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8


初夏上了樓,換上拖鞋,她拎著葡萄去了廚房.

葡萄很新鮮,初夏一手提著整串葡萄,一手拿專用剪刀將葡萄一顆顆地剪下來放進洗菜盆,清水洗了三遍後才裝進果盤.

端著葡萄來到客廳,初夏挑了一部新上映的電影,一邊吃葡萄一邊觀看.

放在茶幾上的手機微微震動,是媽媽廖紅打來了電話.

初夏一邊按下遙控器的暫停鍵,一邊咽了葡萄後接聽.

"下班了嗎?吃晚飯了沒有?"

"早吃了,在看電影."

"一個人在電影院看?"

"不是,在家看的."

"你說說你一個小年輕,才八.九點鍾就悶在家了,回來這麼久了,沒有聯系以前的同學?"

初夏悄悄調低音量,繼續播放.

她微信列表里加了很多的同學,從初中到研究生各種班級群也都還在,不過早就被她屏蔽了.

初夏其實不擅長交朋友,因為每個階段同齡人喜歡的那些課外活動她都沒有興趣.

她不喜歡逛街買衣服,不喜歡打耳洞染指甲,不喜歡唱ktv聚餐,不喜歡追星看演唱會,不喜歡加入社團鍛煉社交能力.

初夏喜歡看書,喜歡泡在圖書館自習.

初夏比較大眾的愛好是看漫畫看劇,看的時候是安靜的個人活動,當舍友們興高采烈地討論哪部日劇韓劇美劇或是大紅的漫畫,初夏想過加入其中,可舍友們傳遞過來的"學霸居然也看這個"的眼神,漸漸打消了初夏與人討論的激情.

學霸的生活大概都是枯燥的,就連初夏從事的工作也顯得毫無激情.

翻譯,別人說什麼她就翻譯什麼,大腦里兩種語言快速轉換,卻有一定的邊界束縛著思維的活躍范圍,不需要她去創造一樣產品,不需要她去迎合誰的臉色,接到一份單子,她只需按時到達工作地點,准確完成翻譯任務,收工離開.

在很多人看來,初夏是個無趣的人,活得也很無趣.

初夏沒覺得她這樣有什麼不妥,別人同情她過得無趣,初夏享受這種有序平穩.

廖紅深深地擔憂起來.

女兒讀書的時候,廖紅一度為女兒的高度自律,沉迷學習感到驕傲,可女兒已經到了談戀愛結婚的年紀,卻還像以前一樣宅在家里不出門,好酒也怕巷子深,再過幾年女兒過了三十,就不好找優質男了.

廖紅決定幫女兒拓展交際圈.

女兒不出門,她帶女兒出去.

很巧,周二中午,廖紅收到一份婚禮邀請,一位赫赫有名的生意伙伴離異後又要結婚了,新郎五十二歲,新娘二十五歲,邀請她與家人于本周日中午十一點去他的別墅參加婚禮.

這位老總在榆城的商業圈很有分量,出席婚禮的基本都是榆城的豪門人士,廖紅的身家其實不夠資格獲得邀請,但廖紅的老板地產巨頭羅濤有,而她又是羅濤的親信之一.


不過,廖紅能被這位即將迎娶嬌妻的老總記住並發下請帖,靠得還是廖紅自己的魅力.

初夏是校花級別的美女,可她太過低調.

廖紅年輕的時候不但是校花,還是一位魅力四射追求者無數的校花.美人老了也是美人,雖然今年廖紅已經五十三歲了,但她的強悍的工作能力,優雅美麗的外表,自信從容的氣質,依然很令男人們欣賞.

"周日啊,那天我得去醫院."聽老婆介紹完新郎新娘的身份,許瑞安並不遺憾地說.

初夏的性格更像爸爸,許瑞安很少會參加廖紅的各種商業聯誼活動.

廖紅朝他笑笑:"沒事,我本來也沒打算帶你."

帶老公做什麼,她要帶女兒去!

.

周五下午,初夏接到媽媽的通知,約她晚上一起吃牛排,吃完去逛街.

初夏搬去錦繡花城前答應過周末回家陪爸爸媽媽,現在媽媽主動約起來,初夏當然要接受.

雅樂還沒有下班,廖紅開車過來接女兒了,順便參觀參觀女兒的公司.

初夏在敲電腦,忽然聽見前台那邊羅玉歡快的聲音:"廖姨來啦!"

初夏手指一停,走出辦公室.

廖紅正在詢問羅玉在這邊做的怎麼樣,五十出頭的她身材保養得極好,穿一條大方優雅的黑色裙子,要腰有腰要腿有腿,單看身材與曼妙少女沒什麼區別,而且廖紅非常白,初夏奶白的膚色便是遺傳自老媽.

廖紅去翻譯部參觀的時候,四個員工一個財務都被老板的媽媽驚豔到了.

"怪不得老板這麼漂亮,原來阿姨這麼美!"

"說良心話,阿姨氣場比老板強太多了!"

"像不像女王與小公主?"

廖紅聽到這句,當面拆女兒的台:"她這樣哪里像小公主了?小書呆子還差不多."

初夏:……

她溜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羅玉狗腿地端了兩杯咖啡過來,放好就出去了.

廖紅走到女兒的辦公椅後面,看她的筆記本屏幕:"還要多久?"

初夏:"半小時吧,你來太早了."

廖紅端著咖啡坐到旁邊的沙發上,漫不經心地打量這間辦公室:"你上學的時候我忙來忙去沒時間陪你,現在咱們倆反過來了."

