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紙廠的汙水
g,更新快,無彈窗,!

"來自陳林的驚訝值:+30."

"來自鄭璿雨的震驚值:+25."

"來自朱浩倫的驚訝值:+40."

……

這一波,蕭銘再次收割了班上同學總共2700點驚訝值,加上前段時間積累的3100點,總共有5800點驚訝值.

最神奇的是,朱浩倫還貢獻了40點驚訝值,這個桀驁不馴相當自負的男人,也會對蕭銘的成績感到驚訝.

鄭璿雨低頭心有點亂,如果僅僅說數學和理綜的成績,蕭銘已經超過了自己,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蕭銘進步如此迅速?

廖老師說道:"蕭銘同學這段時間的進步,我想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蕭銘同學就是大家的榜樣,現在無論你的成績在班上處于什麼水平,記住你的敵人只有你自己!只要你努力,就一定會取得進步……"

廖老師這一次是發自內心的表揚蕭銘,也借著蕭銘在鼓勵班上的其他同學.

在差生圈中,學生們卻議論開來.

"蕭銘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學習方法,怎麼會進步這麼快?"

"聽說陳林和萬濤都加入了蕭銘的學習小組,最近的進步也很大,咱們要不要加入?"

"蕭銘真的願意教我們學習方法嗎?"

"去問問不就知道了?"

陳林聽著學生們的竊竊私語,用胳膊肘杵了一下蕭銘.

蕭銘說道:"願意參加學習小組的,都可以."

反正差生的每科都差,蕭銘制定的學習方案,一個人用也是用兩個人用也是用,在教學生的過程中獲得一點驚訝值何樂而不為?

果然,一下課,差生們就蜂擁而來.

"蕭銘,我可以參加你的學習小組嗎?"

"我!我報名!我也參加!"

陳林拍拍手說道:"大家都是同學,要報名的我們都歡迎!要報名的同學在我和萬濤這里登記下,報名的可以每天領取《提分寶典》,高考多考三十分到五十分不是夢啊!中午休息時分和下午晚自習前,師父會為大家講題!"

陳林一說有《提分寶典》,就算是成績中等的學生也心動了.

……

蕭建強在廠里接到了班主任廖老師的電話,電話中確定了蕭銘一診並沒有作弊.廖老師向蕭銘父母作出道歉,並且再三叮囑蕭建強一定要給孩子做好後勤保障,讓孩子在高三沖刺中全力以赴.

掛掉電話的蕭建強看著手里的試管,自言自語說道:"我就知道蕭銘不會作弊!也不看看是誰的兒子!"

"蕭哥,你手里拿個管子做什麼?"車間的小王問道.

蕭建強原本不把兒子的話當回事,但是老師打電話來後,蕭建強覺得要認真對待兒子的汙水處理實驗.

他說道:"我帶一點汙水回去研究下.小王,你說要是我們搗鼓出汙水處理系統,咱們就不用被優化了吧?"

小王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蕭建強,有些無語著說道:"蕭哥,不是我說你.汙水處理技術是咱們車間的人能夠琢磨出來的?像德國那種,以較低的成本將紙廠的汙水處理成無汙染的水,咱們國家的科學家都沒有研究出來.你我是什麼水平,你就別做夢了!"

蕭建強愣了一會兒,說道:"不試試怎麼知道!"

言罷,他在汙水出水口沉水池中取了一試管汙水.

紙廠的汙水汙染有多嚴重,從蕭建強的裝備中就可見端倪.蕭建強戴著口罩全副武裝也能聞見黃色翻泡沫的汙水強烈的刺鼻味,這是各種化學劑混合的味道.

看著相當惡心的汙水,蕭建強也有點疑惑了,這麼髒的水真的能夠向兒子說的,處理後可以飲用?

小王看了看左右沒有人,用手拍了拍蕭建強的肩膀,小聲說道:"蕭哥,其實你是咱們汙水車間的骨干力量,技術強資曆好,應該留下來,但是,哎……"

說道這里兩人同病相連.

小王說道:"我們車間的小劉,就那個劉峰就可以不被優化,繼續留在以後的汙水車間."

小王歎口氣說道:"以後的汙水車間,那家伙,全是德國進口的設備,氣味都沒有,工作環境好待遇比現在還高."

劉峰這人,蕭建強怎麼不知道,他在車間偷奸耍滑溜須拍馬就是不干活.小王和蕭建強都是老實人,最見不得這種滑頭.

蕭建強怒了,說道:"憑什麼他留下了!"

小王乾淨用手捂著蕭建強的嘴,小聲道:"你可別到處亂說,劉峰的姐姐是紙廠副廠長外面的人,這一次劉峰還准備了五千塊……"

後面的話不用不說了,大家都明白.

小王為蕭建強感到可惜,說道:"蕭哥,要麼你也走走後門?"

蕭建強氣不打一處來說道:"沒錢!銘子馬上念的大學了,我哪里來那麼多錢!再說了,一分一厘都是辛辛苦苦掙的,憑什麼給別人!"

蕭建強說道這里,心里有點發慌.蕭銘馬上上大學了,大學學費又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小王又歎了口氣,"蕭哥,你怎麼不懂得變通呢?我這里給你透個風,咱們車間很多人都准備了信封,都在副廠長那里去說情了,你想想,到時候就你我不去說請,被優化的不就是我們哥兩麼?"

蕭建強不可思議說道:"小王,你也要准備信封?"

這下小王沒有說什麼,拍了拍蕭建強的肩膀,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臭氣熏天的汙水源源不斷的從管道中排到沉水池,男人的背影在這個惡劣的環境中有些荒涼.

……

蕭銘回到家中,迎接他的是一頓豐富的夜宵.

"老師都給我說了,兒子,對不起."何慧給了蕭銘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也說聲對不起!天下哪兒有不信自己兒子的老爹."剛剛下班回來的蕭建強身上還有化學品的味道.

蕭銘也顧不得吃飯,說道:"爸,你的汙水帶回來了嗎?"

"帶回來了!"蕭建強將一升的試管放在桌上,有指了指後面的白色油漆桶,說道:"我怕不夠,又提了一桶!"

真是樸實的好父親.

"額……"蕭銘反應了一會兒才說道:"一升就夠了,我先實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