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細菌扭成一個"8"
g,更新快,無彈窗,!

兩人在涼亭坐了一個多小時,倩祎將垃圾收拾後離去.

譯狗辦公層屬于蕭銘的一室四廳房間已經裝修完畢,倩祎也張羅著布置了家具和空氣淨化器,屋子再透氣兩三個月就可以搬進去住了.

這兩三個月,蕭銘還是在選擇住校.

生活變得有規律起來,早上起來跑步,上課,然後去圖書館.

學習完生物學本科的教材蕭銘向潘沙星的生物教材發起進攻.

他第一次從字面上了解了吞噬1菌落中的菌類.

複雜的潘沙星名稱根本無法用這里的話去翻譯,蕭銘只能用A,B,C等字母代替菌落中的菌類.

在這里,蕭銘發現了潘沙星生物學和當代生物學最大的不同.

吞噬1菌落中菌類屬于原核生物,但是大部分沒有細胞壁,只有充滿褶皺高強度的細胞膜,細胞膜的組成是高分子聚合物.

在人類世界,沒有細胞壁的原核生物不叫細菌,叫支原體,潘沙星則統一稱為細菌.

"我的天!"

蕭銘低聲驚呼一聲,人類研究的細菌,大部分細胞膜都是由磷脂構成,而吞噬1菌落的細菌則不是,這就是為什麼這些細菌能夠耐高度酸,堿的原因.

這麼結實的細胞膜是怎麼對外交換物質的?

教材後文給出了解釋.

例如A菌,在細菌需要對外交換物質時,高度皺褶細胞膜會舒展開來再在中間進行封閉,讓細菌結構變成類似于"8"字,上下分隔.當然實際結構會更為複雜,"8"字的上下兩端會呈現微弱的電極,電極會吸引附近的物質聚集過來.

"8"上面的"0"擁有飽含酶系統的細胞質,下面的"0"擁有遺傳物質DNA,DNA集中在低電子密度區.之所以這樣分開是為了避免外界物質對DNA進行侵害.

讓細菌結構變型完成後,它開始"進食"了.

細胞質內的酶系統分泌出特殊的酶,酶會溶解細胞膜,讓上面的"0"打開一個口子,這樣外面的物質,也就是細菌的"食物"會在從口子進入細胞內部,物質進入內部後打開的細胞膜會立刻封閉.

物質進入後(以芳香烴化合物為例),酶系統會分泌芳香烴化合物的分解酶,將芳香烴類化合物開環後分解為甲烷,鹵族鹽等,某些厭氧的中間產物在和氧氣接觸後還會分解為鹽類物質以及二氧化碳和水.代謝完成後,細菌會由"8"變成"0".

在代謝工程中一些物質和能量會被細菌本身在代謝過程中利用.

當然複雜的代謝降解過程不是一種細菌就能完成,一種細菌代謝的最終產物是下一種細菌的代謝起點.

此外,還有一種細菌,是將代謝酶分解到細菌體外,在外部環境對目標物進行降解,然後將講解後的產物吸收到體內.

那麼針對不同的物質會有不同的酶進行降解,這些酶就是細菌DNA的表達,也是基因表達的一部分.

在細菌的協同作業中還會有一個最困難的地方,一種細菌的代謝產物會是另一種細菌的抑制劑,代謝產物會變成操縱子讓另一種細菌停止基因的表達甚至讓其死亡.這是一個難題.

在汙水處理中有幾十種細菌協同工作,那麼在城市汙水中協同工作的菌類會更多.

教科書上明確了獲得城市汙水處理細菌的實驗步驟.

首先,對細菌進行采樣和篩選,這里的細菌樣本不僅有吞噬1菌落中的細菌,還有在城市汙水這的細菌.

此次是詳細了解每一種細菌的基因表達,即知道它們的酶系統分別可以降解什麼樣的汙染物.

然後是通過各類手段,包括基因的移植,更改基因表達等等,讓這些細菌相互之間是有促進作用而不是相互拖後腿,最後形成完美的汙水處理菌落.

相當複雜,工程量也相當大.

其中還會應用到基因剪切和拼接技術,以及江城大學生物實驗室正在做的基因表達調控技術,不過這里是原核生物的基因表達調控.

"我需要幫手."蕭銘說道:"這麼多的實驗內容,靠他自己一人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完成."

蕭銘又想到了分子生物實驗室和高思綺.

"咦?你也在圖書館?怎麼對生物就這麼感興趣?"

就在蕭銘陷入沉思的時候,高思綺碰巧路過,她抱著幾本書.

"你是?"

因為那天晚上高思綺一直戴著口罩,再加上在實驗室的環境,蕭銘壓根兒不知道高思綺長什麼樣子.

直到蕭銘看到了高思綺的眼睛,才想起來,脫口說道:"高思綺?"

高思綺對著蕭銘坐了下來,說道:"你不是應該叫我學姐嗎?"

高思綺一頭披肩的長發,眼睛和那天晚上一樣明亮.

按照現代人的審美標准來說,高思綺並不是瓜子臉的美女,但是長期和生物學打交道擁有研究生學曆的她,有一種很多漂亮網紅女生沒有的氣質,這是知識分子特有的氣質.

大白天的,圖書館的人很多.

高思綺在蕭銘心中的印象也從那縹緲的宇宙,那黑暗中跳動的氫原子,和蜷縮在一團的DNA變成了一個活人.

"這麼快就把我忘了?"高思綺笑著,笑容讓她變得更加真實起來.

"沒有."蕭銘說道:"只是沒有想到你會來圖書館."

"要做一篇階段性論文,剛剛查了一些資料,研究生研究僧啊!"高思綺歎氣說道.

的確,論實驗強度和學術的專業性,江城大學比一般的大學要好太多,這里的研究生畢業後會成為各個行業的尖端人才,而其他學校的研究生或許動手能力比本科生還差.

"操縱子對酶系統表達的影響?"高思綺念著蕭銘寫在A4紙上的筆記,說道:"你要是的對生物感興趣,我可以給我的導師說一聲,給你調專業."

對了!

蕭銘忽然想到,高思綺和她的同學都是生物學的精英,由他們幫忙,不是能夠很快將實驗落實嗎?

蕭銘心中猛跳著,說道:"那個,學姐,你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和你探討下一些專業性問題."

"可以呀!"高思綺毫不客氣地說道:"校外一家醬香兔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