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對!這是純淨水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們去房間."蕭銘帶著裝滿汙水的試管來到臥室.

遵守承諾很久沒有進入蕭銘房間的何慧和蕭建強發現兒子的房間非常整潔,書桌上的試卷和書籍排列的整整齊齊,而地面上則放著一個大家伙--小型的汙水處理設備.

"這里是進水口,這里是出水口,里面有專門處理汙水的吞噬1型厭氧細菌,這個圓柱體是壓力設備,保證里面的壓力,因為厭氧菌在這種壓力下才能夠生存,如果壓力和溫度不夠,需要插電加壓加溫……"

蕭銘滔滔不絕地向兩人介紹著汙水處理設備原理也作用.

蕭建強指著進水口說道:"是不是將汙水從進水口倒進去,過段時間出水口就能夠將處理後的汙水排出來?"

"是的."蕭銘說道:"這個設備只是簡單的實驗模型,具體應用在紙廠時,會比這個大,結構更為完善.我計算過,設備完全能夠滿足紙廠汙水的處理需求."

"處理後的汙水能夠達到那個等級?"蕭建強在汙水車間干了好幾年,對業務還會比較熟悉,汙水處理後也要分等級的.

"能夠達到飲用水的標准,直接飲用."蕭銘非常自信.

"真的?!"蕭建強明顯覺得不敢相信,畢竟兩千萬的那個德國設備處理的汙水也只能夠達到V到III類,也就是一般農業用水及景觀要求的水域用水.換句話說,這水人不能喝,但是可以排到河流和湖泊當中.

但是蕭銘說的可以達到飲用水的標准,是I類水以上了.兩者之間的差距顯而易見!

"真的!"蕭銘說道:"這設備比德國的設備先進."

開玩笑!一個是超級智慧星球潘沙星的科技產品,一個是二手的德國科技產品,兩個有可比性?

蕭銘忽然覺得將汙水淨化設備用于嚴重虧損的垃圾造紙廠,有點暴殄天物.

不過,因為蕭建強在紙廠汙水處理車間上班,紙廠目前也是設備最好的使用地,不然蕭銘拿著這個設備到城市汙水處理廠去推銷或者拉投資做項目,門都進不了.

"試試!"蕭建強已經迫不及待了.

蕭銘將一升的試管打開,將汙水從進水口倒進去,說道:"因為菌類的數量並不是很多,所以處理的時間要長一點,需要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蕭銘狼吞虎咽地吃了宵夜,蕭建強則是焦急地在設備旁邊轉悠,有點度日如年的感覺.

"時間到了!"蕭建強主動提醒道.

蕭銘把碗收了後來到臥室,半個小時到了.

"我用大碗."蕭銘將碗放在地上,正對著出水口處,接近1L的水普通的杯子接不了.

一切准備就緒後,蕭銘准備打開出水口.

其實蕭銘心中也沒有底,吞噬1厭氧菌淨化小區的汙水還行,能夠淨化紙廠的汙水嗎?那個黃白色翻著泡沫,充滿化學品味道的看著想嘔吐的汙水.

出水口打開,流出來的清水讓蕭銘長舒口氣--是純淨水.

很快,處理後的純淨水全部裝進大碗里.

因為除去了其中的雜質和各類化學試劑,重金屬等等,純淨水並沒有1L那麼多.

對水質的把控蕭建強要比蕭銘有經驗,僅僅憑借他那個鼻子基本就能夠判定水質.

蕭建強激動地端起大碗,聞了聞,說道:"無色無味,連消毒水的味道都沒有,是純淨水!"

言罷,蕭建強再次聞了一下,激動道:"單從外觀看,是純淨水!絕對是純淨水!我們成功了!"

"來自蕭建強的震驚值:+100."

這個比較猛,直接收獲了100點震驚值,就是200點驚訝值.

蕭建強興奮著說道:"紙廠汙水可以處理了!"

在紙廠工作了一輩子的工人,紙廠不把員工當自家人看,員工卻早就把紙廠當做是家.

有了蕭建強的判斷,蕭銘也放心了.不用去質檢中心花800元堅定了,處理後的水一定是純淨水.

"爸,這是圖紙,我給你說說詳細的原理."

實驗成功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要說服紙廠能夠同意汙水處理方案,當然最終的目的還是蕭建強能夠得到廠里的重用甚至升職.

蕭銘除了詳細的為蕭建強講解設備處理汙水的原理以外,還給了他自己手繪的詳細說明書.

"主動權必須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設備可以交給廠里讓人安裝,只要吞噬1厭氧菌在你的手里,廠里就不會把你架空.另外,我會修訂菌落的數量,和廠里合作時,處理後的汙水不會達到飲用水的標准,但是能夠達到II類水標准,處理時間也會變快."

厭氧菌菌落其實是分等級的,將汙水徹底變為純淨水需要很多菌落協同合作,蕭銘按照說明書取消其中的一些菌落,汙水處理速度會加快,水質也會由純淨水降低為II類水.

純淨水拿到紙廠去太誇張,II水對紙廠來說足夠了!

蕭銘為了老爹的前途,可是費了不少心思.

蕭銘想過將科技直接高價出售給汙水處理或者環保公司,但是他現在勢單力薄很難進入這個行業,唯一的途徑就是依靠蕭建強將設備打入造紙廠.

無論造紙廠給父親的待遇低也好,高也好,都無所謂,這只是一個跳板.只要設備進去使用,引起同樣業人的關注就足夠了.

紙廠的設備只能處理到II類水,而蕭銘手中的完整設備是可以處理到純淨水.

這就是蕭家未來發達的一個機會!

蕭建強的文化程度不算高,但是長期在汙水處理車間工作,對汙水處理的各個環節的悟性還是比較高.

蕭銘汙水處理的關鍵環節就是吞噬1型厭氧菌.

蕭建強有些疑惑著說道:"蕭銘,這技術真的是老教授告訴你的嗎?"

蕭建強也不笨,如果真的是某個教授的技術,怎麼會自己不用交給交個一個高中生.

蕭銘也不打算瞞著蕭建強,說道:"爸,技術上的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可以保證,現在全世界只有我和你知道這件事."

最近一些列的表現讓蕭建強知道兒子長大了,他點點頭,"設備我明天帶到廠里去,你好好念書!今天廖老師給我打電話了,讓我們做你堅強的後盾,說只要你保證這種趨勢,高考沒有問題!"

父子兩人相視一笑.

第二天一大早,蕭銘早早去上學,昨天有不少學生加入了蕭銘的學習小組,蕭銘除了複習以外還有的忙.

蕭建強則找朋友開來一輛車,將實驗設備拉到廠里去.

"我要見廠長."蕭建強也不顧遲不遲到,換上工作服後去找紙廠的曾廠長.

紙廠在98年改制以後,已經是私人企業,但是背後的股東只在乎紙廠的利潤,紙廠的主要管理者還是廠長.

"你誰啊!"紙廠辦公大樓的接待員態度並不是很好.

別看紙廠的工人一個個貧困潦倒,沒幾件乾淨的衣服,紙廠也年年虧損,但紙廠辦公大樓的管理者們一個個卻衣著光鮮,反差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