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爪,借運輸飛劍
g,更新快,無彈窗,!

齊大喵遺憾的只帶了自己和金子的窩,其他東西一概沒帶.

當然,她們的空間靈盤或者項圈內可是都裝滿了吃的,餓是餓不著的!

"離家出走!離家出走!嘿呦嘿呦!"齊大喵扭著身體,跟著節奏打著拍子.

金子翻個白眼,傻貓!

"銀卦快到了!"金子看著手機,隨時和銀卦保持著聯系.

"離家出走!離家出走!嘿呦嘿呦!要到了?我們是不是也要出發?"齊大喵繼續扭著,尾巴在身後不斷舞著.

金子點點頭,一蹦一跳的往外走.

齊大喵也不繼續扭了,連忙跟上.

兩只一路上大搖大擺,跟平日沒什麼兩樣,眾位弟子一個個都習以為常,並沒有感到特別之處.

走到大門時,齊大喵疑惑道:"就這樣從大門出去?"

"不然嘞?其他地方都有護派陣法,你出去個我看看啊!?"金子鄙夷的看著齊大喵,這傻貓真是沒救了!

齊大喵怔怔的發呆,是呀,她腫麼忘記了這一點?

屁顛屁顛跟在金子身後,兩只在走到大門時,便被守門弟子攔了下來.

"你們這是要出門?掌門師伯知道嗎?"守門弟子蹲下,很順手在齊大喵的身上摸來摸去.

整個太行派的弟子見到齊大喵幾乎都是這個動作.

金子指著門外站著的銀卦道:"我們要去見他,他是我主人的徒弟,是來給我送東西的!"

那名弟子側頭,看到了那位身著大花褲衩,白背心的男子,心下頓時了然.

銀卦剛剛來此,他便詢問了目的,不然也不會任由外人站在門口.

"吶,我去了呀!"齊大喵揮爪,同金子就這樣離開了太行派O(∩.∩)O.

"銀卦前輩好久不見!"齊大喵來到銀卦身前,抬爪子打了聲招呼.

金子蹲坐在齊大喵身邊,語氣拽拽的道:"銀卦,飛劍帶來了?"

銀卦內心已開啟彈幕,這蠢兔子,老紙早晚有一天要燉了你!拽什麼拽!

"帶來了,已經定好坐標,只要輸入靈力便可激活飛劍."銀卦將那柄會撒嬌的飛劍遞到兔子面前,笑道.

不過,怎麼看這個笑容都有一些不對勁呢?

齊大喵感覺銀卦似乎有問題,但是偏偏又說不出是怎麼回事.

"謝啦!我這就和大喵走了,你先回去吧,到時候我們到了目的地,就會把飛劍送走."金子抱過修長的飛劍,然後揮了揮短小的前爪示意銀卦可以滾蛋了.

銀卦並沒有離開,他需要看著這倆貨離開,准備了這麼久,不好好觀摩一下怎麼可以呢?!

齊大喵來到金子身邊,金子將飛劍丟在地上,可憐的飛劍抖了一下便安靜下來.

兩只一前一後走到飛劍之上,有點窄,萬一半路掉下來怎麼辦?

"金子姐等下."齊大喵伸爪子抱住金子,阻止她啟動飛劍,忙道.

"又咋了?"金子回頭問道.

齊大喵吞吞口水,然後從靈盤中取出一節繩子,將自己的腰綁好,另一端綁在了飛劍把上.

"好了!"齊大喵趴在飛劍上,整個貓都癱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