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0


韓烈損他魅力不夠,趙秦嘲了回去:你行你過來,你能在她面前堅持三十分鍾,我轉你三十萬.

韓烈劃動屏幕,盯著照片中的初夏.

他能在初夏面前堅持多久?

初夏真的很喜歡看書.

韓烈為了追她,跟著初夏去過圖書館,不過他魅力很夠,是初夏在他面前靜不下心看書.

走了會兒神,韓烈回趙秦:三十萬羞辱誰.

趙秦:有種你來,輸了我願意讓你甩三十萬羞辱.

韓烈摸了下鼻子.

說實話,他還真想試試自己在初夏眼里的魅力減沒減.

但不是今天.

韓烈:不去,老子忙,別煩我.

趙秦沒再回複了.

韓烈將初夏的照片保存到手機,保存好了繼續看.

看著看著,韓烈突然放下手機,撈起沙發上的記事本與鉛筆.

他在設計奶茶店的logo,腳下散落的紙張上全是他不滿意的作品,但初夏的紅裙子給了韓烈靈感.

很少有人知道,韓烈喜歡畫簡筆畫,三季酒店的logo以及他的名片全是韓烈自己設計的.

沒有靈感的時候可能三天三夜也畫不出好作品,靈感充沛,韓烈只用了三分鍾.

修修改改,韓烈撕掉這張塗抹混亂的草稿,在新的一頁上重新畫了一張.

設計好了,韓烈靠到沙發上,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

下午兩點多,錢老家的婚宴結束了.

初夏穿著細細的高跟鞋,陪著媽媽與熟人們道別.

終于可以上車了,初夏選擇坐在後排,坐好了便將高跟鞋脫了下來,解放雙腳.

廖紅笑著問女兒:"我看你跟幾個帥哥在一起聊天了,怎麼樣,有談得來的嗎?"

初夏系上安全帶,疲憊的靠著椅背:"還可以吧,加了幾個微信."

廖紅挑挑眉毛:"跟媽媽說說,都有誰?"

初夏打開手機,最上面五個聊天框都是今天新加的,兩個年齡相近的女孩,三位男士.

前兩個廖紅都認識.

"馮傳鑫."

"他啊,我記得他好像有未婚妻了."


初夏默默地在馮傳鑫的備注里加上"有未婚妻"的後綴.

"郭洛."

"郭洛?他才十九吧,跑去加你做什麼?"

初夏:……

她真沒看出來這位郭洛才十九歲,其人一張國字臉,聲音也暗沉,初夏一直把他當三十歲看的.

經媽媽提醒,初夏給郭洛的備注里加上"小七歲"的後綴.

"趙秦."

"這人很有錢,也很花心."

初夏懂了,給趙秦的備注添加上"花花公子".

還有兩個女孩,廖紅簡單地評價了下,都是可以交往的,前提是人家想的起來叫上初夏一起去玩.

一場婚宴女兒收獲不多,廖紅有點失望,但情況基本在她預料之中.這種級別的豪門宴請,年輕的男人們少有專情的,廖紅只是帶女兒出來見見世面,沒有從頂級富二代里挑女婿的打算.

廖紅非常了解自己的女兒,她覺得,女兒比較適合那種小有身家但又成熟穩重的知性男人.

"回家吃晚飯吧?"開出別墅區,廖紅看眼後面問.

初夏搖搖頭:"不了,直接去錦繡花城吧,晚上懶得跑了."

廖紅沒有堅持.

外來車輛進入小區需要登記,初夏讓媽媽直接停在錦繡花城的南門,她穿好高跟鞋提起遮陽傘下了車.

廖紅隔著車窗叮囑女兒:"記得自己做飯,別總叫外賣,外面的東西不乾淨,小心吃出胃病!"

初夏撐著淺藍色的傘,笑著朝媽媽揮手.

廖紅瞪眼女兒,開車走了.

初夏原地站了會兒,轉身往里走.

從南門看,錦繡花城是一個倒著的"土"字結構,沿著南門這條主干道走出聯排區,正前方就是九棟樓,但這條路會經過韓烈的邊套別墅,平時初夏會換條路走,可今天她穿著細高跟,初夏不想繞了.

這個時間,外面太陽暴曬,小區外面幾乎沒有人閑逛.

初夏撐著傘往前走,她留意的是韓烈的別墅附近,走著走著,身後突然傳來一聲熟悉的"嘿"!

像那晚一樣輕佻,但又帶著一點不確定.

初夏攥緊了傘柄,沒有回頭,繼續往前.

"許初夏."

這回對方直接叫了她的名字,而且距離拉近了很多.

初夏猶豫幾秒,停了下來,側身往後看.

對面韓烈左手拎著一個物美購物袋,又手拎一袋水果,穿的還是那麼休閑,白色短袖黑色運動褲.

彼此打了照面,初夏沒什麼表情,韓烈非常明顯地從她臉看到了她的高跟鞋,再看了上來:"真是你啊?我差點沒敢認."

初夏轉身就走.


韓烈大步追了上來,走到她面前,然後一邊倒退著走路一邊看她.

初夏放低遮陽傘,擋住自己的臉,也擋住他的.

戲謔的笑聲從傘下傳進來:"害羞了?說說,穿這麼漂亮,跟誰約會去了?"

初夏不理他.

她有傘,韓烈只能看到她的肩線以下.

初夏這件紅禮服簡約大方,胸口的風景露得恰到好處,若有若無的一點淺溝看得韓烈口干舌.燥.禮服的順滑讓韓烈想到了電視上的巧克力廣告,裙擺遮到了膝蓋以下,只露出一雙纖細白皙的小腿,踩著高跟鞋啪嗒啪嗒.

