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開寶箱
g,更新快,無彈窗,!

蕭銘這一天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剩下的課程要麼是文科課程要麼是自習課,蕭銘沒有表現自己的機會.

他和過去的幾百天一樣,趴在桌上打盹,養精蓄銳是次要,最重要的是開寶箱,他現在有402點驚訝值,足夠開啟兩個初級木質寶箱還剩下兩點驚訝值.

"蕭銘,你怎麼不上去講課了?"同桌的陳林哪壺不開提哪壺,"你不是最愛上去講課嗎,怎麼不嘚瑟了?昨晚上熬夜背的題目講完了沒講的了吧."

陳林成績比蕭銘要好一點,班上排名第66位列倒數第二,他見今天蕭銘的表現很是嫉妒,忍不住要打擊下蕭銘的積極性.陳林剛剛想了半天,覺得成績倒數第一的蕭銘絕對不可能腦子開竅了,一定是他昨晚背了今天要講解試卷的題目,所以才有這樣的表現.

但是蕭銘為什麼會這樣做,陳林就沒有多想了,他的腦子只能思考到這一步.

回答陳林的是蕭銘威力驚人臭屁,剛剛喝了冰冷的營養快線,自己羸弱的腸胃還不怎麼接受得了,下腹難受了半天了,通氣後暢快多了.

"好臭!好臭!"

"誰放的屁!"

周圍的人一下如炸貓一般的鬧騰起來.

蕭銘捂著鼻子用洪亮的聲音先發制人說道:"陳林,味兒很大誒!"

班上的學生猛然一下都捂著鼻子厭惡著盯著陳林,似乎自己也能聞到臭味.

"不是我,不是我!你們盯我做什麼!"陳林尷尬地不斷解釋,可惜屎盆子已經扣在了頭上,解釋不清楚了.

曆史老師扶了扶眼鏡,拍拍桌子說道:"陳林,放屁外面去,別影響課堂紀律!"

全班同學哄堂大笑.

蕭銘繼續閉眼,想著要不要開寶箱.按照現在的進度,獲得一千點驚訝值並不容易,因此先開兩個寶箱看看情況再說.

蕭銘使用400點驚訝值兌換了兩個初級木質寶箱.

打開第一只木質寶箱.

"獲得精神試劑X4.說明:潘沙星最廉價的精神試劑,有滿足機體所需能量,激活大腦,提高記憶力和思考能力等作用."

蕭銘心中一陣激動!

果然出現了潘沙星的科技產品!

自己猝死時的模糊記憶是真實存在的!

"精神試劑是潘沙星最廉潔也是最受貧民歡迎的飲品,試劑的功能正如上所述.貧民很多時候沒有錢購買高級的能量試劑或者能量塊,就以低級精神試劑充饑."

在低級的產品,在這里也是寶貝啊!總比鄭璿雨喝的用香精和色素勾兌的飲料好吧.

蕭銘打開第二只寶箱.

"獲得低級科技產品兌換幣一枚.說明:低級科技兌換幣可以兌換潘沙星任何一樣低級的科技產品,請在最需要的時候使用.後附:低級科技產品名目表."

蕭銘翻閱了下低級科技產品名目表,都是潘沙星最低等的科技產品,例如永遠不用換筆芯的簽字筆,可以自己收集空氣中水分子後彙集成飲水的水杯等等.

蕭銘並不打算使用兌換幣,就像說明說的那樣,在最需要的時候使用.

至于能量試劑,蕭銘選擇了"取一支".

一支精神試劑居然出現在了自己的手中.這也是最大的驚喜!也就是說,游戲中的物品是可以實際取出來的.

蕭銘身體本來就虛弱,急需要用精神試劑改善自己的體質.

晚自習下課後,蕭銘隨著人流騎著自己早已經鐵鏽的自行車回家.

在學校門口,蕭銘看到了鄭璿雨家開著小汽車來接她,朱浩倫家也是開著汽車來接他回家,還是褲衩標致樣的汽車,貌似很貴.

能夠開奔馳寶馬的,家境都比較好.

蕭銘還知道,成績爆好的鄭璿雨為什麼不去教育質量最好的一中念書而是來三中?是因為三中的鄭副校長就是鄭璿雨的父親,在這里她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顧.而朱浩倫是因為在滬市某所國際學校出了點事,找關系才回到三中.

蕭銘的家離學校需要騎行半個小時,位于江城市東城區的紙廠家屬院.

老舊的紙廠家屬院建造于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里面居住了江城紙廠大部分的員工,家屬院的樓房是小六層磚混結構.外牆的灰色磨砂石已經開始脫落,露出里面紅色的磚牆.

九十年代末期一波企業改革潮過後,紙廠有膽子有知識的人都下海經商或者跳槽到別的企業,有了經濟基礎後,大家也把家屬區的住房或轉賣或者出租給附近農村進城的低收入人群,紙廠家屬區顯得尤為衰敗.

小區的綠化早就被野草或者淤泥取代,里面全養著這里住戶喂養的雞,鴨,隨處可見的垃圾和雞鴨糞便似乎在告訴蕭銘,這里不是居住的小區,是菜市場.

蕭銘到家已經九點半了,父親蕭建強還沒有回來,紙廠生產車間上班是三班倒,作為廠里的一線技術人員.蕭建強一個月要上八到十個夜班,每月工資5200元,是家里絕對的頂梁柱.

而蕭銘家位于底樓一室兩廳的房子是曾經在紙廠做到中層的蕭銘爺爺留下的.蕭銘還有一個小姑和一個大伯,兩人都在江城市里有住處,所以這座陋室就暫時歸照顧蕭家爺爺終老的蕭建強一家人居住,但是目前房屋的產權還是未定論,家中條件較好的小姑和大伯並沒有放棄對這處房產的所有權.三人還為這事爭吵過幾次,目前大家的關系很僵.

客廳昏暗的燈光似乎預示著蕭家的貧寒,母親何慧見兒子回來,趕緊從沙發上起來到出發給蕭銘熱夜宵.

進入高三後,每天晚上都能夠吃夜宵是對蕭銘的特殊照顧.

棒子骨燉白菜還有一碗白米飯,是何慧能夠拿出最好的食物.

"晚自習餓了吧,吃了再去寫作業."

蕭銘的內心閃過一絲暖流.

匆匆刨了兩口飯,蕭銘就回到寢室,他實在不忍心對何慧說:"媽,謝謝你一天一碗骨頭湯,你兒子這次月考又是倒數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