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5


周六初夏回春江苑陪爸爸媽媽了.

一直住在家里父母與子女多多少少都會鬧些小矛盾,但一家人只在周末聚聚共享天倫,互相交流上一周的生活工作,初夏還很喜歡這樣的生活節奏.

昨晚她就回來了,爸爸媽媽合作做了一桌她愛吃的菜,早上初夏睡到自然醒,廚房還有香噴噴的海鮮粥等著她.

她吃飯的時候,爸爸許瑞安坐在沙發上看報紙,媽媽廖紅拿著手機坐在她旁邊,好像在與朋友聊天.

窗外小雨淅淅瀝瀝,家里的氛圍安甯溫馨.

吃完了,初夏站起來准備收拾碗筷.

廖紅立即放下手機,笑著端走初夏的碗筷:"我來吧,你去沙發上陪你爸."

家里有洗碗機,媽媽只是幫她將碗筷放進去,談不上辛苦,初夏便去沙發上坐著了.

她靠到爸爸身邊,跟著一起看報紙.

許瑞安瞄眼廚房,悄悄提醒女兒:"你媽媽要安排你相親了."

初夏:……

她終于也到了必須相親的年紀了嗎?

二十六歲,一個不算老但也不是多麼年輕的年紀.

初夏不是單身主義者,如果遇到合適的男人,她願意進入婚姻生活,生個可愛的寶寶,像爸爸媽媽照顧她這樣將一個小寶寶照顧大.

初夏長在一個美滿的家庭中,她也想將這份美滿延續下去.

想組建家庭,首先要有個男朋友.

考慮到她的性格,初夏覺得自由戀愛這條路子可能不太適合她,她不會主動搭訕男士,主動搭訕她的男士倒是年年都有,但很多人聊著聊著就自己消失了.她能接觸到的男士們,只喜歡她顏值的受不了她天天泡在圖書館或不擅聊天,既喜歡她顏值又願意陪她泡圖書館的那批追求者中,一部分顏值不符合初夏的要求,一部分性格無法令她欣賞.

相親的話,初夏相信媽媽的眼光,那麼寶貝她的媽媽,不會隨隨便便塞一個糟糕的相親對象給她.

廖紅將碗筷放進洗碗機的功夫,初夏已經做好了去相親的心理准備.

廖紅洗完手擦干,又洗了一盤葡萄端過來,放到了茶幾上.

許瑞安捏了一顆,一邊吃一邊看報紙,仿佛他並沒有給女兒通風報信.

初夏也捏了一顆葡萄.

廖紅看著女兒乖乖女孩的樣子,直接開門見山了:"初夏啊,媽媽有個朋友非常喜歡你,想介紹她的外甥給你,你看你有沒有興趣?人家把照片都給我發過來了,是個博士,在海藥上班,今年三十,長得挺帥的,跟你一樣是學霸沒時間談戀愛,所以才耽誤到現在."

海藥是有名的制藥企業,這位博士的工資肯定不俗,媽媽能推薦給她,大概也很清楚對方的家庭經濟情況.

"我看看照片."初夏是個顏控,顏控不一定非要找超級帥哥當男朋友,但如果男方的顏值連她的接受底線都達不到,初夏不會因為媽媽滿意便勉強自己.

廖紅當然也不會給自己找個丑女婿.

她頗有信心地翻出早就准備好的博士照片.

初夏接過媽媽的手機.

是張沒有經過任何美顏加工的生活照,照片里的男博士站在類似公園的背景中,穿著深色的牛仔褲與格子襯衫,高高瘦瘦的,戴著眼鏡,很斯文的感覺.男博士的五官並不會像娛樂圈的明星一樣讓人驚豔,但的確算得上帥氣,是那種耐看型的.

初夏覺得還行,至少看到這張照片,她願意進一步了解對方.


"帥吧?你爸也說不錯呢."廖紅見女兒沒有一口否決,開始誇起來了.

許瑞安翻頁報紙,強調道:"我說的是還行,距離不錯還差了點."

廖紅:"好像你自己多帥似的."

許瑞安挑了下眉毛,他不帥嗎?如果他換張臉,當年被他切了闌尾的漂亮病人會主動要他的電話?

廖紅就是那個漂亮病人,瞪眼老公,她繼續問女兒:"怎麼樣?你要是覺得還行,媽媽就把你的微信給那邊,你們倆自己談."

初夏微信好友列表已經很長了,不介意再多加一個.

做決定之前,初夏腦海里略過了韓烈的影子.

"給吧."

初戀只是初戀,重逢讓八年前的記憶鮮活了起來,但八年前不合適,現在依然不合適.

.

初夏回了房間.

媽媽把男博士的名字發給她幾分鍾後,一個新的好友申請跳了出來.

男博士叫齊皓.

新好友昵稱就是齊皓,頭像是媽媽給她看過的那張格子襯衫照片.

初夏同意了申請.

齊皓:初夏是嗎?你好,我是齊皓,不知道方不方便直接叫你初夏.

初夏:方便的.我媽媽跟我誇了你很多,她很欣賞你.

齊皓發了一個擦汗的表情包過來.

跟著是文字:長輩們都這樣,其實我只是比別人多讀了兩年書,現在干一份死工作,沒什麼可驕傲的,倒是你,聽說你自己創業開公司了,真厲害.

初夏複制他的擦汗表情包發過去:翻譯小公司,你應該懂,沒什麼賺頭,比替人打工強點.

齊皓:哈哈,話說你看過我照片了嗎?

初夏:嗯.你呢?

齊皓:看過了,很漂亮,我都不敢相信你這樣的美女也要相親.

初夏:我性格很悶的,朋友都很少.

