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14


安全帶解開了,初夏的手卻被韓烈攥住了.

他穿了件黑色襯衫,現在袖口挽到了肘部上方,露出一截結實緊繃的手臂.

他的手還是像記憶中那麼修長,白皙的指節分明有力,緊緊地攥著她.

初夏沒有動,她思考了下剛剛兩人的對話.

韓烈問她有沒有"誤會我既想追你,又與別人不清不楚".

前者初夏真沒那麼自作多情,後者她是誤會了下.

但韓烈不想承認與那個女孩的關系,初夏也無意深追真假,便答:"我沒那麼想."

韓烈卻追問她:"沒怎麼想,沒誤會我去那邊是想追你,還是沒誤會我有別人?"

……

他的第二個問題不就是第一個問題的否定疑問形式嗎?有什麼區別?

初夏只好再回答一次:"都沒有,都沒有誤會."

她說話的時候,睫毛靜靜地垂著,都不願意看他.

韓烈忽然煩躁.

什麼是誤會什麼是事實,繞來繞去,他也要被她繞進去了.

"我走了."初夏推開他手,帶上包包下了車.

韓烈歪著上半身,看著她頭也不回地混入過往的路人.

這麼熱的天,如果沒有足夠的理由,他閑得蛋疼要去景點燒香拜佛?

人走遠了,韓烈的思路突然順了.

他剛剛想告訴她的是,他跑過去就是為了追她,所以她不該"誤會"他跑過去是為了追她,如果初夏沒有"誤會",就意味著她看出他的心意了.

可初夏人都走了,走得那麼平靜,說明她還是誤會了啊!

這該死的中文!

.

初夏打車回了錦繡花城.

在外面曬了半天,初夏上樓後拉上窗簾,然後直奔衛生間洗澡.

花灑落下來的水線溫柔舒適,初夏閉著眼睛,腦海里突然冒出韓烈與漂亮女孩說說笑笑並肩離開的畫面.

韓烈的桃花運一直都很旺.

他假裝高中生送她放學的時候,與她同行的女孩子都喜歡偷看韓烈,有次約會初夏去奶茶店等他下班,竟然還撞見過一個女生主動求加韓烈好友,雖然韓烈拒絕了,並明確表示他已經有了女朋友,那個女生還是站在櫃台前纏了他好久.

八年後再遇,韓烈對她提過兩次相親經曆了.

重逢才多久,按照這個頻率,過去的八年,韓烈不定談過多少次戀愛.

當年媽媽為了讓她心甘情願與韓烈分手,給她講了很多道理.


除了說明兩人學曆造成的交流,社交問題,媽媽還問了她一個問題.

"就算你們沒有分手,就算他追隨你去了B市你們不用面臨異地戀的問題,可你在學校里讀書,他在外面打工,一周可能只有周末能見面,媽媽相信你不會背著他與別的男生曖昧,可他那樣的長相與性格,去了B市少不了有女孩子喜歡他,你能確定他不會因為自卑或寂寞與別人曖昧甚至出軌?"

初夏不知道,她第一次談戀愛,沒有想過那麼多.

媽媽提醒她:"想想他是如何追到你的,初遇之前他根本不了解你,還不是看你漂亮才追的?追到了他占了便宜,追不到他也沒有任何損失,他那麼熟練,在你之前肯定也這樣搭訕過別人,這樣的人,他會一直清心寡欲地守著你?"

因為對韓烈的不夠了解,因為媽媽分析得那麼理智現實,初夏與韓烈分手了.

是她甩的韓烈,想到韓烈會因此難過消沉,初夏真的愧疚過.

但看韓烈相親相得那麼頻繁,他應該也沒有難過多久?

還有今天景點的那個女孩,怎麼看都像是與韓烈約好了的,不是女朋友就是新的相親對象,韓烈非要糾纏她解釋清楚,更有可能是真的計劃腳踩兩條船,看她漂亮就試著再追她一遍,花花公子游戲人間.

初夏一邊洗澡,一邊反思了自己的問題.

發現與韓烈住在一個小區她馬上決定繞路走,為的就是不再與韓烈產生任何交集.可當韓烈找上來,她因為各種原因,並沒有堅定地保持距離.

洗完澡,初夏拿起手機,拉黑了韓烈的手機號與微信.

兩人不適合做朋友.

戀人的話,如果韓烈想專一地追求她,因為那些現實的因素,她不會答應.

如果韓烈想腳踏兩條船,那她拉黑的就更正確了.

.

下午韓烈一直都在公司.

方躍是他的助理,有文件需要韓烈簽字,方躍拿著文件過來,走到辦公室前,透過玻璃,看見他們向來敬業的老大居然躺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臉上蓋著一本雜志.

這是睡著了還是在想事情?

方躍敲了敲門.

蓋著雜志如同死尸的老板一動不動,方躍忽然有點擔心,這年代猝死的精英人士還挺多的.

方躍又敲了三下.

老板終于動了,拿下臉上的雜志朝他看來.

方躍呼了口氣,推門進去.

韓烈面無表情地簽了字.

方躍從沒見過老板這副失戀樣,收好文件,他忍不住關心了下:"老大你怎麼了?"

韓烈瞟他一眼:"有空管我,你很閑?"

方躍不閑,抱著文件告辭!

韓烈靠回沙發,狹長的眸子看向落地窗外.

