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9


初夏在爸爸媽媽面前當乖女兒,韓烈將開奶茶店的瑣碎工作交給手下小弟,他去應酬了.

短短八年從白手起家到身家幾十億,這經曆聽起來順風順水,然而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旅游業的蓬勃發展,榆城旅游城市的名氣是韓烈的天時地利,做生意的人脈是韓烈自己一點一點養起來的.

周六,韓烈從他真正的別墅出發,開著他的黑色跑車轟隆隆地去機場接人.

如今的他很少需要求人辦事了,親自來接的都是好哥們.

韓烈白手起家,趙秦與他不一樣,是真正的豪門公子,要學曆有學曆要頭腦有頭腦,長得也帥得一批,家里老爺子一死他就能繼承千億遺產那種豪富.四年前韓烈忙生意忙得焦頭爛額,沖動之下買了機票去B市,想見的人見不到,韓烈隨便挑了家酒吧買醉,喝著喝著看見有人動刀子,韓烈頭腦一熱,攥住了對方手腕.

對方的目標是趙秦,韓烈一出手,那伙人以為他是趙秦的保鏢,便想將他一起解決.

韓烈窩了一肚子火沒處燒,這幫人撞上來,韓烈也沒有解釋什麼,直接干了起來.

他十六七歲的時候沒少打架,這一晚打暈不少人,自己也挨了兩刀子,一刀在胳膊,一刀在肚子上.

打完了,韓烈酒醒了,tm的都什麼事?

酒吧里亂糟糟的,韓烈捂著肚子回憶自己為什麼會跟人干架,這時候趙秦走過來,將他扶走了.

趙秦欣賞韓烈的身手,想雇他當小弟.

韓烈忙著創業,稀罕給他當小弟?

在醫院躺了兩天韓烈又飛回了榆城.

趙秦塞了他一張名片,韓烈看一眼就扔進了垃圾桶.

可回到榆城後,他之前遇到的麻煩突然自己解決了,韓烈一猜就是趙秦幫了忙,拿了好處,韓烈也沒有矯情,賺到第一個十億時,韓烈送了趙秦一瓶好酒,從此開始了兩人只談玩樂,不談生意的純粹友誼.

"老錢三婚,叫你過去喝酒沒?"

坐進跑車,趙秦問韓烈.

韓烈系好安全帶,狹長的黑眸里全是不屑:"叫了,懶得去,你這次過來就是喝酒去的?"

趙秦羨慕他的自由:"你沒有老子管,我不行,老頭子自己沒空,打發我過來走人情,既然都叫你了,你也一起去吧,我一個人沒意思."

韓烈挑眉:"一個人?上次那個超模分了?"

趙秦是典型的花花公子,換女友比換衣服還快,聞言只是笑笑:"早分了,最近還沒遇到對眼的,你呢,初吻還留著呢?"

"誰告訴你老子沒親過女人?"韓烈爆了句粗口.

趙秦手捏著煙搭在車窗上,晲著韓烈笑:"裝,去沙灘美女穿著比基尼從你面前經過你都不好意思看,一看就是雛."

韓烈:"那是她們長得丑身材差,老子比你挑."

趙秦沒說話,風吹得他眯了眯眼睛,打量開車的韓烈.

韓烈這人身上有股野勁兒,穿著西服痞帥痞帥,打起架來立即化身禽獸.趙秦不太健身,身上就兩塊兒腹肌,韓烈比他厲害,整整六塊兒,戴著墨鏡躺在沙灘上,經過的美女眼睛都往他身上瞄,可韓烈理都不理.

這種身材這種身家,就趙秦認識的,真沒有韓烈這麼潔身自好的.

"老實說,你該不會是彎的吧?"趙秦往車窗那邊挪了挪,拉開與韓烈的距離,當年韓烈不要命地替他攔刀,一開始趙秦懷疑韓烈想巴結他,可韓烈從沒有求過他什麼,現在看來,韓烈極有可能看上了他的色!

趙秦忽然有點冷.

韓烈指指高速旁邊的護欄:"再滿嘴噴糞信不信我撞上去?"

趙秦不信:"你舍得將你的家產留給你那親爸後媽?"

韓烈當然不舍得,他賺的錢,那些人一分都別想占便宜.

晚上韓烈做東,請趙秦在榆城浪了一夜.

第二天兩人都睡到了九點.


韓烈先起來,吃了早飯,十點鍾他去客房拍門.

趙秦一身酒氣地起來了,洗澡前讓韓烈給他安排司機.

韓烈:"安排個屁,從我這兒到他們家最多走十分鍾,自己過去."

趙秦從浴室後退出來,打著哈欠問:"這麼近你都不去?太不給老錢面子了吧?"

韓烈:"我煩他小老婆,上個月遛狗奶茶在他們家門口拉屎,他小老婆看見了,你沒看見她那眼神,好像是我拉的一樣."

趙秦差點笑尿.

韓烈下樓去了.

過了半小時,趙秦穿了一身西裝,人模狗樣地下來了.

韓烈沙發上靠著.

趙秦四處找了一圈:"奶茶呢?你們不是人在狗在?"

奶茶在錦繡花城,韓烈招待朋友,沒時間遛狗,初夏回來後他常用的保姆都派去了那邊,這邊請了新的.

