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他英語不行(求一切!)


春節假期剛剛結束,燕京大學和水木大學生命科學院的老師和招生辦的老師一起前往江城三中考察特招對象蕭銘的情況.

高校特招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而且自主權在高校自己,這很容易滋生腐敗和權錢交易等問題,必須要經過嚴格的審核.

燕京大學和水木大學的規矩都是本專業教授一名,招生老師一名,其他相關專業教授一名.

三名審核老師將對蕭銘的成績和研究成果進行嚴格的審核並且表態,只要其中一名老師的表態為否定態度,那麼蕭銘將不會被特招.

除此之外,水木大學還會對蕭銘進行一些簡單的測試,測試不通過,蕭銘還是無法被特招.

因此,特招並不像大家想象的那麼簡單.

這次特招也由學校的高校長親自陪同,要是三中真的出了水木大學或者燕京大學的學生,他高校長也是臉上有光啊!

在查詢蕭銘的高中學習成績之後,老師們已經有些驚訝和疑惑.

一個高一高二成績奇差的學生,怎麼會在高三進步迅猛.

"成績到達了一本線,但是離名牌還是有不小的距離."水木大學吳教授說道.

燕京大學生命科學院的陳教授則說道:"成績差點沒有關系,這孩子對生物充滿興趣,憑借一己之力能夠研發出吞噬1型厭氧菌,但是這點就很不錯了.老吳,蕭銘是我們燕京大學看中的人才,這一次你們可別和我們搶啊."

廖老師帶著蕭銘來到了會議室,高校長高剛馬上起身對各位老師介紹說道:"各位老師,這位就是蕭銘同學."

諸位老師上下打量著蕭銘,那赤果果的眼神就像是把蕭銘剝個精光看個仔細,蕭銘尷尬不已.

"各位老師好,我是蕭銘."蕭銘還是很自然地對各位老師打個招呼.

眾人最感興趣的還是吞噬1菌落的事,在老師們的詢問之下,蕭銘再次將吞噬1菌類結構和汙水處理原理複述了一遍.

其中吞噬1菌類,用科技幣兌換吞噬1菌類後,上面有詳細的描寫,蕭銘也不吝嗇將其告訴別人.

"按理說厭氧菌沒有完整的代謝酶體系,很難代謝高分子的化合物,難以想象吞噬1菌落的細菌會有如此強大的代謝功能."

蕭銘關于自己發明的回答已經讓老師們感到滿意,關于吞噬1菌落的研究,未來可以再實驗室進一步研究.

此時,水木大學的吳教授說道:"各位老師,我准備在這里對蕭銘進行一個簡答的測試,諸位覺得怎樣?"

水木大學有測試環節,燕京大學沒有.

但是大家都在會議室,燕京大學的教授們也准備看下蕭銘的表現.

諸位教授和老師點點頭,同意吳教授的提議.

吳教授笑著對蕭銘說道:"蕭銘,你准備好了嗎?"

蕭銘一點都不緊張,點點頭.

在會議室外,三班的很多學生都圍在門口緊張得看著蕭銘的表現.

吳教授用標准的倫敦腔問道:"What.are.your.views.on.the.future.prospects.of.biotechnology(你對未來生物技術的前景有什麼看法?)?"

咔?

問英語?

蕭銘懵了!


蕭銘的英語絕對很差!即便是這段時間有進步也僅僅限于紙面上,限于看著英語試卷做題.

但是聽說能力並沒有什麼進步.

吳教授在劍橋大學留過學,一口流利的英語信手拈來.

蕭銘響了半天知道這是一個問句,views是觀點的意思,後面的是什麼就沒有聽清楚了.

是什麼的觀點?蕭銘想著,對方是生命科學院的,一定是問關于去生命科學院學習的觀點.

成了,就這樣.

蕭銘用結巴的帶著江城口音的英語回答道:"If.you.can.go.to.study, I.am.very.happy.(如果我能去學習,我很哈皮.)"

在教室的燕京和水木大學的教授無論是什麼專業,英語都是一級棒的.

大家聽到蕭銘的回答後,現場忽然安靜下來,老師們歎口氣不停的搖頭.

蕭銘的英語很差!差到根本沒有聽懂吳教授的問題,而且差到用初中生的英語水平去回答一個牛頭不對馬嘴的答案.

在會議室外,鄭璿雨臉色刷白,她聽懂了老師的提問,也聽懂了蕭銘的回答,心中默默念道:"蕭銘!蕭銘!答案可不是這個,你要加油啊!"

朱浩倫則是放肆地笑了,"哈哈!蕭銘問題都沒有聽懂,還在回答VERY哈皮!哈哈哈!這小子的英語比我年小學的弟弟還差!"

學習小組的學生們則是對蕭銘怒目而視,然後對蕭銘默默鼓勵道:"師父!你要加油啊!"

吳教授沒有對蕭銘的進行評價,再次問出了第二個送命題:"Are.you.in.favor.of.the.developnt.of gene.technology.in.the.treatnt.of.human.disease?Please.explain.in.detail.(你是否贊成基因技術在治療人類疾病方面的發展?說詳細解釋.)"

這個提問,蕭銘徹底懵逼了.

除了前三個單詞了,後面的全不知道是設麼意思.

蕭銘很認真的給出了萬能回答:"Yes."

然後詳細的解釋,蕭銘就沒有了.

吳教授再次說道:"Please.explain.in.detail."

蕭銘沉默,他沒有聽懂.

吳教授搖頭歎口氣.

高校長和廖老師的臉色都變了.蕭銘,英語很差!測試可能通不過.

吳教授轉頭對水木大學的老師說道:"張教授,王老師.我個人建議測試不通過!生命科學的前段科學沒有在國內,在歐美國家,大部分經典論文和文獻都是英語寫的.這種英語水平,初中生.就算我們將其特招到水木大學,他也無法跟上學習和研究的進度."

招生辦王老師也說道:"我同意吳教授的話,水木大學是全國一流學府,不能因為學生一個小小的發明就進行特招,這是對學校和其他學生的不負責."

生命科學院的張教授有些難過地說道:"吳教授,王老師,英語這個東西,在大學是可以彌補的,為什麼僅僅以英語去判定一個學生的優劣?"

吳教授堅持自己的意見說道:"我是劍橋大學遺傳學博士,水木大學人工智能博士.我有國外留學的經驗,我知道英語的重要性!一個英語不好的人,是不會有建樹的."

吳教授說道:"因此,我的評價是否定!"

招生辦王老師也說道:"我也是否定!"

張教授孤掌難鳴,水木大學特招失敗.

蕭銘則是冷冷的看著三位老師,捏緊了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