女兒的聲音明顯低了下去:"韓烈,我高中畢業時談過的那個韓烈."

廖紅聲音拔高:"他?你怎麼又跟他混在一起了?是不是他一直在盯著你?"

初夏解釋:"不是,我們偶然遇到的,媽你聽我說,他現在不賣奶茶了……"

廖紅演戲演到底:"那他賣什麼去了?"

初夏無奈:"我跟你說不清楚,發微信吧,你看看就知道了,總之這次我跟他是認真的,晚上見面你別上來就給他臉色."

初夏掛斷電話,發了韓烈創業采訪的一篇文章鏈接給媽媽.

廖紅看了幾眼就關了.

她知道韓烈有錢,長得帥又有錢,再迷惑一次女兒不要太簡單,隨便來幾個套路就能套住女兒,但韓烈究竟想做什麼,別想瞞過她!如果韓烈真抱著玩弄女兒報複她們的心思回來,廖紅就算不能帶著女兒全身而退,也一定會讓韓烈嘗到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