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爪,妖修學院的八卦小妖精們
柏祁驚恐的瞪大眼睛,她不相信,一直寵愛自己的煥火院長竟然會這麼處置她! 關小黑屋,或者任何懲罰都可以,可是,他居然要自己離開這里! 這里是她從小到大的家,她出去了又能去哪? 她不要離開! 不要離開學院,不要離開煥火院長,不要離開……廬山. 看著柏祁淚眼婆娑的樣子,煥火尊者滿是不忍. 雖然他活的久了,也該看開一些生死離別. 可有時候就是那麼奇怪,總是在不經意間,在乎了某個人,某件事,就在也無法自拔. 煥火尊者歎口氣,便徑直去後院看廬山. 只留下齊晟與柏祁在那. 但是煥火尊者很安心,他知道剛剛的決定齊晟沒有反對,那麼肯定不會再為難柏祁. 齊晟冷哼了一聲,睥睨的看了她一眼,"好自為之!" 也就是煥火尊者,若換了別人,哪能就這般算了? 他才沒工夫在這浪費時間,大喵還在房間等他. 齊晟走後,柏祁目光呆滯,傻傻的蹲在那,好似身體被掏空一般. 齊晟來到房門口,看到食盒還在門口放著,驚疑片刻,這才提起食盒走進房間. "原來是睡了呀!"齊晟搖頭笑著. 昨晚齊大喵因為要上課,興奮了大半宿,如今回到齊晟身邊,便擋不住了那困意. 這邊煥火尊者和齊晟各自照看自己家的寵徒,食堂那邊,則熱鬧出了新高度. "你們聽說沒,剛剛在來食堂的路上柏祁打了廬山的母貓哎!" "等等,信息量有點大,你慢慢說!什麼是廬山的母貓!" "廬山的母貓?就是咱們群里那只橘貓!對詩對的老有才的那個!" "啊!是她!她真的好聰明!不對!她怎麼就是我男神妖的母貓了?" "聽說煥火院長想與齊晟前輩結親,原來是真的啊!" "柏祁師姐那麼愛廬山,她肯定很難過才這麼做的吧?" "柏祁師姐很厲害,不僅傷了齊大喵,還把廬山給傷了,真不知道柏祁師姐會受到什麼懲罰." 金子蹲在凳子上,咔嚓咔嚓啃著胡蘿蔔,心里卻是極其無語. 多大點事兒,就被傳成這個樣子. 沒看到一旁的豆豆連啃骨頭都沒心思了麼! "喂,豆豆,你在想什麼?"金子看著豆豆,只見他的臉丟埋在大骨頭上還恍然不知,這才問道. 豆豆晃了晃神,搖搖頭:"沒事!" 沒事? 你這樣滿臉都寫著我有心事,還沒事!騙鬼呢! "你是不是喜歡齊大喵?"雪獅優雅的吃著大盆肉肉,咽下去後才插話. 豆豆聽到這話如同被踩了狗尾巴,頓時跳腳. "我才沒有!齊大喵那麼壞,我怎麼可能喜歡她!" 性子惡劣,脾氣暴虐,滿腦子惡作劇,吃貨,懶,死肥! 渾身上下都是弱點! 他這不可能會喜歡她! 何況,種族不同,談什麼戀愛! 金子哦的拉長聲音,笑眯眯問:"那就是不喜歡咯!既然不喜歡,你這愁眉苦臉給誰看呢?" 豆豆焦急的有些磕巴:"我,我想事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