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爪,探病ing
g,更新快,無彈窗,!

"想事情呢啊!想什麼大事居然連大骨頭都沒胃口啃了?你若不喜歡吃就給我,我待會兒送去給大喵."

金子腳丫拍著凳子,賤兮兮的笑著.

"不,不行!"不能給這根,這根我啃過了,不可以給大喵.

金子似乎看出他的那點小心思,樂呵不已.

哎,齊大喵和豆豆果然不打不相識.

怕是早在見第一面的時候,就已經……

"金子別逗他了,快點吃,等下去看看大喵."雪獅看著豆豆如此窘迫,便出言解圍.

豆豆聽到此言,也連忙吃起來,先填飽肚子再說.

他要去探探齊大喵,不管怎樣,自己在齊前輩那里也是齊大喵的"童養汪".

自己去關心一下齊大喵,不為過吧?

飯畢,三只便結伴前去院長那邊打探消息.

"咦,這不是那個火狐柏祁嗎?她怎麼了?"

金子看到柏祁落魄的走在路上,孤零零的讓人不禁想上前安慰她.

豆豆看待柏祁的目光都有些發直,雪獅和金子相顧無言.

果然是狐狸精!

都這般狼狽了還能勾引妖.

金子一腳踹向豆豆,沒好氣的說道:"走了!"

豆豆干咳一聲,連忙跟上她們,真是,金子越發高傲與女王了!

來到院長辦公室這,才發現前院哪里都沒有人.

"去哪兒了?咦,在後院!"豆豆嗅了嗅,篤定道.

金子一臉得意,看向雪獅滿是炫耀.

看,帶只汪是有好處的吧?

後院里,一片甯靜,三只走進來也是躡手躡腳,生怕吵到人.

齊晟若有所感,便從房中走出.

"你們來看大喵的?"齊晟聲音不大,一聽便知是刻意壓低.

金子點點頭:"大喵還好嗎?當時柏祁出手太快,我們還沒反應過來,大喵就已經受傷."

"不怨你們,謝謝你們來看她,不過她現在不方便見你們.恩,這幾天她住我這,等傷好了我再讓她回去."

齊晟蹲下來,在金子的頭上摸了摸,又撓了撓豆豆的下巴,最好看了一眼雪獅卻沒有動手.

恩,雪獅個頭大,摸她頭他還需要站起來.

"那我們便回去了,齊前輩,若是大喵想見我們,就叫我們過來就好."金子非常有禮貌的頷首.

果然沒有齊大喵在,金子也變得正常了些.

走出院落,金子略擔憂的看著身後大喵的住所處.

她總感覺齊大喵的傷不輕,畢竟柏祁乃是三品戰王的修為,而齊大喵進入一品也不過才月余!

不過,又想到剛剛見到齊前輩時,似乎沒有憂慮的神色,她便又放下心來.

今日大喵受了委屈,她們也很心焦.

"師父,是金子姐和雪獅姐來看我了?"齊大喵小憩了片刻,剛剛外面的聲音吵醒了她.

哎,隨著修為慢慢增長,這聽力也好,嗅覺也好,都顯得十分靈敏.

睡個覺,有點動靜便能醒.

"恩,她們倆,還有豆豆."齊晟壞笑,"看來豆豆對你很上心呢!"

齊大喵似乎沒聽出齊晟的意思,只是憨憨的嚷嚷:"師父我餓了!我要師父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