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爪,神經質的種族
g,更新快,無彈窗,!

齊晟簡簡單單發過來二字,齊大喵一頭霧水.

不用,是什麼意思?

不用准備?

那不是坑喵嗎?

"啥?"齊大喵回複.

齊晟微微一笑,道:"那個地方我去過,三浪知道,是他告訴雪獅的吧?那里沒有危險,只有兩只剛修煉的小耗子,對于你來說,正好是盤菜."

正好是盤菜!

可是本喵只喜歡吃魚,不喜歡吃耗子的嘛!

"師父,我知道啦!"齊大喵回複之後把手機收好.

齊大喵抬頭,和雪獅和金子的目光對上,疑惑問道:"你們看我做什麼?"

"你問了我需要帶什麼東西嗎?然後,就低頭玩手機,和你家師父聊天!你說我們盯著你干嘛?"金子怒道.

不就是有師父嗎??有什麼了不起!

要不是金卦算仙這個老不死的不會用手機,她也要秀一波師徒恩愛!

雪獅此時是郁卒狀態,單身獅神馬的最討厭那些秀各種恩愛的家伙!

"噢!"齊大喵呆呆的哦了一聲,"師父說什麼也不用准備,明天直接去就好."

雪獅點點頭,環顧一下客廳,終究還是沒忍住,去收拾了.

"咱們一人一間房!我住一樓,上二樓好費勁."金子指著挨著廚房一側的房間道.

"我也一樓,雖然不怕爬樓,但是感覺有你在,還有些安全感."齊大喵從沙發上圓滾滾的翻下來,打算去看看自己的房間.

雪獅愣了下,笑道:"大喵你還需要安全感?"

齊大喵仰起頭,傲嬌道:"對呀,寶寶還小,需要大姐姐的保護!"

金子一個趔趄,從沙發上掉下來,咚的一聲腦袋砸在了地上.

"你作為一只貓,已經成年了!"金子爪忙腳亂的爬起來鄙夷道.

齊大喵來到雪獅身邊,抱著她的大腳丫道:"那我跟雪獅姐姐睡!"

"不怕我半夜翻身壓到你,便來吧!"雪獅壞壞的笑道.

她這體重,壓過去直接是肉餅了!

齊大喵張大嘴露驚訝狀,還是不要了!小命重要.

第二日,齊大喵起了個大早,來到別墅外的草地上,懶懶的伸個懶腰,渾身筋骨都在叫囂著舒坦!

伸完懶腰的齊大喵就勢一滾,在草地上滾來滾去,玩會兒尾巴,再咬幾口.

金子出門時,正好看到齊大喵蠢蠢的咬著腳趾.

唔,都是有靈智的貓了,為何感覺齊大喵依舊是一只蠢笨傻貓?

是不是靈智開啟的時候出現了問題,造成她靈智殘缺?簡稱腦殘?

看樣子得空需要和齊前輩探討一下這個問題了.

不對,齊大喵這個種類貌似都是這樣吧?

精神質的種族!

還是不要去探究比較好.

"傻貓,吃飯了!"金子來到齊大喵身邊,從空間項圈中取出胡蘿蔔咔嚓咔嚓啃著.

齊大喵翻了個跟頭,腦袋上頂著一根草,右後腳不小心踩了尾巴,又把自己絆了個跟頭.

"蠢!"金子撫額,她果然還是需要和齊前輩商討一下比較好.

"我們准備一下,出發!"雪獅走出來,精神煥發的說道.

齊大喵爬起來,與金子一起湊在雪獅身邊,准備前往那副本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