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爪,把豆豆嫁給你怎麼樣?


齊大喵不知為何,總感覺這兩只鼠類的目光有些不對勁.

似乎是在鄙夷?

也不像啊!

是的,他們在鄙夷,不就是個樓梯!

他們分分鍾給你爬個看啊!

于是,齊大喵就看到兩只鼠類晃晃悠悠,挪著肥胖的身體,就跟液體一樣,緩慢的朝著樓上湧了上去.

"我的天吶!太不可思議了!"齊大喵抬爪捂嘴,驚訝道.

金子跑過來,看到齊大喵盯著樓梯看,頓時也驚呆.

這兩只鼠類沒有骨頭的嗎?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好厲害的樣子!"金子感歎.

"要是會這樣的技能,以後再遇到各種情況,直接變成一灘,就可以逃過去呀!"齊大喵爪子敲著地面,在琢磨著什麼.

比如,將來自己的技能可以做到這一點,她一定要把豆豆液化,丟到桶里去!

"晚了,早點休息,順便問問齊前輩什麼時候解決掉銀卦趕過來."金子說罷便回自己房間去了.

齊大喵默默回到屋中,發現自己昨晚折騰亂的屋子收拾的十分整齊.

雪獅干活的速度太利索,導致她都不知何時打掃的.

"師父,山洞是您布置的?"齊大喵躺在床上,抱著手機發私信給齊晟.

過了好半天,齊晟才回道:"我剛教訓完銀卦,現在准備去黃山那里."

"山洞是我布置的,喜歡嗎?"

齊大喵樂滋滋道:"喜歡."

"你喜歡就好."齊晟回複,"還有那兩只鼠類送給你玩的,隨意處置."

意思就是說,那兩只鼠類就是給你玩的,烤著吃也行,帶在身邊玩也成.

只要你開心就好.

"師父,喵喵好愛你呀!麼麼噠!"齊大喵開心的回複.

"對啦,師父你什麼時候來看我?"

齊晟過了片刻,道:"明天吧,我和黃山還有事情要講."

"師父和黃山前輩有什麼好講的呀?"齊大喵疑惑問道.

"大喵,你覺得豆豆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我是說,你覺得豆豆可愛嗎?喜歡和他一起玩嗎?"

"還好啊,他很好欺負!"

齊晟似乎收到了一點點打擊,好半天才回複:"好吧,那麼,把豆豆嫁給你怎麼樣?"

齊大喵:"……"

喵了個咪的!我看到什麼了?

師父不是找黃山前輩有事嗎?

要把豆豆嫁給自己又是什麼情況?

她是不是回複一個"好"字,師父就可以把豆豆嫁給自己?

為毛不是自己嫁給豆豆,而是要豆豆嫁給自己?

這都什麼呀?

"師父,師父,我不要娶豆豆!"齊大喵有點慌.

這次師父考慮的是豆豆,將來還指不定要給她娶多少個,那簡直太可怕!

何況,在她的心里,師父才是最重要的,沒有之一.

"不喜歡豆豆啊?沒關系,先給你儲備下,以後長大了,你再考慮."

"那,好吧(∩.∩)"齊大喵回複.

其實,一想到豆豆將來是自己後宮一員,她就覺得開心.

以後可以名正言順的欺負豆豆了!

想到將來的某一天,可以每天欺負豆豆,哇咔咔,好幸福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