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實力炸裂(二)


"對啊!讓這位同學再做一套題不就得了."辦公室的老師紛紛附和道.

廖老師想到,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

一診的題泄露了,蕭銘很有可能提前背答案.如果蕭銘真的是作弊,那麼考一套新的試卷,他絕對原形畢露.

方老師立刻贊同道:"我同意這個做法,讓蕭銘再考一次試,就考數學和理綜吧!要是蕭銘成績和一診相當,廖老師要主動給蕭銘同學道歉,要是考得不好,和以前月考一樣,就好好查一查蕭銘一診作弊的事,該怎麼處理怎麼處理!"

廖老師點點頭,說道:"蕭銘,你說呢?"

蕭銘歎口氣,攤手說道:"你們想怎麼玩兒就怎麼玩兒吧."

"這是什麼態度!"廖老師又開會思想教育,"學習來不得半點馬虎!"

蕭銘趕緊點頭,不然一會兒唐僧念經喋喋不休,不知道又得持續多久.

這一天,蕭銘就坐在廖老師身邊的座位上做試卷,試卷是某次月考的備用卷,題絕對沒有泄露.

高三三班教室,蕭銘再次考試的事情被大家知曉.

陳林信心十足,說道:"師父一定沒問題!"

萬濤吐槽道:"學校怎麼這麼不相信人呢?難道就不允許咱們差生進步嗎?"

朱浩倫低頭寫作業一直在冷笑,他相信蕭銘一定會原形畢露.

鄭璿雨的臉色依舊不好,她聽到這個消息後,遲疑了一會兒,繼續做題.

早上,蕭銘有兩個小時做數學.恰好廖老師暫時沒有課,就在身邊監考蕭銘.

這張月考備用卷,試題難度還比一診考試難一點,有特別基礎的題也有一些比較偏的難題,不過這些題對蕭銘來說都是手到擒來.

廖老師看著蕭銘在試卷上刷刷刷寫著一點都不停頓,他有些遲疑.

他站起來,仔細看著蕭銘的答題.

這才不到二十分鍾,選擇題都寫完了.

"亂答的?"廖老師不懂數學,但是也知道高考數學選擇絕對不可能十五分鍾就寫完.

他冷笑一聲,知道蕭銘走投無路,亂答了事.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讓廖老師驚訝了.

蕭銘很快答完了填空題,又開始答簡答題,很快簡單題的第二一道都答完了.

而在草稿紙上,蕭銘打的草稿都相當工整,步驟清晰.

"來自廖永波的驚訝值:+10."

蕭銘冷呵一聲,驚訝值才10,太少了.

他加快速度大題,在二十分種內,簡答題前三道已經打完了.

"來自廖永波的驚訝值:+20."

廖老師心想,剛剛如果選擇題和填空題是亂答的,簡答題亂答也寫不了這麼多答案吧.

蕭銘重重的歎口氣說道:"這題太簡單了吧."

"挖槽!"廖永波果然被蕭銘這話震驚了.

"來自廖永波的震驚值:+20."

蕭銘暗笑,這廖老師還是有的擼,可以抖落點震驚值下來.


兩個小時的數學考試,蕭銘花了一個小時做完,將試卷交給廖永波時,蕭銘說道:"太簡單了,不足以答."

"來自廖永波的震驚值:+20."

廖老師看到蕭銘工整的卷面,又貢獻了10點驚訝值.

辦公室的數學老師都去上課了,廖老師不會批改數學試卷,他只有小心翼翼將數學試卷疊好,一會兒交給方老師批改.

"你是准備下午考理綜,還是現在?"廖老師看了看時間,現在才九點多一點,時間還早.

"現在吧."蕭銘說道:"下午還有別的安排."

口氣蠻大的!聽得廖老師一愣一愣的,又將理綜試卷交給蕭銘.

廖老師是教化學的,因此理綜的化學試卷就能夠看出蕭銘的真實水平.

蕭銘就偏偏和廖老師作對,做了生物後做物理就是不做化學.

即便這樣,蕭銘的答題速度和書寫質量還是讓廖老師貢獻了60點驚訝值.

"叮叮叮……"下課鈴聲響了,有二十分鍾的課間操時間,緊接著廖老師就要去別的班上化學課.蕭銘還有化學科目沒有做,二十分鍾是肯定做不完的.

他對一班的語文李老師說道:"李老師,你幫我監考一下,我去上課."

李老師放下筆說道:"好的."

蕭銘放下筆說道:"廖老師,你先等一等,我馬上就交卷了,唉喲,這尿憋死我了."

"還有不到二十分鍾,你能把化學做完?"廖老師詫異著問道.

蕭銘:"還行."

"什麼叫還行?"廖老師無語.

很快,他就知道了什麼叫還行.

蕭銘翻過試卷,開始寫化學題了.

第一道,按照某些性質和原子序數推斷化學元素,蕭銘回答正確.

第二道,比較負責的根據硝酸銀滴定曲線圖判斷以下說法錯誤的,蕭銘回答正確.

……

多選題,原子序和質量推斷,蕭銘回答正確.

接下來是填空題,也就是實驗類填空題.

需要書寫化學方程式的,蕭銘書寫全對!寫實驗要點和措施的,全對!一些分子或者摩爾量計算題,全對!

蕭銘的書寫速度奇快,只用了十八分鍾時間就將所有的化學題全部寫完.然後將試卷交給廖老師,說道:

"廖老師,我做完了,可以回教室了嗎?"

"來自廖永波的震驚值:+20……+20……+20……+15……"

可憐的廖老師不知道自己上著了蕭銘的道,就化學這一刻就貢獻了接近100點震驚值約合200點驚訝值,而且還在不斷的產生之中.

蕭銘留下一臉懵然的廖老師,去廁所放松後回到教室上課.

陳林在課間十分為蕭銘打了一杯熱豆漿杯,"師父怎樣?聽說你被單獨留下來老師了!"

萬濤遞給蕭銘一塊面包說道:"廖老師也太過了吧,怎麼單獨考試啊!只要成績好就單獨考試,怎麼不讓朱浩倫也試試?"

蕭銘咕咕咕喝了兩口豆漿,若無其事說道:"就是做點題,沒什麼."

上課鈴聲響起,是曆史課,也是蕭銘複習英語單詞的時候.此時他受到了數學方老師的驚訝值,知道方老師開始批改試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