初夏笑笑,繼續忙工作.

因為媽媽在等,五點半初夏准時給自己下班了.


母女倆走進電梯,一電梯里的人齊刷刷先看向廖紅.

初夏習以為常.

廖紅開車來的,上了車,廖紅批評副駕上的女兒:"你說你,年紀輕輕還沒有我的回頭率高,你不該反思反思嗎?"

初夏笑:"有漂亮媽媽才有漂亮女兒,我為您感到驕傲."

廖紅瞪她:"少嘴貧,我告訴你,你已經二十六了,別只會天天玩電腦,皮膚也要保養起來了,天生麗質也需要維護."

初夏安安靜靜地聽著,反駁也沒有用,她講不過媽媽的.

廖紅帶初夏去了一家需要提前預約的西餐廳.

餐廳里流淌著悅耳的鋼琴曲,初夏除了陪客戶應酬,只有跟媽媽在一起的時候才會來這種地方吃飯.

等菜的時候,廖紅示意女兒看一個方向:"你看看人家的打扮."

初夏視線微微轉過去,看到兩個面對面坐的年輕女孩,打扮得都很漂亮,一人一張烈焰紅唇.

初夏上班前也化了淡妝,只是她穿的非常辦公室,毫無特色.

初夏知道媽媽要說什麼了.

但化妝是項技能,需要天分,初夏沒有那種簡單幾下就能讓自己形象大變的神奇能力,也沒有興趣去學.

"我餓了."初夏率先舉起白旗.

廖紅看著女兒清純漂亮的臉蛋,找到了一絲安慰,這丫頭雖然不會化妝,可她長得嫩,眼睛又靈秀,看起來還像個學生妹,這種自帶減齡效果的美貌是別人羨慕都羨慕不來的.

吃完牛排,廖紅帶著女兒去了商場.

廖紅先給自己挑了一套禮服.

初夏好奇問:"媽媽最近有活動?"

廖紅提著裙子走向試衣間,解釋說:"周日要去參加一場婚禮,你爸爸沒空陪我,你陪我走一趟吧."

她回頭朝初夏遞個"不許拒絕必須去"的女王眼神,然後笑著關上了試衣間的門.

初夏站在門外,想到了小時候.

媽媽總是有各種宴席要參加,需要帶上她的時候,媽媽會將她打扮得特別漂亮,到了地方,那些叔叔阿姨們便會笑著誇她好看,懂禮貌的初夏必須一一笑著回應,一場宴席下來,初夏笑得臉頰都要僵硬了.

初夏不禁質疑她回榆城的決定了.

廖紅對自己的禮服很滿意,挑完拉著初夏去了年輕人的專櫃.

專櫃小姐很會看人,推薦了幾款白色,淺綠等淡色的裙子.

廖紅卻認為女兒平時夠素夠低調了,明明長了一張可純可豔的臉,為什麼一直往素了打扮?

她做主,幫初夏挑了一條紅色的露肩禮服,紅色妖豔性感,但整體又大方簡約.


"去試試,穿出來不好看再說."廖紅將女兒推進了試衣間.

初夏無奈地換上這條價格五位數的禮服.

說實話,廖紅也無法確定女兒的上身效果.

女兒小時候她還能左右女兒穿什麼,後來隨著女兒越來越大,有了自己的品味,如果女兒不喜歡,她買回來小姑娘也拒絕穿.女兒搬去B市後,只有過年才會回家,冬天.衣服厚,女兒裹得嚴嚴實實的,夏天穿的又太保守,廖紅連女兒現在的身材情況都不是非常了解.

不過,廖紅目測女兒應該能達到C,撐得起那條禮服.

"啪嗒"一聲,試衣間的門開了.

廖紅迫不及待地看過去.

初夏神色淡淡地走了出來.

廖紅先打量女兒的身材.

初夏身高一米六八,比例完美,是天生的衣服架子,別看她平時穿的隨便,其實該細的地方細,該豐滿的地方豐滿,再配上那一身奶白的肌膚,這麼一穿,只憑一雙雪白漂亮的肩頭,纖細勻稱的小腿,走到哪里都少不了回頭率.

專櫃外面路過的幾位女士都停下腳步,羨慕地看著初夏.

初夏走到鏡子前,前後看看,發現不是很露,就沒有發表多余的意見.

既然都答應陪媽媽去了,她便會按照媽媽的心意打扮,免得在宴席上讓媽媽難堪.

除了禮服,還需要搭配的首飾,高跟鞋,手包.

難得有機會陪女兒逛街,廖紅還給女兒買了一堆高檔護膚品.

今晚的初夏,真是滿載而歸.

.

韓烈牽著奶茶在小區里逛了一圈又一圈,都沒有等到九棟一單元901室的房間亮起燈.

他皺皺眉,給烏龍奶茶發消息:我准備開店了,還差個店名,高材生幫忙想想?

初夏還在媽媽的車上,看到韓非子的消息,內容都沒看便心虛地忽略了該條,翻朋友圈去了.

廖紅專心開車,沒注意她這邊.

初夏有點擔心韓烈繼續找她,幸好直到下車,都沒有新消息.

提著大包小包回了春江苑的家,陪爸爸坐了會兒,初夏進了自己的房間.

坐到床上,初夏看看手機,回複韓非子:想不出來,你自己想吧.

韓非子:高材生忙什麼呢,這麼久才回,我還以為你在絞盡腦汁幫我起名字.

初夏不想多聊,知道他不喜歡什麼,敲字:陪我媽逛街.

這招管用,韓非子果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