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爪,離家出走的傻豆豆
g,更新快,無彈窗,!

豆豆轉過身,看到了狼狽不堪的金子和齊大喵,頓時把剛剛喝下的一口果汁笑噴出來.

"嘖嘖,你們這是剛從糞坑里刨出來的嗎?"豆豆此時仰著躺在沙發上,露出雪白的肚肚,當然還有腿間的小豆豆.

雪獅歎口氣,看樣子豆豆又離家出走了!每次也不走遠,都是來她這里坐坐,等著黃山真人來接他回家.

"大喵,金子,我帶你們兩個去洗澡."雪獅笑道.

她打算無視豆豆這個逗逼,免得大喵和豆豆又打起來.

齊大喵挑釁的看了一眼豆豆,便隨著雪獅去洗澡,順便處理一下身上劃破的傷口.

不管怎麼樣,她終于在這場空難中活下來了呢!

"金子姐,銀卦的飛劍在咱們這,不放它回去沒事嗎?它自己會回去嗎?"齊大喵泡在雪獅的洗爪盆里,問道.

獅子有洗澡盆,但齊大喵和金子個子小,用洗澡盆也只能放個水底,洗著也不舒服.

于是雪獅便把她平日洗爪的盆子拿出來,給她們倆做洗澡盆用.

金子擺擺爪,嗤笑道:"不是我小看他,這飛劍可是我主人金卦算仙給他的,我也是可以用的!只要我不把它放走,它就會一直乖乖在我身邊."

"哇哦,好厲害呢!"齊大喵大圓眼盯著金子,越發崇拜.

"那是必須厲害!"金子仰頭,很是得意.

兩只洗好,又上了藥,這才清清爽爽來到大廳,坐在沙發之上.

"豆豆,你怎麼會在雪獅這?"齊大喵冷哼一聲,問道.

"這是黃山大傻給雪獅的,我憑什麼不能在這?"豆豆伸爪,從零食袋中撈出一片薯片丟進嘴里.

齊大喵湊過去,伸爪撈,丟嘴里,咔嚓咔嚓……

"誰讓你吃我的零食了?!"豆豆將袋子抱住,不依不饒的問道.

齊大喵上前一步,道:"就吃,你能怎麼滴?再說,你現在是在雪獅家,這里的東西都是雪獅的,包括這袋零食!懂嗎?笨蛋!"

豆豆哼了一聲,不甘示弱的站起身,回嘴道:"別的我不管,但是現在這袋零食就是屬于本汪的!想搶走?沒門!窗戶也沒有!連貓洞老鼠洞都沒有!"

齊大喵伸爪子就把零食袋搶過來給了金子,道:"有種你跟金子姐搶,你個才一品的豆渣!"

"噢,對了!我聽說半年前你都是一品了呢!不過離家出走時吃錯了東西拉到腳軟,還被人抓住打算做狗肉火鍋啊!?"

齊大喵說罷,便跳到金子身後,挑釁的看著豆豆.

豆豆這個氣呀!

雪獅這個二貨怎麼什麼都跟她們倆說!

還有這傻貓居然找了一只二品兔子做後盾,真是貓仗兔勢,欺汪太甚!

兔子瞥了豆豆一眼,打開零食袋和齊大喵啃了起來.

金子是知道豆豆的,但是這是第一次相見.

這只豆豆,嘴欠,還喜歡欺負大喵,哼,拿小本本記上,豆豆是壞豆!

自己是齊大喵的金子姐,以後這壞豆還想欺負大喵,也要問她同不同意.

雪獅這時候叼著一個超大個塑料袋,跟她的個頭差不多大,里面目測放著幾十大袋零食.

"別吵,給,吃吧!"雪獅笑眯眯的看著他們.

有幾個小伙伴和自己玩,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