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16


初夏聽到了韓烈的腳步聲.

下著雨, 路上沒有多少人,本來只有她與齊皓慢悠悠地走著, 突然加入一道聲音, 非常明顯.

也許因為她認識韓烈才在意他的跟隨,齊皓並沒有意識到身後的路人與他們有什麼關系, 還在等待初夏的答案.

"你喜歡什麼樣的電影?"

初夏收回對韓烈的在意, 想了想, 道:"其實也不限于題材, 內容吸引人就行."

今晚上映的那幾部她真的沒有興趣.

齊皓:"那好, 我先挑幾部發給你, 你感興趣了我再買票."

初夏點點頭.

身後的腳步聲突然拐了方向.

初夏看了眼前面韓烈的別墅, 韓烈不回家, 要去哪?

不過去哪都與她無關,他不再跟著她,初夏松了口氣.

齊皓與她聊了聊錦繡花城的小區環境, 沒走多久, 九棟樓到了.

齊皓堅持送初夏到單元門前.

兩人拐了個方向,到了一單元前,初夏意外地又在單元門前看到了韓烈.

他懶散地靠在需要刷卡才能進入的玻璃門旁邊, 一手提著濕噠噠滴水的雨傘, 一手拿著手機.聽到腳步聲,韓烈淡淡地朝他們看了眼,然後微微調整身體方向轉向玻璃門,仿佛只是個忘記帶卡准備跟隨同樓業主進去的住戶.

他演技不錯, 齊皓就這麼理解了.

齊皓只看了路人韓烈一眼,注意力重新回到初夏身上.

初夏收了傘,燈光落在她瑩白的肩頭手臂.

男人都是視覺動物,齊皓也不例外,情不自禁開始幻想有朝一日可以親她是什麼感覺了.

初夏性格安靜,他也安靜,誰也不用嫌棄誰,剛剛好.

齊皓知道自己今晚表現的很差勁,但他相信這是因為兩人不熟悉的緣故,以後見面次數多了,會慢慢好起來的.

"那好,我先走了,回頭微信聊."

初夏已經站到了單元門前,齊皓微笑著道別.

初夏點點頭.

齊皓卻沒有走,繼續站在那里.

初夏明白了,他想看著她進去.

掃眼已經收起手機要蹭卡的韓烈,初夏選擇繼續裝陌生人.

她禮貌地提醒齊皓路上小心,然後回頭刷卡,進去了.

韓烈跟著她走了進去.

前往電梯廳還要再轉一次彎,齊皓一直等看不見初夏了,才有些不舍又心情愉悅地走了.

電梯廳.

韓烈比初夏先站在一部電梯前,初夏默默走到另一部,按上行鍵.


但因為韓烈那邊的電梯已經往下來了,她這邊的電梯停在中間並沒有動.

初夏不知道韓烈到底想做什麼,她願意等他先走.

電梯到了,梯門打開.

韓烈靠著梯門對面的牆壁,一動不動.

梯門關上,停在那里.

初夏走過去,再次按上行鍵,梯門打開.

初夏垂著睫毛進去了.

幾乎她才站穩,韓烈跟了進來.

初夏按了九樓,韓烈沒動.

到了這個地步,初夏無法再裝作不明白韓烈的意圖.

"你來找我?"掃眼角落的電梯監控,初夏平靜地問.

韓烈在她看監控時皺了下眉,她什麼意思,怕他對她做什麼?

韓烈無法相信她居然會懷疑他的人品.

他真想對她做什麼,需要等到今天?八年前她清純得像塊兒軟綿綿的小泡芙,他一口就能吃了她.

"我有話問你."韓烈硬邦邦地道,"想在外面問的,沒想到會不方便."

短短幾秒,電梯已經停在了九樓.

初夏不想在電梯里跟他談私事,更不想帶韓烈去她的家,所以她沒有出去,重新按了"1".

電梯開始下行.

韓烈笑了,她真的是在質疑他的人品,怕不小心帶個色狼回家,上次如果不是需要他幫忙搬書,而且有奶茶跟著,她應該也不會讓他進去.

電梯停在一樓,韓烈看向初夏.

初夏先走出去.

韓烈跟上.

初夏不知道齊皓走遠了沒有,她不想讓齊皓誤會什麼,對韓烈道:"我去超市買東西,你如果非要談,可以去兒童樂園等我."

小區里面有個兒童樂園,位于九棟樓與後面三棟高層中間,視野非常開闊.

韓烈嫌麻煩,直接往外走:"我跟你一起去,邊走邊談."

初夏站在電梯廳沒動.

韓烈已經走到了能看見單元門玻璃的位置.

看著不願與他同時出現的初夏,韓烈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笑了:"怕你的追求者誤會?"

初夏默認.

韓烈似笑非笑,看看單元門,再看回來:"行,我去兒童樂園等."

說完,他大步走了,關單元門的時候"嘭"的一聲.


初夏等了三分鍾才出去.

外面沒有齊皓,也沒有韓烈.

初夏去了一趟南門外面的超市,確定齊皓的車已經開走了,初夏才拎著一小袋零食,去兒童樂園找韓烈.

兒童樂園只是一小片游樂場,里面有滑梯,秋千,沙地等小孩子們喜歡的玩樂設施,還有一條沿著綠化帶形狀搭成的長長木椅,孩子們玩鬧的時候,看護人可以坐在長椅上休息.

長椅後方是一片高樹,夏日遮陽冬天防風.

初夏走進游樂場,看到韓烈坐在長椅中央,將傘柄歪歪地夾在腋窩下,半撐不撐的,擋住了腦袋擋不住腿,神奇的是他手搭在膝蓋上,指間捏著的香煙居然亮著光,沒有被雨水打濕.

見她來了,韓烈掐滅煙頭,將煙彈向遠處的垃圾桶.