韓烈第一次看到初夏的腳面,白白淨淨的,十根腳指頭粉粉嫩嫩,像她一樣可愛.

然而可愛的女孩不想理他.

前面就是韓烈的別墅了,他咳了咳,將兩袋東西換到左手,右手貼住初夏的傘邊內緣往上抬.

初夏皺眉.

韓烈一臉正經:"不逗你了,正好我也有事找你,去我那邊坐坐?"

初夏剛要說"不去",韓烈舉起那袋水果,得意地道:"我這兩天研制了幾種奶茶,你幫我試試口感?你要是說好喝,我就准備開張了."

現在大街小巷的奶茶店越來越多了,看菜單似乎翻來覆去都是那幾樣,但即便是同一品牌下的分店,調制出來的奶茶也不是一個味道.

八年前韓烈當服務員的那家奶茶店是初夏意外光顧的,但至今為止,初夏都認為那家店的奶茶最好喝.

讓她覺得好喝的奶茶全是韓烈調制的,分開好多年後,初夏從那里經過時又去了一次,服務員小哥早換了一波,奶茶的味道也變了,變差了.

如果韓烈說他會調制酒品初夏會認為他在吹牛,但韓烈的奶茶……

初夏無法否認,她饞了.

"走吧,我認識的都是大老粗,就你一個喜歡喝奶茶的,你替我把把關."韓烈捏著她的傘邊牽著她往他家門走.

初夏還在猶豫.

韓烈壓低了聲音:"最多耽誤你一小時,如果你覺得難喝,我就不做這個了."

初夏看眼他手里的水果袋,點點頭.

韓烈笑了,松開她的傘,在前面帶路.

他的別墅在外面看很漂亮,花園草坪修剪的整整齊齊,周圍一圈月季花開得繁茂.

韓烈才走到門前,里面就傳來了奶茶急切的叫聲.

門一開,奶茶熱情地撲到了韓烈腿上.

韓烈揉揉它的大腦袋,請初夏進去.

奶茶發現初夏,立即拋棄了韓烈,圍著初夏轉圈哈氣.

初夏摸摸奶茶柔順發亮的毛發,不得不說,韓烈將奶茶養得很好,八歲的金毛依然活力四射.

別墅里面是簡歐風格的裝修,處處乾淨整潔.

初夏想起了韓烈曾經租住的出租屋.

因為他養了奶茶,初夏才同意去他那邊看看,韓烈租的老小區,樓梯間里貼滿了小廣告,那樣的環境讓初夏很不習慣,出乎預料的,韓烈的出租屋被他收拾的很乾淨,頗有年代感的茶幾上居然還擺了月季插花,陽台上也種了很多綠植.


一個單身又乾淨的奶茶小哥.

韓烈在玄關換上拖鞋,再從鞋櫃里取出一雙嶄新的男人大拖鞋扔到她腳邊:"新的."

初夏看出來了.

她脫下高跟鞋,將一雙白皙的小腳伸進了那雙海藍色的巨拖中.

初夏很白,拖鞋的顏色襯得她的雙足就像開在海水中的小白花.

韓烈移開視線,提著東西朝開放式廚房走去,背對她說:"你隨便找個地方坐,我去弄奶茶."

初夏站在玄關前,四處觀察一圈,然後朝廚房旁邊的白色吧台走去.

她想看看韓烈的調制過程,就像去奶茶店買奶茶一樣.

吧台中央擺了一瓶新鮮的紅月季,應該是從外面的花園剪的.

韓烈將購物袋中的東西一一取出來,掃眼坐下來的紅裙女孩,韓烈放水洗手,背對初夏忙了起來.

他先泡了一大桶烏龍茶.

泡茶需要時間,利用這個空檔,韓烈連著洗了幾個玻璃杯.

初夏的視線始終沒有越過他的胸口,只看他挺拔清雋的身影在乾淨的廚房挪來挪去,看他用那雙修長白皙的手清洗玻璃杯,看他仔細地擦去玻璃杯上的水跡.

奶茶金毛不甘寂寞地跟著韓烈走了兩圈,後來繞到初夏腳下,淘氣地咬她的拖鞋.

這雙拖鞋太不合適,初夏穿的松,奶茶輕輕一叼就叼走了.

初夏用腳去搶奶茶嘴里的拖鞋.

韓烈舉著擦干的玻璃杯走過來,初夏還在與奶茶搶鞋,她低著頭,披肩長發散落到臉側,透過細細的發絲,韓烈不小心瞥見了初夏松垂的領口,以及里面泄露的皚皚雪景.

韓烈血速加快,為了避免發生鼻血事故,韓烈將玻璃杯放到吧台上立即轉了過去.

初夏終于將拖鞋搶回來了.

奶茶趴在她腳下,下巴貼著地,偶爾甩下大尾巴,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可無辜了.

"叼你拖鞋了?"

烏龍茶泡好了,韓烈過濾茶汁,抬頭看了眼初夏.

初夏點下頭,專注地看著散發濃郁茶香的茶汁,沒有發現韓烈加深的眸色.

韓烈做的第一杯是烏龍奶茶.

調制結束,他站在吧台對面,將裝著烏龍奶茶的玻璃杯放到初夏面前,然後俯身,雙肘撐在吧台上,狹長的黑眸靜靜地看著初夏.

他的領口幾乎與初夏的視線平行,初夏去拿奶茶時,不小心瞥見了他領口里面的結實胸肌.

韓烈就看見女孩忽然臉紅了.

他奇怪地往下看看,明白了.

真是,都二十六了,臉皮還與十八歲時一樣薄.

"你先嘗,我接著做."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