"你看奶茶來的還是看老錢來的?"韓烈敲敲腕表,提醒趙秦時間.

趙秦扯扯領帶,出發了.

韓烈看看院子里的大太陽,繼續在家里吹空調.

.

錢總的別墅已經聚集了一批賓客.

廖紅幾乎都認識,有人與她打招呼,她便帶著初夏走過去.

廖紅一身黑色經典款禮服,氣質雍容,平時她總是能壓過女兒的光芒,今天卻成了陪襯女兒的綠葉.

廖紅故意的.

注意到在場的男士女士們老的少的都在關注她身邊的初夏,廖紅笑得更優雅了.

"初夏,這位是楊阿姨,你還記得嗎?"

"楊阿姨好."

被稱為楊阿姨的富太驚訝地看著一身紅色露肩禮服的初夏,很難將這個大美人與記憶中文靜秀氣的初中女孩聯系到一起:"這,這是初夏?我怎麼感覺好久沒見過初夏了?大學畢業了嗎?"

初夏大方地迎著附近賓客們的目光,笑著點點頭:"嗯,已經在工作了."

廖紅也沒有解釋女兒已經大學畢業四年,是二十六歲的大女孩.

一圈招呼下來,初夏的笑肌又出現了久違的僵硬感.

媽媽與朋友們聊得熱鬧,初夏一個人坐到了臨窗的小茶幾旁.

這邊陽光很盛,雖然里面有空調,但大家都默契地避開了這個高紫外線的位置.

陽光明媚,初夏一身紅裙坐在沙發上,露在外面的肌膚白得發光.

單身的男士們陸續圍了過來.

初夏以禮貌的微笑迎接,身穿西服的男士抱著獵豔的心情與她攀談,這個時候,如果美人有興趣與他們結交,都會盡量附和他們的話題.

初夏沒有興趣,男人們表現出來的意思太明顯,她不喜歡.

也有矜持紳士的,可初夏性子淡,紳士們得不到想要的回應,漸漸也失去了興趣.

能在這里出現的年輕男士身邊都不缺乏美女環繞,讓他們死纏爛打地追求一個冷美人,真沒有必要.

初夏能在普通高校當校花,但放在充斥著各類美人的圈子,對于這些看慣美女的富豪們來說,初夏雖美,卻不至于讓他們放棄尊嚴去追捧.

茶幾上放著一本書,初夏坐下後就開始看了起來,有人過來攀談,初夏將書放到一旁,攀談的人走了,初夏繼續靜靜地讀.


趙秦走進來,視線無聊地掃視一圈,不由便被那邊美得發光的初夏吸引住了.

就像一幅轉瞬即逝的電影畫面,趙秦忍不住拿出手機,先拍了一張.

與認識的賓客打過招呼,趙秦端起一杯紅酒,嘴角綻開一個迷人的微笑,朝初夏走去.

他坐在初夏旁邊,沒有急著搭訕,先靠著沙發優哉游哉地四處看看,然後再像才注意到身邊有女孩在看書一樣,將紅酒放到茶幾上,朝初夏手中的書看去.

初夏笑了笑,露出封面給他.

是本曆史人物傳記.

趙秦輕嗤:"一看就是錢老擺出來裝文化人的."

在今天的眾多搭訕者中,他的開場白最新穎.

初夏都不知道該怎麼接了.

趙秦笑著朝她伸手:"我是趙秦,奉家里老爺子命過來給錢老賀喜,美女是?"

初夏與他握了下:"我叫許初夏,陪我媽媽過來喝喜酒."

趙秦抬起頭,想看看美女的媽媽他認識不認識.

初夏幫忙指了指.

趙秦不認識,但廖紅的氣質與美麗讓他十分欣賞.

"我要是來跟你相親的,就憑阿姨的狀態,我都娶定你了."趙秦語氣認真地說.

初夏微笑.

趙秦在她身邊坐了十分鍾左右,走了.

另外找個安靜的角落,趙秦給韓烈發消息:如我所料,好無聊.

韓烈看見了,沒回.

趙秦需要陪聊,自己吸引不了聊天對象,他將剛剛拍的美人照片發了過去:這個怎麼樣?

韓烈拿著紙筆,在設計奶茶店的Logo.

瞥見趙秦發了圖片過來,韓烈隨手點開,再隨隨便便地瞄了眼照片.

照片中的紅裙女孩微微低著頭看書,只露出一張美得發光的側臉.

韓烈一屁/股從懶懶靠著的姿勢改成坐了起來.

再看那照片,初夏一雙纖細勻稱的小腿完全露在外面,露肩禮服讓她雪白美麗的肩頸一覽無余.

"艹!"

韓烈與初夏談戀愛的時候,都沒見過她穿裙子!

聊天框又跳出一張照片.

趙秦:這是她媽媽,有其母必有其女,想想她老了也會這麼美,你心動不心動?

韓烈認出廖紅後便將廖紅的照片刪除了.

本來還想沖過去找初夏的,知道廖紅也在,韓烈頓時不沖動了.

他問趙秦:怎麼,你看上她了?

與此同時,韓烈已經在心里編輯了一條警告隨時准備發過去,警告姓趙的趁早死心.

趙秦卻非常失望地回了一條:沒,美是美,太木了,沒意思.

韓烈呵呵:是你魅力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