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7


"叮"的一聲,韓烈的手機屏幕亮了.

韓烈看眼初夏,大拇指指腹一劃,聊天框跳了出來.

烏龍奶茶:第一,我從來沒愛過你……

只看到這幾個字,韓烈的胸口就像被隕石擊中一樣,悶得他有幾秒都停止了呼吸.

記憶突然回到了八年前.

也是類似今日的一個夏天,韓烈像往常一樣在奶茶店打工,他是櫃台接待小哥,送走一位客人又來一位新的,忙得沒有時間四處亂看.另一個小哥忽然從旁邊戳了他一下,讓他往外面馬路對面看.

韓烈抽空抬頭,隔著一條馬路,看見他的女孩與一個精致的中年女士站在一起,中年女士對著奶茶店不知道在說什麼,女孩在他看過去的時候低下頭,雙手輕輕地摩挲裙子邊緣,像在班主任面前認錯的乖乖學生.

韓烈在中年女士的臉上看到了初夏的影子.

是她的媽媽吧?

韓烈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

當天晚上,他收到女孩的分手短信,她說她要專心學業,她說以後不再聯系了,還祝他找到更好的女朋友.

韓烈猜得到廖紅與十八歲的初夏說了什麼.

"你看看他,連高中文憑都沒有,二十多歲的時候可以靠臉當服務員,等他三十多四十多了,奶茶店都嫌他老,就算他想改行又能做什麼?當裝修工,送外賣,進工廠做體力活?就算你不介意他工資低工作不夠體面,你好意思帶他去見家人朋友嗎,你好意思讓朋友知道你的男朋友是這種人嗎?"

"長得帥有什麼用,你們在一起有什麼共同語言?你跟他聊經濟聊政治聊藝術,他與你粗話連篇,以後你們生了孩子,他能教孩子什麼,全靠你一個人?當你開始嫌棄抱怨他的時候,他也會煩你嘮嘮叨叨,等荷爾蒙引起的激情褪去,你與他之間還剩下什麼?"

"初夏,談戀愛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簡單,你好好考慮清楚,媽媽希望你做出正確的選擇."

韓烈看見廖紅的第一眼,就知道廖紅不是電視劇里演的那種為了拆散兒女姻緣丑態盡出的女人,她優雅又體面,她甚至都不用警告他,與他談判,就成功勸服了她的乖乖女兒.

初夏果然嫌棄他了.

韓烈不怪她.

是他不夠好.

不過分手的那麼輕易干脆,也許初夏是真的沒有愛過他.

.

韓烈將手機裝進了口袋,背靠沙發,目光陰郁地盯著窗外路過的車輛.

初夏分不清自負的他是因為哪個理由變成這樣的.

服務員小哥端了兩份套餐過來,分別擺在她與韓烈面前.

初夏餓了,先喝了口果汁,然後用一次性塑料叉子叉了一片超薄披薩.

她習慣小口小口地吃東西,對面沒人初夏會四處看看,韓烈在那兒,初夏只好點開視頻軟件,一邊看劇一邊吃.

韓烈沒用叉子,直接扯下兩塊兒披薩疊在一起,一口咬掉三角形的尖兒.

初夏專心看劇.

韓烈吃完披薩,三兩下解決掉套餐里的香辣雞塊兒,咕嚕咕嚕幾口吸干果汁,提前結束了用餐.

初夏才吃完四分之一的披薩.

韓烈將擦完手的紙巾丟在裝披薩的托盤里,走了.

初夏松了口氣.


披薩她吃完了,雞塊兒只吃了三塊兒,喝了半杯果汁.

擦去嘴唇上的油漬,初夏一手拿手機一手拎包,走出披薩店.

快八點了,夜色終于籠罩了大地,不過處處燈光閃爍,榆城的中心地帶一片繁華.

與披薩店隔了幾個店面有家水果店,初夏進去逛了逛,買了一串顆粒飽滿的巨峰葡萄.

結了賬,初夏對旁邊的各種門店沒了興趣,直接回小區了.

門禁是人臉識別的,初夏順利通過.

小區主干道兩旁移栽過來的是銀杏樹,每棵都有腰粗,初夏往前走了一段,旁邊突然有人"嘿"了聲.

初夏提著葡萄轉身.

韓烈姿態憊懶地靠著右手邊的那棵銀杏樹,白色的路燈燈光打在他臉上,像是電視劇中的高光時刻,他有一雙傳說中象征著薄情的薄唇,"嘿"完她後,韓烈又吸了一口手中的金色香煙,然後往前走了幾步,對著路燈燈杆攆滅煙頭,再將剩了大半的香煙彈進了旁邊的垃圾桶.

做完這一切,韓烈朝她走來了.

他手里拎了一份奶茶.

初夏喜歡喝奶茶,以前在一起的時候,每次見面,韓烈都會送她奶茶.

但現在不是以前了.

初夏保持之前的速度繼續往九棟樓走.

韓烈側個身,跟在她身邊.

初夏最近進小區都會刻意繞遠路,今晚既然已經遇見了,初夏便沒有再繞.

前面就是韓烈的邊套別墅了,主人不在,家里黑漆漆的.

韓烈沒有回家,陪她往前走.

