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出成績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要出成績了,即便心中有底相信兒子能夠上一本,能夠文上燕京大學的特招線,但是蕭建強和何慧內心還是慌得一筆.

現在是晚上九點半,離成績公布還有不到三個小時.蕭銘說有個壞消息,有個好消息,兩人更慌.

"你機讀卡忘記填了?還是你的考號寫錯了?"何慧已經充分發揮了自己的想象.

"不會是名字寫錯了吧?"蕭建強表面上還是比較淡定.

蕭銘對二位的想象力感到佩服.

蕭銘哭笑不得說道:"'蕭銘’兩個字寫了十多年,還不至于寫錯."

"那是什麼事,趕緊說."

蕭銘說道:"壞消息是我不能去燕京大學念書了."

"什麼!"何慧的嗓子提八丈高,完全不敢相信.

這段時間何慧還是比較高興,蕭銘要去燕京大學上學的事都告知了親戚朋友,現在蕭銘居然說去不了.

"到底什麼情況?"這下蕭建強不淡定了.

不過作為父親,不能給兒子增加緊張情緒,他勉強控制住自己不安的心緒,說道:"不能去燕京大學就不去,什麼大學不是大學."

蕭銘從專科進步到一本,蕭建強已經滿足了.

蕭銘說道:"燕京大學不能換專業,不能用實驗室,所以我拒絕了他們的特招協議."

蕭銘接著說道:"好消息就是我的高考成績和檔案可以走正常的流程,可以報考自己心儀的學校和心儀的專業."

蕭銘後期的成績何慧和蕭建強都知道,上一本綽綽有余但是上名牌大學有差那麼一點點.

不過事已至此,兩位還是很理解兒子,並沒有責怪蕭銘.

何慧拿出了報考指南說道:"學金融吧,金融好就業,各個公司都需要會計.一本的話,蓉城的西南財大還不錯,滬市財大收分可能有點高."

懂的不多的何慧明顯把金融和會計弄混了,認為經濟類專業的都是做賬的.

蕭建強說道:"男生學什麼財務,那是女生學的.你爹和工廠打了一輩子交到,你以後就不要進廠了,也別學什麼環境機械之類的.學建築吧!現在房價那麼高,建築也吃香."

何慧:"房地產都飽和了,去搬磚嗎?還是學計算機和網絡有未來."

蕭建強:"學醫."

何慧:"學管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基本把大學涉及的專業全部看了一遍.

蕭銘頭疼不已,說道:"我覺得舞蹈還不錯."

"這可不行!你又不是藝術生!"兩人異口同聲表示堅決反對!

蕭銘說道:"我的意思是咱們能不能安靜安靜,先看看成績再說."

平時早睡的兩人這一天都選擇熬夜,6月25日凌晨零點.

分數公布.

蕭銘在電腦前查分,查分系統已經崩潰.

蕭建強打電話查分,同樣是一直占線.

"什麼破系統!"

凌晨零點四十,當蕭銘第二十次輸入准考證號和姓名後,成績出來了.

蕭銘,總分690,語文115,數學150,理綜300,英語125.

語文的表現中規中矩,數學,理綜堪稱驚豔,而英語則後期的瘋狂學習中進步巨大.

今年江城用的全國I試卷整體要比去年難一點,去年燕京大學在江城的調檔線是660,水木大學是668分,今年應該會更低.

蕭銘的成績上兩個學校的調檔線應該是穩了!

看著690的成績,蕭建強和何慧簡直不敢相信!他們估摸著蕭銘就是一本線五百多分,怎麼考了690!

"來自蕭建強的驚訝值:+120;來自何慧的驚訝值:+150!"

何慧激動著給了蕭銘一個大大的擁抱,蕭建強也是十分豪氣地說道:"兒子,現在管他是燕京大學還是水木大學任你選!"

蕭銘給鄭璿雨以及學習小組發微信詢問情況.

鄭璿雨回消息了,"672,超水平發揮了!蕭銘你呢?"

蕭銘:"690,也是超水平發揮了."

鄭璿雨發來激動的表情說道:"大哥太厲害!燕京大學穩了!"

蕭銘:"我拒絕燕京大學的特招了,這事兒咱們下來再說.如果你服從調劑,燕京大學也穩了吧."

陳林和萬濤等學習小組的成員也紛紛報來喜訊.

陳林考了432分,萬濤考了443分.都在400分以上,而且如果按照去年的分數線,三本線是穩了.學習小組的其他成員也考出了自己理想的成績,比預期的要高十多二十分.

因為都是蕭銘輔導的結果,所以驚訝值不斷而來,僅僅是學習小組的成員就貢獻了350點驚訝值.

蕭建強和何慧今晚是不用睡覺了,兩人繼續在客廳翻閱著報考指南,然後用手機上網查詢相關的學校和專業.

蕭銘知道成績之後則是一頭紮在了床上,半年多來緊張的情緒終于得到了放松,他需要好好補一覺.

第二天,全國各大媒體的版面都被高考各地出成績所占領,每年相同的新聞都會拿出來報道,有考得不如意跳樓的.有親人去世家中隱瞞了半年高考後告知學生,學生痛哭的.也有某校一個寢室全上600分的等等.反正都是"年經"新聞,把去年發的時間,人物姓名,地名一改,今年又可以發.

當然,人們最關心的還是各地的狀元.

江城市,第二天早上就公布了當地的本科線(普通類).

第一段本科567分,第二段490分,第三段345分.

因為高考改革並不分文理科,所以分數線的一二三段類似于過去的一二三本.

江城媒體也很快追蹤到了本地的高考狀元,考了692分,在江城一中念書的熊糾糾.

報道說熊糾糾同學高中三年每天保證只睡5個小時,除了學習以外還會鋼琴,古箏,國畫,編程,鋼管舞,柔道,跆拳道,象棋,五子棋,跳棋……地上的全知道,天上的知道一半.而且不僅是會,每個愛好都有證書,證書就放了一屋子.活脫脫的別人家的孩子.

蕭銘豎起大拇指,牛啊!熊糾糾!這名字不考狀元都對不起他"糾糾"二字,更對不起他一屋子的證書.

對此,蕭銘深表佩服!

而蕭銘查了自己在全市的排名--普通類第二名!

不過高考和體育一樣,大家都能記住金牌是誰,很少知道銀牌是誰,媒體都去采訪狀元去了反倒是忽略了蕭銘.

只有三中的校長和班主任廖老師打電話過來表示祝賀.三中也把蕭銘的名字拿出來貼紅榜,宣傳學校.

按照這樣的排名,蕭銘在全國范圍內的任何學校任何專業都可以選.

水木大學,生命科學院.

吳教授和幾位老師一起吃飯,閑來無事他問道:"咱們去特招那個蕭銘考得咋樣?勉強上了一本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