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工人也有春天


"曾廠長,汪廠長,請進請進!歡迎二位廠長蒞臨汙水處理車間指導工作."肖主任彎腰接近60度,把積累了一年的笑臉全部拿了出來.

在路上,曾廠長就把蕭建強的話告訴了汪明東.汪明東一萬個不相信,一個車間工人的兒子會研發汙水處理設備?而且比德國的汙水處理設備還強?

汪明東是在三個月前考察過德國的汙水處理設備,也是他主導引進德國的二手汙水處理設備.

據汪明東了解,德國最先進的汙水處理設備也可以將工業汙水處理到II類水,甚至准I類水,但是成本太高,整套系統沒有十多億玩兒不轉.就算是德國本地的企業也很少采用.

蕭建強居然說自己的設備比德國的還要強,開什麼國際玩笑.

汪明東還是那句話,"曾廠長,我可不相信有什麼設備比德國的先進,你也知道我今年上半年不是沒有考察過國內的汙水處理設備,和德國比差遠了!"

"看看再說!"曾廠長還是抱有那麼一絲希望.

"曾廠長,汪廠長,兩位領導好."蕭建強和小王已經將實驗是被准備好了.

廠里的員工很多,汪廠長並不認識蕭建強,不冷不熱點了點頭算是回禮.

車間的員工紛紛圍了過來,他們平時見到的最大領導也就是汪副廠長,曾廠長很少到車間來.

"這就是你的汙水處理設備?"曾廠長指著蕭建強放在地上是設備說道.

"是的!這既是汙水處理實驗設備,只能做實驗和演示用,如果廠里要使用,需要按照這個原理定制容量更大的設備."

"你這設備怎麼處理汙水?"曾廠長進入汙水處理車間後也有點受不了這里的味道,他讓肖主任給他拿了一副口罩.

蕭建強居然搗鼓出設備能夠處理汙水,這讓車間的員工們相當好奇,大家都過來湊熱鬧,也有不少說風涼話的.

劉峰就說道:"蕭建強能夠發明汙水處理設備?開什麼玩笑,他要是能夠發明設備,我還能夠當總統呢!"

和劉峰玩的比較好的車間員工也附和著哈哈大笑.

蕭建強對汙水處理設備做了簡單的介紹,對厭氧菌處理汙水固定重金屬等也按照蕭銘的手繪說明進行了簡單的說明.

蕭建強指著入水口和出水口說道:"汙水從入水口進入,經過約半個小時的處理後從出水口出來,效率比較高,處理的也非常乾淨,處理後的水能夠達到II類以上的標准,可以直接排放."

"可以直接排放?"肖主任能夠察言觀色,看出了兩位廠長懷疑的眼神,因此用質疑的語氣詢問蕭建強.

蕭建強說道:"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用設備試試就知道了."

曾廠長說話了,"蕭建強,今天我和汪廠長在這里什麼事情都不做了,就是你看這個設備是否有效!要是真的有效,為廠里節約了錢,廠里一定重獎!"

曾廠長能夠做到這個位置可不僅僅是依靠關系,還是有真才實學,涉及到廠里利益的事,他還是非常關心.

"蕭建強,愣著做什麼,趕緊試試啊!"肖主任十分會搶風頭,他在廠長面前表現得非常積極.

"那行!我就試試!"蕭建強按照蕭銘叮囑的實驗步驟開始進行實驗,"小王,給我提一桶沉澱池的汙水過來,注意要剛剛排到沉澱池的汙水."剛剛排到沉澱池的汙水最具有代表性.


蕭建強取了1L汙水注入入水口,說道:"厭氧菌處理汙水需要一定的時間,大約需要20分鍾到半個小時,請大家耐心等待."

汪明東看了曾廠長一眼,征求曾廠長的意見.

曾廠長點點頭說道:"既來之這安之,我們就好好看看!咱們廠的員工有創造發明的精神,還是值得肯定."

"這是我兒子發明的!"蕭建強補充道,不過並沒有引起眾人的注意.

半個小時,蕭建強詳細為大家講解了使用吞噬I厭氧菌處理汙水的原理和細節,當然將吞噬1厭氧菌這幾個字給隱去了,只說成普通厭氧菌落.

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設備的構成上,沒有注意汙水處理的關鍵其實不是設備而是吞噬1厭氧菌落.

"蕭建強,半個小時到了."肖主任提醒道.

蕭建強看了看設備的處理指標,只要指針轉到綠色那里說明汙水已經處理完畢.

"小王,給我那一個乾淨的桶來."蕭建強喊道.

桶早就准備好了,內壁乾淨沒有一點雜物,更沒有水在里面.

蕭建強當著大家的面將出水口打開,乾淨無味的水從出水口流出,流到水桶里.

蕭建強將水桶提到曾廠長面前,說道:"廠長,你看!紙廠的汙水被處理乾淨,這是淨化後的水,完全可以直接排放到河流中,也可以循環用于咱們紙廠的生產環節"

"嘿!"曾廠長好奇了,他接過水桶仔細查看,里面的水的確清涼和未受汙染的河水差不多.

"你們看看."曾廠長將水桶遞給汪廠長.

汪廠長聞了聞桶里,的確沒有味道,隨後遞給肖主任,車間的其他員工.

"我的天!簡直難以置信!蕭哥,我現在知道你那天為什麼拿個試管到廠里接汙水,原來是為了做實驗!"

"我聞聞,我聞聞,真的很乾淨!一點味道都沒有!"

"太神奇了,那麼渾濁的汙水居然變得那麼清涼!這設備要是用在汙水處理車間,我的天!我們也不用忍受那麼難聞的味道了!"

本來沒有報多少希望的曾廠長心中還是有點震撼,他前些年也去西方的紙廠考察過,就算是德國人的汙水處理技術也達不到這種效果.

"來自曾黃偉的驚訝值:+50."

"來自王東明的驚訝值:+40."

"來自肖能興的驚訝值:+34."

"來自……"

正在上課的蕭銘忽然收到一大波驚訝值,他知道父親已經開始對設備做演示了.

"會不會不是蕭建強在設備中本來就存有自來水啊!"劉峰提出不同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