初夏不懂他要做什麼.

韓烈終于開口了,低沉的聲音像是響在她耳邊:"我知道你沒愛過我,剛高中畢業的小女生懂個屁愛."

初夏選擇當個安靜的聆聽者.

韓烈突然攔到她面前.

初夏停住腳步,皺眉看過去.

韓烈狹長的黑眸深沉如墨:"不過我不明白,你現在會不會愛上我,跟第三者插足有什麼關系?"

初夏不習慣聽"愛"這個字眼,尤其是這時候韓烈還注視著她.

她看向一側,神色淡然:"我記得機場遇見那天,方躍想捎我一程,你提醒他別耽誤你的約會."

韓烈點頭:"嗯,那天是有個約會,朋友介紹的相親對象,微信發過來的照片挺漂亮,沒想到是p過的,真人連你都不如."

初夏淡然的臉色維持不住了.

什麼叫連她都不如?她很丑嗎?

韓烈好像發覺自己說錯話了,笑了笑:"對不住,我不是那個意思,總之就是相親對象長得太丑,我飯都沒跟她吃,更別提深入交往了,所以我短時間內會繼續保持單身,空窗期內你對我舊情複燃,算不上第三者插足."

"謝謝,不過我沒有興趣."初夏繞過他,走了過去.

韓烈追上來,玩味兒地問:"為什麼沒興趣?當年你甩我是嫌我沒錢沒前途,現在我有錢了."


初夏好像有點明白韓烈糾纏的動機了.

他還是介意當年被她甩的舊怨,故意用這種方式諷刺她愛慕虛榮.

"沒興趣就是沒興趣,跟你有錢沒錢無關."

"我明白了,你還嫌我學曆低,配不上你們高材生."

初夏想了想,她不會將韓烈納入男友備選的幾個原因里確實也包含了因為韓烈的學曆導致的共同語言缺乏,索性默認了.

韓烈批評她:"你這是歧視,誰說學曆低的男人就不配談感情?一男一女在一起,互相喜歡,互相照顧,與學曆有什麼關系?打個比方,你跟你男朋友走在路邊,這時候突然一輛車朝你們開過來,難道男朋友學曆高就會舍身救你,學曆低就會把你推出去送死?真愛假愛還與學曆掛鉤了?"

初夏看著前方,澄清說:"我沒那麼想過."

韓烈:"那你為什麼對我沒興趣?"

初夏真的很好奇他的腦回路,上下打量他一眼:"我為什麼要對你感興趣?你是有錢,你有馬云有錢嗎?你是很帥,你有娛樂圈的小鮮肉帥嗎?因為你學曆低我就對你感興趣?"

韓烈:……

他發現初夏變了,十八歲的初夏非常安靜,有種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疏離感,他追求她的時候她話不多,追到手了,初夏的話也少得可憐,而且很輕易就會被他撩得紅透耳根,從來不會長篇大論地懟他.

等他回神,初夏已經走出幾步了.

韓烈慢悠悠跟著,回懟:"說得好像馬云,小鮮肉願意跟你談戀愛似的.你那麼搶手,至于在B市混了八年都沒人追,還得回老家找?"

初夏頭也不回:"要你管."

韓烈又追了上來,將一份奶茶舉到她面前.

初夏一把推開:"不需要."

韓烈笑:"誰說送你了?我看見你發朋友圈了,你都創業了,我突然也想開個店,我只會賣奶茶,你說我開個奶茶店怎麼樣?"

說完,他往奶茶杯里插根管,自己吸了起來.

初夏對韓烈還是有一點感情的,與愛無關,因為有過牽絆,所以她希望韓烈能做點什麼,而不是當個游手好閑不思進取的拆遷暴發戶.

她認真思考了韓烈開奶茶店的可能.

據她的了解,韓烈在奶茶店打過至少兩年工,奶茶店小小的店面,對一個有經驗的人來說,只要有本錢,經營起來應該不難.

"你已經決定好了嗎?"初夏問.

韓烈收起玩笑的神色,點點頭:"今天我在金泰觀察了一天,那邊的奶茶店生意都不錯,應該挺賺的."

這話也正好解釋了兩個人為何會在金泰巧遇,同時也讓初夏明白,他是真的想創業.

馬上到九棟樓了,初夏腳步沒慢,加快了語速:"奶茶店如何經營你比我懂,你真想開,我建議你先做好規劃,找熟悉這方面的朋友問清楚前期需要准備什麼,包括前期資金投入,市場調研等,而且你是餐飲行業,要求可能更高."

韓烈一直跟著她來到了九棟一單元的大堂入口.

初夏要進去了.

這邊燈光比路燈亮,韓烈看著她被盛夏余溫炙烤得微紅的側臉,笑著道別:"知道了,謝謝高材生指點,以後有不懂的我再找你請教."

初夏想說她真的不是很懂,可韓烈已經轉身走了.

男人背影修長挺拔,左手插著運動褲口袋,右手提著奶茶,走到台階前,他突然高高躍起,起跳的時候還旋了個身,一雙黑眸朝單元門射來.

從他突然起跳到穩穩落地,目光都對著初夏的方向.

初夏愣了幾秒,這才面無表情地收回視線,提著葡萄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