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最後的瘋狂(求一切)


(打擾下,寫在前面.跪求投票,收藏!我馬上被樓下的書爆(****了,很痛!)

蕭銘和很自然的對鄭校長打了個招呼,笑呵呵喊道:"鄭校長好."

就算知道鄭璿雨是為了讓老爹別扭,蕭銘也願意主動站出來幫這個忙,這就是學習小組的革命友誼.

鄭校長活到這把年紀都是人精了,哪兒不知道女兒是故意氣自己,要是真的戀愛了,躲都來不及怎麼會正大光明的對自己宣布,還牽錯了男生的手.

但是人就是這樣奇怪,鄭校長明知道女兒在氣自己,他還是真的很生氣.

"你這個丫頭!走,跟我回家,我去問下你媽到底怎麼教育你的!都要高考了還這麼不像話!太叛逆了!"

鄭校長帶著鄭璿雨就往車里塞,蕭銘只有表示同情順帶揮揮手告別.

"蕭銘救我!"鄭璿雨在車里喊道,卻沒想到蕭銘居然還在揮手告別,她更是大聲喊道:"蕭銘,你不太講義氣了!見死不救!我再也不和你玩了!"

蕭銘哭笑不得,姐姐啊!你老爹可是鄭校長,而且這是家務事,陪你裝裝樣子就行了,還要怎麼救?總不可能阻止鄭老爹帶女兒回家吧.

"師父,師母走了."陳林說道.

蕭銘翻白眼,"看到了,我沒有眼瞎."

"鄭璿雨回去會不會挨揍啊!"萬濤萬分同情的說道.

蕭銘說道:"不會,哪兒有老爹舍得打女兒的,兩人回去好好溝通下就沒事了.這段時間鄭璿雨和她老爹也一直沒有溝通,無論家里發生什麼事了,大家溝通下總是好的."

蕭銘知道,精力試劑只能強迫讓鄭璿雨集中注意力複習,解鈴還須系鈴人,問題的症結還是在鄭校長那里,如果兩人能夠相互溝通,獲得一定的諒解,對鄭璿雨的高考也是有好處的.

如果溝通無效,鄭璿雨更加不能專心複習了怎麼辦?

那只有加大精力試劑的藥量了,蕭銘厚顏無恥地拿出了"餿主意".

"該干嘛干嘛去,這幾天的假期,大家在家也好好好複習,不許松懈."蕭銘跨上了自己的限量版生鏽阿米尼,騎車回家.

在蕭銘考試的這段時間,青山汙水處理公司和弘業紙廠順利達成了協議.

青山汙水處理公司以180萬的價格提供汙水處理技術的使用權,並且派遣劉峰為首的技術代表團隊前往弘業紙廠進行技術指導.

很快,弘業紙廠就建設起了前期的兩座日處理量在7到10萬噸的汙水處理設備池.

曾黃偉本想把技術指導的工作交給蕭建強去做,但是在汪明東的干預和劉峰的自告奮勇之下,這件肥差就交落到劉峰身上.

劉峰那個興奮啊!

有了這份差事,得到紙廠給的差旅補助,拿到青山公司給的技術指導補助費不說,在弘業和設備生產商那邊"吃,那,卡,要"是必須的,劉峰去了一趟民S縣,至少賺了四,五萬的紅包和好處費.

回到江城,劉峰第一件事就是花了五萬塊買了輛二手卡羅拉,成為有車一族.

弘業紙廠汙水處理設備開啟的那一天,民沙電視台,江城電視台等兩地的各路媒體,以及相關市縣的領導,江城紙廠廠長曾黃偉,弘業紙廠老板方弘,青山汙水處理公司經理徐立偉等人紛紛來到現場.

當汙水變清水,從設備出水口流出來那一刻,全場激動!


曾黃偉和青山汙水處理廠被視為拯救民S縣和弘業紙廠的英雄.

當天晚上的兩大電視台的新聞報道,第二天兩地的紙質媒體報道,讓汙水處理技術再次火了一把.

隨之火起來的,不是技術的創始人蕭銘和蕭建強,而是聲名鵲起的青山汙水處理公司.

人們已經忘記了蕭建強,只知道這項技術是青山汙水處理公司申請的專利,並且在該項技術上擁有絕對的權威.

即便曾黃偉和汪明東想讓青松汙水處理公司低調,青山公司都無法低調了.

幾乎在短短幾天時間,全國有四家紙廠找到青山汙水處理公司洽談了合作,預計合作金額在400萬左右.這還不是最主要的,紅杉資本,IDG資本等國內外多家對工業和環保感興趣的企業願意注資青山汙水處理公司,看好該公司的未來.

此外,還有多個私人老板和環保企業願意出資和青山汙水處理公司合作,共同成立汙水設備制造公司,將汙水處理設備推向全國甚至全球的造紙等高汙染行業.

紅杉資本在江城地區的代表接受媒體的采訪說道:"將SS,COD濃度超高的紙廠汙水經過簡單的厭氧微生物處理後得到II類水,這種技術在國際上也有,但是目前為止,沒有一家公司能夠做到青山汙水處理公司這樣完美!我們十分看好這家公司的前景,願意投資持股."

青山汙水處理公司風光無限!

江城市民肴酒樓,高檔中餐廳.

曾黃偉,汪明東,余立偉,劉峰,劉文麗,江城紙廠會計兼青山汙水處理公司會計李萍圓一桌吃飯.

曾黃偉端起杯中的1573站起來說道:"我這杯敬大家!有錢大家賺!青山公司有今天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曾黃偉一口悶.

人們當然是紛紛奉承一番,將酒一口干掉.

劉峰興奮著說道:"別看這汙水處理技術簡單,咱們有專利,就不怕別的公司盜用!只要他們用,我們就告他!"

就下來就是商量公司未來發展的問題,汪明東說了有好幾家風投公司尋求合作的事.

曾黃偉說道:"這事兒不能急,咱們是小公司,什麼紅杉資本都是資本大鱷!是巨頭!被怎麼吃掉的都不知道!現在賺的錢是揣進你我的兜里,未來和他們合作了,他們吃肉,我們還不知道有沒有湯喝呢!"

這就是曾黃偉的眼界.

"曾廠長說的是!"

"咱們錢揣在兜里才是正道!"

大家繼續附和著,公司未來的發展也就定了下來,繼續轉讓技術賺現金,合作的事另說.

劉峰喝了點酒,性子高昂,提出道:"曾廠長!什麼時候也讓我當一當車間主任啊!我心中發慌呢!"

"哈哈哈哈!"眾人笑道.

汪明東打趣道:"你小子,是願意當車間主任像蕭建強那個老實的笨蛋一樣天天累死累活拿幾千塊的死工資,還是像現在一樣每天有錢賺啊!"

眾人一陣哄笑.

酒局繼續著.

三百公里外的弘業紙廠,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