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服務器崩了


填報志願以後,蕭銘的暑假生變得乏味起來.

蕭建強和何慧在蕭銘填志願後放心的去蓉城出差和紙廠談生意.

蕭銘一個人留在家里,除了看看《資本論》解乏,用驚訝值兌換基本潘沙星的生命科學類書籍以外也無事可做.

不過,蕭銘還是趕在鄭璿雨離開之前對用盤古語言對小澤進行了改進.

改進後的小澤從譯狗軟件中剝離開來,成為單獨的語音助手插件.

雖然比不上潘沙星EV設備中語音助手那麼智慧,但是龐大的語言數據庫以及神經網絡的語言處理思維,依舊能夠很好的完成用戶的指令.

例如,用戶說話小澤能夠完全聽見並且理解,不會像SIRI那樣反複問道"我聽不懂你說什麼".

例如,小澤可以較為智慧的和用戶聊天,不會出現弱智的對話.

6月30日,鄭璿雨發來微信說自己今天的飛機,蕭銘的坐網約車來到機場和她道別.

老鄭家一家子都在,和鄭璿雨有三分神似的小姑摟著她的肩膀,兩人有說有笑.

"蕭銘來了!"鄭校長熱切地打著招呼,蕭銘的高考成績出來之後,鄭校長並不反對女兒和他做朋友.

"鄭校長好,阿姨好!"蕭銘打著招呼.

鄭璿雨看著蕭銘說道:"我要進去安檢了."

她笑意盈盈看著蕭銘,等待著蕭銘表達點什麼.

蕭銘掏出手機說道:"走之前,我推薦你安裝一個程序."

"啊?"鄭璿雨有點暈乎乎的,這是什麼道別儀式?

蕭銘用微信將小澤助手的安裝程序推送給鄭璿雨,"快些安裝,很好玩兒."

鄭璿雨點擊了安裝,不大的小澤語音很快安裝完畢,並且成為了鄭璿雨華為手機的插件.

蕭銘說道:"你用語音叫一聲小澤或者是點擊小澤語音程序,她就會馬上出來,很好用!"

鄭璿雨的小姨催促道:"雨雨,沒時間了."

鄭璿雨給蕭銘一留個無可奈何的表情.

蕭銘揮揮手,說道:"那一會兒下飛機再看,一路順風."

"小澤語音?"鄭璿雨跟著人群排隊,自然自語說道:"這個小澤是譯狗里面的小澤嗎?"

小姨對鄭璿雨說道:"雨雨,去了獅城要多學多做,你上燕京大學肯定問題不大,未來爭取來獅城念研究生,好為移民做准備,你知不知道……"

小姨嘀嘀咕咕說著移民獅城對未來和下一代的好處,鄭璿雨則點開了譯狗想確認下譯狗里的小澤是不是插件小澤.

忽然發現譯狗打開後,頁面出現服務器崩潰的提示.

鄭璿雨轉頭看著正要你離開的蕭銘,喊道:"蕭銘,你家譯狗崩了!"

人多很嘈雜,蕭銘只看到鄭璿雨的口型,聽不清楚,只聽到一個狗字.

蕭銘大聲喊道:"你說狗什麼?"

"譯狗……"鄭璿雨還沒有喊出來,忽然覺得自己腦子進水了,喊什麼喊,用微信不就得了.

她用微信語音對蕭銘說道:"你家譯狗的服務器崩了,剛剛我打不開."

蕭銘馬上打開譯狗查看,果不其然,畫面顯示--服務器已崩潰.

隨後蕭銘看到自己的微博消息已經99+了.

點開一看全是罵娘的.


"我靠!譯狗怎麼不能用了?"

"打開是崩潰的!"

"垃圾軟件,沒人維護嗎?"

"急急急!譯狗怎麼崩潰了?!"

"同急!我爸媽用譯狗在塞班島自由行,現在已經打電話給我求助了,"

"我也著急啊!我現在正在紐約街區公廁蹲大的,忘記帶紙了,沒了譯狗,怎麼用英語求助而不失風度?"

"譯狗公司在哪里?我要帶刀上門!"

蕭銘來不及和鄭校長等人道別,急匆匆趕回家.

打開電腦進入軟件管理者頁面,蕭銘發現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

自己花了好幾萬外租的服務器特麼的停運了!

蕭銘打電話給服務器租賃公司,居然是已經停機.

這是什麼情況?

蕭銘網上看了下這家服務器公司的QQ群,才知道服務器租賃公司昨天就跑路了,只是今天早上才斷電.

"跑路了?"蕭銘捂著腦門兒.

網友回答:"這事兒可不正常麼?現在阿理,企鵝等云服務器壟斷著市場,那些小型服務器公司哪兒還有活路.我們公司的數據也在這上面,現在正在想辦法挽回損失."

蕭銘心中只有萬馬奔騰.

這樣看來,譯狗一時半會兒還真的恢複不了.

蕭銘只有暫時將家中的小型服務器打開,暫時滿足用戶的需求,同時蕭銘暫停了論文翻譯等占用資源的功能,當然也將萬能道歉信掛在軟件的首頁和微博頭條.

高考後的這段時間,譯狗的下載量已經突破三十萬大關,再加上現在是暑假出游高峰期,譯狗同時現在的用戶很多.

蕭銘購買的小型服務器哪兒夠用,用戶的數據全部遺失了不說,體驗效果也非常不佳.

"我要退會員!"

"我翻譯的論文全部不見了,我要退費!"

蕭銘索性直接掛上了系統維護把譯狗給關了.

要是批評可以抵扣驚訝值,蕭銘這個早上的驚訝值應該被清零.

很多用戶用的時候不表揚你,罵你的時候比誰都厲害.

坐在沙發上,蕭銘這才意識道創業賺錢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不是擁有幾個牛掰技術就萬事大吉了.

當初任小姐說的一款APP的壽命只有幾十天還真的不是無稽之談.

這一次,蕭銘決心重整旗鼓.

譯狗軟件從技術上來說絕對沒有問題,支持幾百上千個人使用體驗效果很好,但是幾萬幾十萬上百萬呢?

蕭銘沒有任何團隊,沒有技術後勤,沒有客戶,只要自己一人,甚至把服務器都交予第三方公司打理,這樣不出問題才怪.

蕭銘覺得自己還有很多可以總結的地方.

從創業資本的角度來說,譯狗已經度過了種子期達到了天使輪.

就是一款產品已經有了雛形,並且推向市場,需要大量的資金和技術進行維護和推廣.

很顯然,忙于高考和填報志願的蕭銘把這事兒給忽略了,導致譯狗一天之內突然崩盤.

蕭銘說道:"教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