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爪,長毛?不然剃了吧!
"你們倆別扭什麼,趕緊的!"齊大喵齜牙咧嘴威脅道. "我不要和他一起洗!"皮卡委屈的豆大的淚珠往下掉. 金子突然想起一件事,道:"算了,我洗好了,皮卡你來我這里." 齊大喵不解,金子把自己裹在一塊大毛巾內,拉著齊大喵走出浴室. "他們倆一公一母,放你和豆豆一起洗澡,你樂意嗎?"金子擦著自己的長毛,和大喵解釋道. "當然~不樂意了!"齊大喵邁著貓步走回沙發邊. 她看到干乾淨淨的沙發,遺憾道:"可惜我的畫作就這樣被雪獅姐姐給收拾乾淨了!" 不過,要她和豆豆在一起洗澡? 開什麼國際玩笑,她不跟豆豆大戰三百回合才怪! "也不知道豆豆回家沒."齊大喵突然之間有些想豆豆. 沒有豆豆的日子也挺無聊,哪怕有兩只鼠類,也無法解除她內心的狂躁不安. "你想他啦?你這算是虐戀情深嗎?"金子爬上沙發,繼續擦毛. 她現在很羨慕齊大喵,短毛就是這麼任性,一甩就干. 哪里像她長毛,必須要用吹風機才行. 說到吹風機,她要去找雪獅要一個,雪獅那麼修長的毛發,肯定也用的. "什麼虐戀情深,你會不會用成語啊!明明是歡喜冤家,咦?這也不對,是生死仇敵,咳咳,還是不對……" 齊大喵跟在金子身後不停嘮叨著,始終想不到一個正確的成語. "雪獅,借你的吹風機一用."金子一路走來,水滴答一路. 雪獅憂傷的歎口氣:"我這輩子究竟造了什麼孽啊!" "吹風機個頭大,我拿著,你站在風口上就行了."雪獅去取了吹風機,道. 這吹風機和平常家里大小一樣,只不過對于一只肥兔子來講有點大. 雪獅打開開關,金子就跑到吹風機的風口享受著溫暖的風. "你說你這麼長的毛,干脆剃了得了!"齊大喵來到金子身邊,蹭吹風機的風. 一個風,也要蹭,金子表示鄙夷. "你怎麼不剃毛!"金子大吼. 齊大喵哼哼唧唧道:"我短毛,不需要!" "人都說,毛發長見識短!說的就是你!"齊大喵咧嘴,這話貌似是這麼說來著. 金子一腳踹走齊大喵:"那是人類!我們是妖族,妖族!" 雪獅無奈的一爪舉著吹風機,一爪支著自己的大腦袋,很是無語. 她一身長毛招誰惹誰了! 在冬季冰冷的天氣下,她是最不懼嚴寒的! 她毛發長,她驕傲好嗎! "大喵你若是閑得無聊就去看看那兩個鼠類洗好沒有,可別逃掉了!"雪獅忙支開齊大喵. 她實在不想和齊大喵討論毛發長短的問題,完全沒意義. "對哦!皮卡和串串還在浴室!"齊大喵轉頭就走. "小老鼠,上燈台,偷油吃,下不來,然後忘詞啦!"齊大喵一邊溜達著前往浴室,一邊念叨著. 齊大喵來到浴室門口,大喊:"兩只小鼠鼠,你們洗好澡澡沒?" 皮卡:"……" 串串:"……" 哪里來的幼稚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