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爪,千年胡蘿蔔
"怎樣?厲害吧?跟姐學著點,以後教你更多東西哦!"金子鼻子抽動,顯然很是歡愉. 齊大喵點點頭,金子雖然有些話嘮般的傲嬌,但是作為朋友,她這個兔當的還是蠻好的. 夜晚降臨,一貓一兔也沒去別處禍害,就在屋中靜靜等待. 嗖嗖…… 一連串的破空之聲想起,哐當! "這是怎麼了?"齊大喵一臉疑惑的看向窗外. 只見一柄飛劍上面吊著一個小包裹,正奮勇的紮著太行派的禁制. "哎呀,忘記這里還有禁制呢!"齊大喵一拍腦袋,翻了一個白眼兒說道. 金子揮舞著小短爪,問道:"那現在的該怎麼辦呢?" "看樣子只能找掌門師伯了,你在這里等著我去去就來."齊大喵說罷,便朝著主殿飛奔而去. "掌門師伯!掌門師伯!我們有一個快遞到了,可是有禁制進不來!"齊大喵跑到奶騎真人高某某身邊賣萌道. "知道了!"高某某後退幾步,遠離了齊大喵一米距離,這才說道. 高某某微合雙目,雙手飛快結印,最後劍指指天,半空中那柄飛劍便飛速進入禁制之內. "多謝掌門師伯!你笑起來很好看,沒事多笑笑嘛!這樣板著臉顯老!"齊大喵一邊往外跑一邊留下一句話. 高某某捧著自己的臉,翻了個白眼. "金子!收到沒?"齊大喵奔回自己的院落,便大吼大叫道. 她發現自從沒有齊晟的管束,越發的覺得自在. "收到了!"金子的聲音里透露著無奈. 齊大喵走進屋子,才看到那柄飛劍正撒嬌似的湊在金子跟前,蹭啊蹭的. "它在做什麼?"齊大喵納罕,莫非這飛劍是喜歡上金子了嗎? "沒看到這貨在膩著我嗎?我感受到了它的情緒,似乎在撒嬌,又似乎在求安慰!?!"金子嫌棄的看著身邊的飛劍. 齊大喵看了一眼蹭金子的飛劍,來到另一側,笑道:"估計是剛才飛不進來,心情不好?受到打擊了?" "估計是!" "金子你拆包裹了沒?"齊大喵比較關心這個. "剛和銀卦溝通完開啟包裹的禁制,喏,一根千年胡蘿蔔!他有這東西一直都沒孝敬我,哼╭(╯^╰)╮"金子傲嬌的抖著鼻子,太過分了! "千年胡蘿蔔?這東西算靈藥嗎?"齊大喵撓撓下巴,別被銀卦給耍了. "應該算吧?管他呢!我先吃了,沒用再找他算賬也不遲."金子聞著胡蘿蔔,很是激動. 這胡蘿蔔,一看就有食欲,一聞就想一口吞掉. 齊大喵點點頭,反正坑的是金子主人的徒弟,她才不管那麼多呢! "我守著你,你吃吧!"齊大喵趴在床的另一邊,前爪相疊,默默看著金子. "大喵你先把這柄飛劍搞走,我沒法專心服用."金子剛想吃,就感覺到飛劍不停的蹭著自己. 麻蛋,居然吃老娘豆腐! 齊大喵伸手抓住這柄劍,然後道:"哪來回哪去,別在這蹭來蹭去的!" 這柄飛劍似乎聽懂齊大喵的話,便扭捏半天,離開金子身邊,然後慢悠悠的飛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