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不關我的事(求一切)


汪明東手里提著兩瓶五糧液,劉峰手里帶著水果和一件牛奶,兩人尷尬地走進了.

"蕭主任好,嫂子好!蕭銘也在啊!放寒假了吧."劉峰沒有了那天早上開卡羅拉的嘚瑟,兩個"好"字把自己的位置降低了不少.

汪明東把五糧液塞進何慧的手里說道:"這段時間蕭主任辛苦了,廠里一點慰問請你收下."

"何慧,無功不受祿啊!把這酒退回去."蕭建強擺足了姿態.

蕭銘在一旁忍不住發笑,看著父親的表演.

"這哪兒成."汪明東見何慧不收將酒提到了坐上,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說道:"蕭主任,你設計的汙水處理設備現在出現了問題,廠里都停工了一天了,還麻煩你過去看看."

蕭建強說道:"不是有劉主任(劉峰副主任)在嗎?"

劉峰賠笑道:"蕭哥,蕭主任,咱們車間要說技術,還是你第一."

蕭建強擺擺手:"我可沒有什麼技術,這段時間你們青山公司和外面的紙廠談業務,不都是劉主任作為技術指導帶隊嗎?幾百萬的合同啊,別以為廠里的人都是瞎子,什麼都不知道."

蕭建強這人說話很直,直接點出了青山公司,不給兩人留一點面子.

汪明東和劉峰的臉色一下就變了.

劉峰就要發作,被汪明東制止了,說道:"蕭主任,有些事情你也知道.要是你這次能後把汙水設備的問題個解決了,青山公司還給你留了一個位子,專門負責技術的總經理,年薪十五萬,你看意下如何?"

曾黃偉和汪明東其實都有點後悔,當初自己的胃口太大了,想吃獨食,所有把蕭建強排除在外.現在他們實在走投無路,所以拉蕭建強入伙.

年薪十五萬,曾黃偉和汪明東其實還是肉痛.錢,誰不喜歡?

蕭建強笑了一聲,說道:"兩位高看我蕭建強了,汙水處理設備的技術專利是青山公司申請的,合同是青山公司簽的,技術人員是青山公司派出去的,都不關我的事啊!"

這話一出來,汪明東咬牙切齒.劉峰終于忍不住站起來喊道:"蕭建強,你別得寸進尺!別的紙廠汙水處理設備不關你的事,那麼江城紙廠的汙水設備管不管你的事!汙水處理設備是你提議的,你設計的,你負責安裝的,現在出了問題你管不管!你是車間主任負不負責!"

"你!"蕭建強這下說不過劉峰了.

蕭銘在一旁幽幽說道:"汙水處理技術是我設計的,我爸允許江城紙廠使用.具體要不要使用,要不要安裝設備,不是我爸說了算,是廠長的領導說了算.當初媒體采訪紙廠的時候,大家不都是在說領導指導有方,說汙水處理技術是全體工廠技術人員的結晶,不是我爸一個人的功勞嗎?現在怎麼遇到問題就找我爸呢?找集體啊."

蕭銘讓汪明東和劉峰啞口無言.


汪明東站起來說道:"蕭建強,你就給我一句話,紙廠汙水設備的事,你到底去不去廠里處理?"

"這好像不關我的事吧?"

"你到底去不去!"

蕭建強也渾了,說道:"我不去你要怎麼著?"

"不去我就讓廠里把你開除了!我看你四五十歲的年紀了還去哪里找工作!"

蕭建強笑了,"你這人說的倒是笑話,好像我蕭建強沒了你們紙廠的工作就沒辦法活一樣!你愛開出你就開除,同樣你愛找誰找誰!"

"你!"汪明東指著蕭建強咬牙切齒!

汪明東想了半天,他們確實不能把蕭建強怎麼樣,最大的懲罰就是開除,對廠里對青山公司一點益處都沒有.

"你這班別想上了!我們走!"汪明東憤懣不已.

何慧把兩人送的禮物扔到門口說道:"我們蕭家干乾淨淨,不要昧心的禮物."

汪明東回去複命後,曾黃偉大發雷霆,馬上召開全體職工大會,當眾宣布開除蕭建強,並且拿職工發氣,暫停了紙廠所有員工的基本工資和年終績效工資,弄得整個廠里工人怨聲載道.

弘業紙廠,林葉紙廠等多家紙廠的負責人這段時間也住在了江城市,他們多次和青山公司溝通.

得到的回複永遠都是,青山公司只出售技術使用權,能不能用,你們用沒有使用,青山公司不管,還說這是國際上專利使用權授予的通例.

善于狡辯的余立偉回複道:"你們要是都用WINXP的正版系統,系統出問題了,你們會不會找微軟公司?絕對不會吧!微軟公司只授權你們使用這個系統,你們用沒有,有沒有用對,又不關微軟公司的事."

幾次和青山公司的經理徐立偉,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曾黃偉溝通無效後,也憤怒了,他們找到了自己所屬地的媒體以及江城電視,《江城日報》的記者,氣勢洶洶就要去江城紙廠討說法.

《江城日報》主編胡先勇辦公室,胡先勇又把資深記者李濤找了過來.

"江城紙廠出問題了."胡先勇說道:"包括咱們在內的多家媒體,前段時間都在積極報道的汙水處理技術可能涉及技術詐騙,現在很多購買了這項技術的紙廠都鬧到江城了."

"什麼!就是那個打破歐美壟斷的技術?不會吧!我可是親自看到汙水處理為II類水的,咱們還做過專題的報道."李濤明顯感到很詫異.

"這事兒不提."胡先勇也有些頭疼,說道:"現在這些紙廠邀請我們一起去現場采訪江城紙廠的汙水處理設備,給他們幾家紙廠一個說法.有傳聞汙水處理技術被紙廠廠長曾黃偉實際控制的青山公司注冊了汙水處理技術專利,還出售給這幾家紙廠使用,這幾家紙廠前前後後花了大幾百萬."

"這可是學術欺詐!行業欺詐!"李濤作為一名資深記者,有相當強的正義感,"這事兒一定要曝光!不管他江城紙廠的上面是誰,也一定要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