當年他是怎麼追到初夏的?

其實都沒用花什麼複雜的心思追,就算初夏不願意承認,她與那些非學霸的高中女孩一樣,都是顏控,他的臉就讓她無法拒絕.之所以耗費那麼長時間才確定戀愛關系,是他不想耽誤她的學業,故意等她高考之後才出的手.

是個下著小雨的星期二.


韓烈翹了班,下午兩點多給她發消息,說奶茶跑出去了,希望她過來幫忙找.

單純的初夏果然來了他的小區.

韓烈站在小區門口接她,故意沒有撐傘,裝作一直在找的樣子.

他頭發淋濕了,白襯衫也貼在身上,初夏信以為真.

兩人分頭尋找.

韓烈提前將奶茶交給了小區里的一位保潔阿姨,韓烈曾經幫過阿姨的忙,後來見面都會打招呼.

初夏很快就發現了把奶茶當失物代為照管的保潔阿姨,從阿姨手中接回奶茶,初夏再通知他過來.

十八歲的初夏紮著一條清爽的馬尾辮,一手撐傘一手抱著奶茶站在路旁,又乖又單純.

將奶茶交給他,初夏還嚴肅地教訓他:"以後小心點,別再弄丟了."

韓烈笑著保證:"一定一定,你幫了我大忙,說吧,想要什麼謝禮."

初夏什麼都不要,撐著傘就走.

韓烈抱著奶茶擠到了她傘下.

初夏善良,雖然臉紅了,但沒有走開,也不知道是給他面子還是給奶茶面子.

韓烈當然不能讓初夏撐傘,將奶茶交給初夏,他高高舉起傘.

小雨淅淅瀝瀝,工作的人在公司,孩子們在學校,小區外面幾乎沒有路人.

韓烈逗初夏:"你說咱們這樣,像不像情侶?"

初夏看向一旁,人也往外面走了走.

韓烈舉著傘移過去,看著她紅紅的臉:"要不這樣,你幫我找到奶茶,我無以回報,以身相許如何?"

他低著頭,俊美的臉正對著初夏,笑得那麼好看又那麼壞,初夏耳根都紅了,還有點生氣吧,不顧下雨,抱著奶茶想跑出去.

韓烈一把將人抱住了.

她撞到他懷里,太慌了,手一松,奶茶從兩人中間掉了下去.韓烈與初夏同時反應過來去撈,結果額頭撞了額頭,反倒是奶茶掉在韓烈及時抬起來的腿上得到緩沖,平平安安地落了地,小家伙還挺委屈,汪汪汪地朝他叫.

韓烈笑著看向初夏.

初夏搶過她的傘往前跑.

韓烈當然追了上去.

初夏聽到他的腳步聲,回頭看看,指著他後面瞪他:"奶茶又要跑了,你快去抓回來!"

韓烈往後一看,還沒養太熟的奶茶果然好奇地去探索小區了.

韓烈假裝不在意,看著初夏道:"女朋友都跑了,我還養它做什麼?"

初夏:"我不是你女朋友,你快去找奶茶."

韓烈雙手插進口袋,語氣懶散:"既然不是我女朋友,你管我的狗?"

初夏生氣了,轉身往小區外面走.

韓烈靠到旁邊的香樟樹下,黑眸盯著她的背影.


初夏走出一段距離,不放心地回頭,發現他是真的不准備管奶茶了,而奶茶沿著小區道路溜達地開心,隨時可能會拐個彎消失在他們的視野,初夏先著急了,繃著臉去抓奶茶.

奶茶就像一個被家長關在家里多日終于可以出來浪的淘氣孩子,見初夏要抓它,小家伙邁開四條腿跑得飛快.

幸好那時候韓烈跑得更快,輕輕松松拿下了撒歡的小奶茶.

他抱著奶茶走回初夏身邊,笑著向生氣的女孩保證:"只要你答應做我女朋友,我保證會養好這條狗."

初夏沒笑,她還在生氣.

韓烈厚著臉皮去抓她的手.

初夏右手躲開了.

韓烈就去抓她撐傘的左手.

"放開."初夏紅了臉,又像做賊一樣左看右看.

韓烈眸色深沉,低聲與她商量:"你答應我,我馬上放."

初夏抿著嘴.

兩人在路邊僵持,剛剛替韓烈看奶茶的清潔阿姨忽然從遠處朝這邊走來了.

韓烈朝初夏挑了下眉毛.

才高中畢業的乖學生很急,不想讓阿姨看見他們這樣,又不想屈服.

還是韓烈心軟,松開手退到了傘外.

雨有點大了,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干的地方.

他抱著同樣可憐的奶茶,最後問初夏:"我喜歡你,如果你也喜歡我,站著別動,我自己過去."

初夏立即將傘放低了.

但她沒有走.

韓烈笑著鑽到她傘下,揉了揉她的頭.

.

回憶叫人甜也叫人苦,韓烈打開手機,天氣預報說從周四開始,未來一周都下雨.

那就周末吧,她不上班.

追人也需要氣氛,韓烈願意等.

終于等到周末,果然是雨天.

奶茶趴在清涼的地板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半睜半眯地盯著他.

養狗三千日,韓烈用得毫不心虛.

他編輯好消息,再三斟酌後,點擊發送.

"嗡"的一聲,消息發送成功.

然而系統秒速提醒他,他被拒收了.

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