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真正的研發者


蕭銘和蕭建強走進車間,就看到一片狼藉.

各大紙廠的老板們這幾天沒有回酒店,也沒有刷牙洗漱,吃喝拉撒都在汙水處理車間,相關部門來調節過也沒有起到任何實際作用.

老板們已經著手准備將曾黃偉,汪明東,余立偉和青山公司告上法庭.

汪明東和劉峰這幾天也被困在車間,兩人一臉的憔悴,哪兒還有半點神采.

車間外,汪明東的奧迪和劉峰的卡羅拉早就被憤怒的老板們砸爛,一地的碎玻璃.

記者們還是在現場,關注著時態的發展.

李濤一眼就看到了蕭銘,攝像師的鏡頭也對准了蕭銘.

李濤有些激動地自言自語道:"小伙子,希望我的預感是正確的,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啊!"

蕭銘走到車間的中央,說道:"各位稍安勿躁,大家用的汙水處理技術是我無意中發現的,本來打算是作為玩笑之作,沒有想到給各位帶來這麼多的困擾."

這話一出,眾人議論紛紛.

汪明東似乎一下就找到了替罪羊,大聲說道:"設備就是蕭建強父子發明的,現在出問題了,找他!找他!別找我!"

蕭銘沒有理會汪明東說道:"江城紙廠,包括各位工廠中安裝的汙水處理設備沒有問題,只是有些人急于剽竊別人的技術去注冊專利,卻根本沒有掌握到技術的核心."

李濤立刻對攝像師說道:"注意把蕭銘的話全部拍下來!真像要大白了!"

蕭銘搖了搖手里的兩瓶試劑說道:"汙水處理的核心技術簡單的說有兩點,一個是吞噬1菌落,一個是培養試劑,它可以在特定的條件下分解紙廠汙水中的化學物質並且沉澱重金屬.

但是菌落有生長周期,從調整期到對數期再到穩定期和衰亡期,時間大學在兩月左右.兩個月後,如果我們不加入我手里的這支試劑,那麼菌落就會失去繁殖力,直到最後的衰亡.死亡的細菌當然沒有處理汙水的能力,這就是為什麼大家看到汙水處理設備失去作用的原因."

汪明東立刻插言道:"對!對!就是培養試劑!蕭建強偷竊了我們公司的培養試劑,所以導致現在設備都失效!蕭建強,你到底是什麼企圖.你要我大家的損失負責!"

在一旁的李濤聽到這話忍不住了,破口大罵道:"你特麼的要不要臉!自己偷竊別人的技術就算了,還在這里栽贓!要是你們真的有技術,怎麼培養液都做不出來?"

事情發展到這里,大家心中都有一杆秤,孰是孰非已經有了定論.

"那是不是加入培養試劑,重新培養菌種,設備就可以恢複正常了?"方弘緊張的問道,要年底了!正式各地大量用紙杯的時候,弘業紙廠停產到現在讓他焦急不已,再拖下去損失的可不是幾百萬的事.

蕭銘回答道:"鑒于設備中的細菌已經死亡,所以要將菌種和培養液重新放到設備中,菌落才能重新繁殖起來,幾個小時後設備就能小規模運轉,幾天後設備就能完全恢複正常."

方弘急不可耐說道:"請小兄弟幫幫我們!"

"是啊!是啊!請小兄弟幫幫忙,我們必有重謝!"

蕭建強喊道:"小王!"

"蕭主任,我在這里!"小王趕緊小跑過來.

蕭建強說道:"你將菌種和試劑放進去,開電閘讓設備增壓增溫!"

"好的!"小王從蕭銘手中接過菌種和試劑後馬上去辦.

各路記者則是跟著小王去拍攝.

紙廠的老板們不鬧了,大家安靜的等待著.


僅僅過了半個小時,效果就出來了.通過可視窗口發現,設備中沉積的汙水變得清涼.

一個多小時後,汙水處理設備開始小規模運轉,少量汙水被處理後從出水口流出.

一直躲在人群中不敢說話的江城紙廠張董馬上站出來說道:"技術員呢!還愣著做什麼!取水去檢測啊!"

技術員馬上從出水口取水檢測.

張董不關心什麼知識產權,不關心什麼青山公司有沒有注冊專利,其他紙廠有沒有上當,他只關心自己的紙廠能不能順利開工.馬上春節了,可是用紙的高峰期!

十多分鍾後,技術員激動著過來彙報:"張董!檢測指標全部正常!汙水處理設備有效!"

"來自張董的驚訝值+20."

"來自李濤的驚訝值+15."

"來自方弘的驚訝值+20."

……

蕭銘說的是實話,車間中的人們貢獻了230點驚訝值.

張董這才長舒口氣,江城紙廠有救了.

李濤則是激動地說道:"我就知道我沒有看錯人!我就知道汙水處理技術是蕭銘發明的,胡主編還偏偏不信!現在終于真相大白了!"

方弘等人一下就圍了過來,紛紛說道:

"小兄弟,我們紙廠等著生產,你看看能不能過去幫幫忙!"

"蕭兄弟,只要你能夠讓我們紙廠的汙水處理設備恢複正常,我絕對有重謝!"

方弘甚至還直接對蕭建強拋出橄欖枝,說道:"蕭主任,你要是在江城紙廠做的不順心,不如意,我們弘業紙廠需要人才,你過去做我們的副廠長,配車配房,你看看怎樣?民S縣雖然沒有江城市發達,但是我們那里環境好!宜居!"

聽到這些話,汪明東和劉峰心中很不是滋味.

蕭銘大聲說道:"安靜!大家安靜一下!"

人們安靜下來.

蕭銘說道:"我還准備了幾份培養液和菌種,下來都會分發給大家,只要大家按照設備的說明添加進去,讓設備保持高壓高溫就行了."

蕭銘大聲說道:"錢的事情咱們先不談,希望各位能夠先恢複生產,減少損失."

蕭銘的話讓李濤肅然起勁,在各大紙廠危機的時刻,蕭晨沒有趁火打劫,而是先雪中送炭,就這一點人品絕對沒得說!雪中送炭後,這些紙廠的老板絕對會對蕭銘有所表示.

要是汪明東或者曾黃偉有培養液,在這個情況下,一定是先說價格,掛高價狠狠敲詐大家一筆.

李濤覺得,蕭銘年紀雖小,能力超過這些商人太多.

大冷天的,蕭銘和老爹騎著自行車到廠里當然不是為了做善事,而是有自己的計劃.

蕭銘再次拍拍手讓大家安靜下來,說道:"請大家安靜,我還有話要說.青山汙水處理公司偷竊技術,我會書面向專利部門詳細說明汙水處理的原理和其中的細菌菌種,我想不久,青山公司申請的專利就會被判無效.大家繳納了多少專利費,都去問青山公司去要吧!"

這話一出,汪明東和劉峰臉色一下變得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