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強勢打壓


譯狗在島國旅游市場大放異彩讓悠道坐不住了.

悠道翻譯官也屬于免費+付費形式.

免費主要針對于簡短的語音和文字翻譯,收費主要是人工翻譯.其中人工翻譯使用的最多的就是論文和資料翻譯.

似乎下定決心要將譯狗絞殺在萌芽狀態,悠道在7月23日這天宣布所有的人工翻譯免費!而且悠道的大招在于,人工翻譯下單者可以翻譯者之間對話了解,甚至讓人工對翻譯的資料進行講解,論文翻譯最遲不會超過24小時出結果.

"我們不是機器人,我們是一個個熱愛翻譯的,建立語言溝通橋梁的使者!"

這是悠道最新的宣傳語.

指向很明確!譯狗用的是機翻,悠道用人工翻譯.

就算過去悠道的機翻沒有譯狗的機翻准確,現在放上人工翻譯的大招,兩個之間相差不多了吧.

而且,譯狗翻譯論文是收費,悠道現在無限期免費,還可以和翻譯者相互交流,翻譯的論文你不懂,悠道人工翻譯官給你講懂.

悠道支持一百多種語言,譯狗支持兩種語言.

最沒情懷的就是消費者,消費者更多的時候不要情懷,要性價比,哪個便宜用哪個.

悠道背後有一個季度淨收入150億的互聯網巨無霸網翼,悠道想免費多久就免費多久,直到把譯狗搞死為止.

悠道的第二步是推出微信插件,全面代替微信在線翻譯,實現了語音機翻功能,雖然准確率沒有當初譯狗高,但是方便了不少.

悠道第三步是針對島國和棒國推行旅行翻譯服務,以機翻為主人工翻譯為輔,在旅行工程中可以隨時找到悠道翻譯官旅行人工翻譯助理,為你即時翻譯.

旅行翻譯服務免費期為半年,半年後後再制定收費計劃.

悠道短時間內推出搞死譯狗三步曲後,譯狗辦公區一片沉默.

馬彥軍的臉色非常不好,"目前裝機量只有91萬,在線用戶一萬多一點,數量還在下降,付費用戶只有不到三千人."

網友們也在互聯網上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哇哇哇!悠道人工翻譯全部免費了!大家快去下載使用!"

"支持100多種語言,相當劃算,現在不用就是吃虧啊!"

"論文還有講解!太棒了吧!"

"島國旅行有專業的人工翻譯助理,體驗效果雖然比不上譯狗,但是免費啊!"

互聯網的殘酷超出眾人的想象,在質量差距不大的情況下有免費的誰還用收費的?

馬彥軍補充道:"我們剩下的付費的用戶,大部分是看中了譯狗翻譯速度快,在翻譯急用的文件吧."

"要不,我們也免費吧!"倩祎出了注意.

免費?

蕭銘想到了當初的網約車大戰,滴滴公司為了贏得市場砸了上百億,收購了UBER,搞死了快的,搖搖,百米,嘟嘟,打車小秘,大黃蜂等三十多網約車家企業.再次期間,滴滴綁上了企鵝的大腿.


外賣大戰,一年燒百億,僅剩美團,餓了麼兩大巨頭,前者投靠企鵝後者背靠阿理.

前段時間的共享單車大戰,一線的OFO,摩拜等瘋狂融資砸了幾十億,二線的小藍車,小鳴單車,酷騎等為了搶市場也瘋狂融資砸了幾千萬到幾億不等.還有後發致人的哈羅.

這期間,OFO先投靠滴滴(企鵝)後投靠阿理,摩拜投靠企鵝,哈羅賣給永安(背後是阿理).仗還沒有打完,二線單車死得差不多了,OFO快死了.

這就是互聯網市場,看似繁榮的背後又有多少骨灰.

翻譯市場,一直是悠道為老大,白度,金山緊隨其後,但無挑戰權威的意向,大家相安無事.

現在譯狗來了,打悠道一打一個准,雖然只有百萬用戶,卻已經有了挑戰悠道龍頭的勢頭,悠道不發威才怪!

倩祎說的讓譯狗免費.

譯狗的背後只有蕭銘,只有賬面上的百萬多一點現金.

如果免費,那麼就意味著譯狗沒有任何收入,服務器,工資,房租等都要給錢.

一百萬又能燒多久?

何況免費只是迎戰第一步,要和悠道搶市場,蕭銘勢必要開通多種語言,提供更多的服務,擁有更好的服務器和更多的員工才能在戰場上和悠道厮殺.

一百萬又能燒多久?

悠道的背後是百億米刀級別的網翼,譯狗呢?

一百萬軟妹幣對決百億米刀,蕭銘恐怕把老蕭家賣了都不夠燒這錢.

如果蕭銘要迎戰,只有最後一步,和絕大部分互聯網公司一樣,依靠融資和投靠互聯網獨角獸公司.

融資燒錢打仗或者融資投靠獨角獸公司.輸了就傾家蕩產成為互聯網曆史的灰燼,贏了是否向OFO那樣慘勝,自身都難保也說不准.

別到最後,自己把自己燒沒了,為他人作嫁衣.

蕭銘有潘沙星的科技,他有信心在科技技術上完爆悠道.但他不是天才也不是超人,有自知之明在資本的戰場上恐怕玩兒不過那些資本巨鱷.

"或者咱們在軟件上打打廣告維持運營,然後推行免費."倩祎又出了一個主意.

馬彥軍明顯要比倩祎看得透徹的多,"悠道這次是報了決一死戰的念頭和我們打,你的方法行不通."

馬彥軍也是頭痛,剛剛起步的公司享受到大鱷如此濃重的待遇,還真是挺榮幸的.

所有人都將目光對准了蕭銘.

錢怡有些不忍心,畢竟蕭銘才十八歲而已.

半響,蕭銘才說道:"不用理會,我們該干嘛干嘛.只有英語和日語有緊急資料翻譯,譯狗就永遠擁有用戶."

蕭銘開始安排任務:"馬哥,你收集法語和德語的語言庫,爭取在一周後推出兩個國家的旅行翻譯項目.我們和悠道錯位競爭,我們的語言庫是不要錢的,他們的人工是要錢的.我們當前的任務不是和他們搶市場,是愉快地活下去,每月有工資發,年底有年終獎."

"我明白!"馬彥軍知道以譯狗現在的體量和悠道對決,不劃算也不值得.

蕭銘說道:"是時候將小澤語音發布了."

此時,國內外各家金融機構,像一只只餓狼一般看到了譯狗,他們會熱情的拋來橄欖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