齊皓:我也差不多,從小到大都是別人口中的書呆子.

初夏看著這條消息,正在考慮要發什麼,齊皓突然問她:打字太慢,可以視頻嗎?

初夏愣了愣,看眼關著的房門,她調低手機音量,從床上改坐到飄窗上,然後回了"可以的".

齊皓真的發了視頻邀請過來.

初夏第一次相親,還有點小緊張.

視頻接通了,屏幕上多出一張男人的臉,帶著眼鏡的齊皓與照片中的差不多,坐在沙發上,斯文小帥.

初夏禮貌地笑了下.


鏡頭中的女孩文靜清純又漂亮,齊皓撓了下頭,突然結束了視頻.

初夏:……

這是什麼意思?媽媽發給對方的是她的照騙?現在看到真人不滿意了?

齊皓很快發了解釋過來:不好意思,看到美女我緊張了.

他有過兩次簡單的相親經曆,兩個相親對象都是照片比人漂亮,不過沒能繼續主要是因為性格不合.這次親戚又介紹女孩給他,齊皓看了照片很心動,但他還想確認一下,問出來的時候他以為初夏至少會耽誤幾分鍾化妝,沒想到她馬上同意了.

剛剛那短短幾秒的視頻,齊皓看得出初夏沒有化妝,沒化,卻也是校花級別的大美女,而且給人的感覺還那麼舒服!

齊皓自慚形穢了.

初夏回了一個微笑的表情.

齊皓緩了緩,再次提出邀請:"我可以約你出去吃飯嗎?"

初夏想,吃飯見面是相親的必要步驟吧,見面了才能真正了解彼此的性格,確定合適不合適.

"好啊."

"那就今晚?"

"嗯."

"你稍等,我去挑家餐廳!"

.

初夏在錦繡花城,春江苑的家里都有幾套衣服.

得知女兒已經答應了齊皓的晚餐邀請,廖紅堅持讓初夏穿裙子.

上次母女倆去逛商場,廖紅給女兒買了兩條裙子,一條是那件初夏只穿了一次就被她放到衣櫃最里面的紅色露肩禮服,還有一條綠色的吊帶長裙,初夏皮膚白,穿起來水靈靈的,讓她文靜的氣質多了幾分靈動.

廖紅翻出那條綠裙子:"就穿這條,再不穿都要秋天了."

才七月,榆城到十月照樣可以穿裙子.

但為了表達出對相親對象的尊重,初夏還是換上了這條裙子,並化了個淡妝.

下午五點,齊皓給初夏打電話,說他到春江苑西門外面了.

初夏:"好,你稍等,我馬上過去."

齊皓:"不急,你慢慢走."

掛了電話,齊皓放下車窗,朝小區里面看去.

過了幾分鍾,馬路對面出現了一個穿綠裙子的撐傘女孩,傘面擋住了她半張臉,但齊皓有種感覺,那就是初夏.

他緊張地檢查自己的扮相,黑色西褲白襯衫,會不會不夠正式?

女孩走出了小區,齊皓對著她喊了聲"初夏".

初夏朝他笑笑,繞到了副駕駛座.

她進來的時候,齊皓最先看見的是她雪白的手臂,那種只在文字里看過的白皙讓他心跳加速,緊張地移開了視線.


初夏將濕漉漉的雨傘收進自帶的袋子中,放好了,她才一邊將滑到膝蓋上方的裙擺往下拉拉,一邊朝駕駛座的男人笑了笑:"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齊皓看著前面,笑得很拘謹:"沒有,我也才到."

初夏嗯了聲.

齊皓咽咽口水,開車出發.

下雨天路有點堵,黑色寶馬時開時停,車中的氣氛有些尷尬.

初夏話少,齊皓話也不多,隔著網絡還能聊聊,見到真人他手心冒汗.

這種尷尬一直延續到了飯桌上.

齊皓幾次偷窺初夏.

他前面那兩個相親對象一個很能聊,嘰嘰喳喳地讓他煩,一個又特別內向,讓人替她感到尷尬的內向.

初夏與她們都不一樣.

她安靜,但她言談大方,一個人吃東西也吃出了一種優雅的靜美.

齊皓既想與她聊點什麼,又不知道什麼話題會引起她的興趣.

"我第一次來這邊吃,你覺得味道怎麼樣?"齊皓決定聊聊吃的.

初夏點頭:"挺好吃的."

齊皓笑了,然後繼續卡殼.

晚餐結束,才七點.

齊皓問初夏想不想去看電影.

初夏:"最近有什麼好片嗎?"

齊皓是臨時冒出來的想法,還得掏出手機現查.

他念了幾部,初夏都沒有興趣.

齊皓只好提出送她回家.

初夏今晚計劃回春江苑的,但是媽媽要她回錦繡花城,大概是想讓她在齊皓面前展示一下小區檔次.

齊皓導航來了錦繡花城.

車子不能開進去,他拿著傘下車,送初夏去樓下.

"我是不是特別笨?不會聊天."第一次約會要結束了,為了還有第二次,齊皓舉著傘走在初夏身旁,試圖拉回點印象分.

初夏笑道:"我也一樣,希望沒有浪費你的時間."

齊皓馬上道:"不會不會,是我沒有准備好,那我下次選好電影再請你看?"

初夏剛要答應,忽然瞥見主道旁邊的一棵銀杏樹下靠著一個人.

那人的傘抬得很高,露出他俊美又帶著一絲冷笑的臉,修長的右手才夾著半截香煙往下放.

初夏迅速收回視線,與齊皓並肩走了過去.

韓烈看著那一高一矮兩道影子,輕輕吐出一個煙圈,然後,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