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爪,串串和皮卡
一個江湖經驗為零的齊大喵胡鬧,她們倆若真也跟著胡鬧,怕是早死不知多少回了! "跟緊我,不要胡鬧!"雪獅感覺心很累,這貨,真是夠添亂的! "好的!"齊大喵高高興興的道. 這里可是她師父的地盤,哇咔咔!這麼高大上的事情,真不愧是她齊大喵的師父! "稍微慢點,里面似乎有些不對勁."雪獅走著走著,便感覺里面的氣溫驟然降低,便警醒道. "好冷!"齊大喵抖了抖身上的毛,短毛就這點不好,稍微冷一些就感覺這身皮毛沒了用處. 金子是長毛兔,毛發特別飄順,搞的齊大喵總是很羨慕. 雪獅更是如此,好似洗澡都用洗發水一般,毛發老順滑了! 也不知道雪獅那麼大個頭,洗發水是不是會用的很快. "噗!"雪獅又走了十幾步,在看到里面的場景時頓時笑噴. 大喵反映慢,金子飛快躥到前面,呆愣了下,也噗的一聲笑出來. 齊大喵一臉懵逼,這是弄啥呢? 待她上前,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目瞪口呆. 師父啊!您老人家要不要這麼誠實啊! 是的,眼前的場面如同齊晟師父他老人家所言! 兩只耗子! 一只松鼠,一只倉鼠! 這果然是一盤菜啊! 是烤著好吃,還是煮了吃? 這兩只圓滾滾的體形,加起來也有齊大喵那般大的身材. 若烤出來,滋滋冒油,再撒上辣椒粉和孜然,嘖嘖,這味道,肯定美極了! 不對不對,還要再加上胡椒粉,味道會更美! 再加上蘸醬,咂嘴,好餓! "大喵!看你把他們嚇得!"金子用耳朵拍了拍齊大喵的頭,笑道. 這笑容,怎麼這麼壞呢! 金子你是一只兔,不吃肉的啊,干嘛笑的那麼猥瑣. "我沒嚇他們,我很好奇,他們為什麼緊緊抱在一起,還瑟瑟發抖!"齊大喵疑惑問道. 雪獅抬爪子拍額頭道:"你是貓,他們是鼠,怕你不是應該的嗎?" 哦,也對! "一只倉鼠,一只松鼠,好好玩,這樣吧,我們把他們帶回去玩好不好?"齊大喵的眼睛亮晶晶的,盯著他們兩個看. "不,不要!求放過!"倉鼠嫩嫩的蘿莉女聲,讓人聽著好似齊大喵在欺負她似的. 松鼠擋在倉鼠面前,是一個正太聲音,"要帶走,就帶我走,放走皮卡!" "皮卡?皮卡丘?"金子疑惑的看著後面那只倉鼠,疑惑不已. "是皮卡!"倉鼠皮卡弱弱的回道. "這倆居然都有了靈智,帶回去玩!放心,我不會吃了你們的!"齊大喵把自己的目光放的溫和一些,希望可以感動眼前這兩只. "啊啊啊!好可怕!她在對我們瞪眼!串串,寶寶怕." 倉鼠皮卡嚇得瑟瑟發抖,躲在松鼠串串的懷里好不可憐. 齊大喵這次才真正瞪眼,她哪里可怕了啊? 松鼠串串渾身的肉都在抖,"求,求你放過我們吧,貓大人!" 說罷,他和倉鼠皮卡抖的更加厲害. 齊大喵滿心郁悶,都說老鼠見貓害怕,可沒聽過倉鼠和松鼠也害怕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