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汪明東的計劃


依照蕭家現在的狀態,要想改變家境,一口氣一定吃不成個大胖子.

蕭銘也上網查過申請專利,拉投資或者找企業合作占有股份.

但是以上狀況對蕭家來說絕對不是最優的選項.

按照夏國目前的商業環境,知識產權保護和法律環境雖然在逐步改善,但是依舊沒有達到良好的狀態.

實力相近為合作,實力差距太大就是吞並.

蕭銘如果貿然去申請什麼專利保護,再去找幾個資本合作,錢沒有賺到,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而且你只有技術沒有資本,在合作中本身就處于弱勢地位,險惡的資本可以完全盜竊你的技術或者脅迫你交出技術讓你滾蛋.

蕭銘也想過發表論文,在學術上震驚世界,讓合作投資主動找上門來.

但是經過了解後,蕭銘發現這條路也走不通,至少目前為止走不通.

夏國排的上號的學術期刊,接收的你論文前首先得審核你的資格.

例如有沒有在研究所上班或者在高校任教或者在某高校上學,最重要的是有沒有知名的專家,學者,教授或者機構舉薦等等一大堆條件.

當你條件不符合,別人看都不看你的論文,你就沒有資格投.

不然阿貓阿狗都投論文,審核論文的不都得累死?

發表論文,至少都是大學之後的事了.

投國外?例如《自然》雜志什麼的.

除了上述條件不符合要求以外,蕭銘目前的英文關也過不了.

所以,和紙廠合作是最佳的選擇.

首先,蕭建強熟悉紙廠的環境,得到提拔後,能夠較快的改善蕭家的家境.在獨當一面做事的過程中,蕭建強也能慢慢轉變自己是一名工人的身份.今後無論是做紙廠的管理層也好,自己出來獨闖也好,他有那個底氣.

其次,就算紙廠占了蕭銘的便宜,至少汙水處理設備能夠在紙廠應用,在行業內能夠形成示范效應.

別的紙廠或者是汙水處理廠一來參觀汙水處理設備,首先得到的消息就是這東西是蕭建強帶來的.

即便未來紙廠一腳把蕭建強踹出去,已經有一定行業地位的蕭建強也會被其他企業高薪聘請.

蕭銘問道:"紙廠讓你怎麼負責這個項目?"

蕭建強夾了一顆花生米說道:"給我五十萬,讓我做一個處理設備出來.不過每一筆開銷都要有記載,有轉賬憑證和發票."

五十萬!可不是個小數目,不過比起去德國的2000多萬,還是差遠了.

"別人沒有反對?這可是五十萬啊!"何慧提出了疑問.

"當然反對!汪明東反對者最厲害!不過我也在堅持!"蕭建強今天足實威風了一把,"汪明東說的讓劉峰和我一起去管理財務.我堅決反對,我說要是劉峰和我一起,這件事我就不干!最後曾廠長妥協了,讓小王和我一起,小王做出納,公司的李萍做會計."

"這個好辦!"蕭銘說道:"我認識一個精加工廠的許老板,我的實驗設備就是精加工出做出來的.你拿著圖紙找他,他能夠做出來,菌種的事情,我可以培養."

蕭銘又說道:"發票什麼的按正規的開,許老板知道給我們一點好處費."

何慧聽到這里小聲問道蕭銘:"五十萬的設備,有多少好處費?"

蕭銘說道:"大幾萬應該還是有的."

"大幾萬!"何慧有些興奮說道:"老蕭,你得加油干!孩子未來大學的學費錢就有著落了!"


介紹生意,給你好處費.

就算念高中的蕭銘都知道的商場潛規則,這在夏國的各行各業都一樣,談不上什麼犯罪或者道德問題.

就等于你是中介,介紹別人買房,有個傭金和提成一樣.

但是經曆過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熏陶,接受過老一輩教育,思想已經有些僵化跟不上時代的蕭建強馬上就反對.

"這怎麼能行!廠里把錢和項目交給我,這是對我的信任!我怎麼能夠干這種事!"

何慧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說道:"我說你這人怎麼轉不過彎啊!同樣的設備,蕭銘說的那個廠家能做,別的廠家也能做,你去蕭銘那個廠家別人感謝你也是應該的!怎麼和錢過不去!"

"婦道人家,你懂什麼!這是品行問題!蕭銘,我給你說,你還小,千萬不能學烏七八糟這一套!"蕭建強給蕭銘打預防針.

蕭銘歎口氣,老爹就是這性格,為人太正直不動變通,不敢冒險,這也是他一輩子在廠里上班的原因.

不過換一個方式思考,愚昧也好,犯傻也好,這也是當今夏國人很缺少的某種品行吧.

何慧和蕭建強因為要不要好處費的事在客廳里就吵了起來.

兩人簡直了.

蕭銘趕緊叫停,說道:"我前段時間聽說有兩口子為了中獎後五百萬怎麼分配大吵一架,然後還動了手."

蕭銘說道一半就停了下來.

"然後呢?"何慧問道.

蕭銘聳肩說道:"然後,兩人只是幻想中了五百萬怎麼花,還沒買彩票呢!"

"哈哈!這小子."蕭建強忍俊不禁,"你在說我和你媽呢!"

蕭銘放下飯碗說道:"爸,最終的是讓汙水處理設備在廠里能夠用起來,別的都不重要."

蕭銘回到臥室,"面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

……

江城東城區,三雅茶樓.

汪明東和購買德國設備的介紹人余立偉一支煙接著一支煙地抽.

汪明東身邊依偎這一名身姿曼妙的年輕女子,女子正式劉峰的姐姐劉文麗.

"這事兒黃了."汪明東抖了抖煙灰說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我們廠里有個工人,他兒子發明了個汙水處理設備,效果比德國的還好,而且便宜.曾黃偉那個人,肯定想節約成本,准備安裝國產的."

余立偉一聽這話就站起來了,"國產設備比德國的先進,還是你們廠一個兒子發明的?開什麼國際玩笑!"

"誰發明的不重要,重要的事情黃了!"汪明東又抽了一根煙,說道:"至少一百萬的利潤,飛了!你說這事兒怎麼辦吧!"

余立偉也著急,他是國際掮客,做的就是接受迫于轉型的國內企業高價購買國外二手甚至淘汰設備的生意.

不少國內企業迫于國內國際形勢的壓力慌不擇路,上當受騙.余立偉在從中獲利不少.

兩千萬的生意,放在哪里都是大單,他也著急.

余立偉出主意說道:"能不能讓他們做不成這件事,或者是讓設備在汙水處理時無效."

"這個不好辦!"汪明東說道,"實驗大家都看過,很成功,不好忽悠上面."

劉文麗插了一句,"既然國內的設備效果這麼好,咱們可不可以拿下這套設備的專利權,賣到國外去,可不更賺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