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古怪的學姐


高思綺,生命科學院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研二學生.目前在江城大學分子生物研究所半工半學,是研究所基因表達調控的實驗小組的成員.

基因表達調控,現代分子生物學的的中心課題之一,對動植物生長發育規律,甚至對研究人類疾病以及衰老研究都有重要意義.

根據高思綺的實驗講述,蕭銘知道他們正在做真核生物的發育調節.

"發育調節也叫不可逆調控,這是現代生物的精髓,它決定了真核細胞分化,生長,發育甚至衰老的全過程."

"這麼誇張?"蕭銘在一旁問道.

"給你舉個簡單的例子."高思綺說道:"如果把你整個人都看作是一個真核細胞,那麼發育調節給了你生命的初速度,而你成長過程中的外環境只是大大小小的不通阻力.成長的環境決定了你生命之旅是否會提早停下來,發育調節卻決定了你最多能跑多遠."

"這下我懂了."蕭銘說道:"你用物理的方式解釋了你生物的實驗."

"理科都是相通的."高思綺說道:"我們現在的實驗內容就是找到發育調控的起始點,了解它並且控制它,讓它達到實驗室想要的水平."

蕭銘和喜歡和高思綺聊天,畢竟能夠獲得很多生物學的前沿理論,"這樣做,不是可以操控生物想長多大長多大,想活多久活多久?"

"對,也不全對."高思綺說道:"基因表達是有極限的,我們並不是改變生物的基因,而是尋找基因最完美的表達方式.比如人的生命其實可以達到150歲以上,咱們排除癌症等疾病的因素,為什麼很多百歲並無疾的老人器官依舊會慢慢失去活力,依舊會死亡?"

蕭銘"額"了一聲,一時半會兒回答不出這個問題.

高思綺或許是一個人在實驗室做實驗寂寞久了,很想和人聊天,喋喋不休地說著,畢竟每一個實驗人員都有他一些小怪癖.

"因為基因的表達調控啊."高思綺歎口氣,更像是在歎息蕭銘的智商,"基因的表達調控鎖定了器官衰老的時間,到那個時候你必須衰老和死亡了."

高思綺搖搖頭,不再理會蕭銘,自言自語地說道:"萬物皆有終點,宇宙在大爆炸初期給了萬物一個初始向量,決定了未來的一切物質的命運和軌跡……難道生命也是這樣嗎?"

蕭銘忽然覺得這句話很熟悉,心中咯噔一下,一下就想起了.

這是潘沙星的宇宙猜想之一!

這句諺語的詳細描述是,宇宙在剛剛大爆炸的瞬間就決定了一切物質的初始向量.這里的向量不僅有方向的意思,更是可以用命運去表示.

比如爆炸時這一顆氫原子未來會成為地球的一部分,會成為你生命的一部分,它會經曆你的生命,最後在你死亡後回歸自然,在漫長的歲月後它會在地球被太陽吞噬後聚變為氦,隨後它會隨著宇宙的消亡而永久消逝等等.它的命運在宇宙大爆炸一瞬間就注定了.

由物質推斷到物質組成的人,那麼每一個人的人生軌跡都是在宇宙大爆炸初期就注定好的.

這不是玄幻小說,不是迷信.是高等科技星球物理學和哲學發展到極致後得出的猜想!

而在蕭銘離開潘沙星的那一刻,這個猜想正在通過一次次宇宙觀察和實驗變為定律.

命運天注定,萬物各有命,這是高等科技星球潘沙星認為的宇宙真諦.

實驗室很冷清,外面的天已經黑透了,一個人影子都沒有,中央空調呼啦啦地吹著……

在這樣的環境下忽然提到遠古宇宙的猜想或者是定律,會讓人後脊發涼.

現實和真理的殘酷往往比靈異小說和鬼故事更讓人害怕.

蕭銘現在有大叫一聲跑出實驗室的沖動.


"學弟,你臉色不好啊,空調有點冷嗎?我看你有點發抖."高思綺看著蕭銘問道.

"我……軍訓後有點虛."蕭銘剛剛的確出了一身的冷汗,自己把自己給嚇的.

"都十一點了,你明天還要軍訓,早些回去吧."高思綺說道.

"好!"蕭銘如釋重負,趕緊開溜.

"呵呵呵."

就在蕭銘轉身時,高思綺的干癟的笑聲嚇了蕭銘一大跳.

"學……學姐還有什麼事嗎?"

高思綺說道:"我今天是怎麼了,莫名其妙和大一的學生說了一大堆學術內容,對方還是學金融的."

"學姐你早點回去,我先走了."蕭銘哪兒還敢管喋喋不休的高思綺,脫了實驗服開跑.

一口氣跑到一公里外有人有路燈的地方蕭銘才松口氣.

跟著前面的一對情侶走了老遠,蕭銘才對自己剛剛的行為啞然.

一個大老爺們兒,在生物實驗室被一個學姐個嚇住了!

這事兒說出去都會讓人笑掉大牙.

蕭銘清咳了兩聲,內心相當尷尬.

回到宿舍已經十一點半了,宿舍在十一點半剛好關燈斷網.

經過幾天軍訓後,613的男生們也逐漸習慣了軍訓的節奏,十一點半了還在開臥談會.

見蕭銘這麼晚才回來,開會洗刷蕭銘了.

陳放:"哇!蕭銘!這麼晚回來,和女生約會去了吧!"

薛海:"金融系就是爽啊!那麼多小姐姐,軍訓時隨便聊一聊就可以做朋友,再談一談就能晚上一起散步啥的."

寂寞男龔烈陽從床上做了起來,問道:"銘子,你說說晚上和女生在一起是啥感覺來著?"

蕭銘甚至能夠聽到龔烈陽嗒吧嗒吧嘴的聲音.

蕭銘准備去廁所沖涼水澡,他看著龔烈陽說道:"龔龔,你知道前lie腺患者要注意什麼嗎?"

龔烈陽一下就被蕭銘帶到另一條道上了,"注意啥?"

蕭銘將毛巾搭在身上說道:"注意少想女人,不然會誘發前lie腺拉扯,不利于疾病的康複."

"哈哈哈哈!"陳放和薛海狂笑.

接下來的幾天,蕭銘再也沒有去過生物實驗室,除了心中發憷以外,主要還是軍訓後的晚上還增加了國防教育和安全教育課,沒時間.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的熬著,9月10日,半個月的軍訓終于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