沒彈進去,他也沒去撿.

初夏皺皺眉,走過去撿起煙頭丟進垃圾桶.

"微信為什麼拉黑我?"

韓烈盯著她問.

長椅是濕的,初夏沒有坐,站在他兩米開外.

她反問韓烈:"你在追求我嗎?"

她目光甯靜,韓烈心跳跟地震一樣,一陣猛跳.

他當然在追.

八年前他對她一見鍾情,這八年他一心創業做大公司,不是刻意等著初夏,等什麼,誰知道她在外面有沒有談戀愛訂婚結婚,他單身到現在,主要是因為沒有遇到再讓他動心的女人.有的男人不談戀愛也會想辦法解決生理需求,韓烈不喜歡那樣隨便,甯可自己動手.

現在初夏回來了.

機場那天,早在初夏與方躍打招呼之前,還在機場里面,韓烈就認出了初夏.

她比十八歲的時候更有女人味兒了,但她依然是他記憶中的初夏,記憶一活,那感覺也回來了.

"追不追你跟拉黑有什麼關系?"韓烈沒有正面回答,目光一動,落到了初夏的小腿上.

這邊燈光暗,她的腿還是很白,這條綠裙子,她穿得很好看.

初夏從他的答案中聽出了曖昧.

其實早就有感覺了.

第一次搬書初夏相信兩人是偶遇,兩人住在一個小區是巧合,韓烈想開奶茶店應該也是認真的,但從他提出將奶茶店命名為"夏日",logo微微像她以及他謊稱她的男朋友陪安德森一家吃飯,初夏就有了他想追她的猜測.

韓烈太帥了,初夏潛意識里可能還是受到了誘惑,直到那天親眼看見韓烈與一個漂亮女孩說說笑笑地走開,初夏才忽然意識到,她根本不了解韓烈.他是帥,但帥哥身邊經常圍繞一群女孩,不愁漂亮女孩喜歡的韓烈,為何會對她特殊?

也許他就是個花花公子,當年對她也沒有多認真.

換句話講,即使現在韓烈是認真的,兩人還是不合適.

"如果你在追我,我不願意,我不想與你繼續糾纏,所以拉黑你."初夏微微降低傘面,說.

韓烈笑了.

不用問為何不願意,問了就是那堆現實的問題,經濟能力比顏值重要.

拆遷暴發戶的經濟水平依然配不上她媽媽的要求.

幾十億的身家肯定會讓她媽媽滿意,但如果初夏同意與他複合是因為摻雜了錢的因素,他怎麼判斷初夏是真的愛他,還是涉及了現實的因素?


她曾經甩過他.

那時她的喜歡是最最單純的,只是她太年輕,被媽媽一嚇唬,她選擇向現實妥協,妥協得那麼快,甚至都不來問問他對未來有什麼計劃,好像他什麼都不懂,只是個滿足于現狀的奶茶小哥,對未來毫無期許.

如果沒有計劃,他怎麼會調制出那麼好喝的奶茶?

就算沒有遇到拆遷帶來的際遇,韓烈相信他現在也能憑借連鎖奶茶店的生意身家過億.

沒有學曆不等于沒有野心,他一直有.

只是初夏不知道,還沒有等到他向她規劃未來,她跑了.

韓烈不怪初夏.

一個單純的小書呆子,什麼都不懂.

可現在她已經步入社會了,她二十六了,韓烈想認認真真地開個奶茶店給她看看,讓她知道他對未來有計劃,讓她再喜歡他一次,從單純被顏值吸引的喜歡變成成熟的愛,愛應該是沖動又堅定的,不會輕易向現實,向她媽媽妥協.

韓烈重新點了一根煙.

腋窩的傘柄被他丟在一旁,他坐在雨中,吸口煙,再問她:"追你你不願意,那我沒追你,你干什麼拉黑我?普通朋友都不能做?"

初夏:"普通朋友不會假裝我的男朋友陪我的客戶吃飯,普通朋友不會在門口等我回來,普通朋友有話直說,不會電梯到了也不進去演偶像劇似的在那靠著."

韓烈:……

"總之,我們不適合做戀人也不適合做朋友,以後就當不認識,你真把我當普通朋友,就不該介意被我拉黑,換成你拉黑我,我可能根本不會發現,發現了也不會介意."

初夏一口氣說完,撐傘走了.

韓烈一口煙憋在嘴里,咽不下也吐不出來.

他看向無情走開的女孩,綠色的裙子清涼柔順,並不緊身,卻也勾勒出初夏曼妙的身材,單薄白皙的肩,柳條似的細腰,還有那雙修長筆直的腿.

想到她穿成這樣跟人約會,韓烈吐口濁煙,眯著眸子問她:"剛剛送你回來那位,你媽介紹的?"

兩人的對話韓烈聽到了一點,一聽就不熟悉,男方呆呆的,不像主動追求初夏的套路男.

初夏的打扮也很刻意,不是她平時的調調.

綜合分析,相親無疑.

初夏腳步停了下,想想沒有必要解釋太多,繼續走了.

韓烈撈起放在旁邊的雨傘,三兩步追到初夏身邊,幸虧現在天黑,路上人也不多,才沒人看見他屁股上那兩團被濕漉漉的長椅浸濕的圈圈.

"是相親吧?"

初夏見他糾纏,索性承認:"是."

"做什麼工作的,跟你一樣高材生?"

"比我厲害,博士."

韓烈心頭一塞.

不過博士也沒什麼厲害的,鑽研太多容易禿頭.

韓烈抹把自己被雨水打濕的濃密短發,回想男方呆頭呆腦的樣子,笑著說:"你們倆不合適,"

初夏沒理會.

韓烈停下腳步,笑容自信輕狂:"咱們等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