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爪,奶騎掌門
"師尊,怎麼辦?要不要告訴齊師叔?"護園弟子哭笑不得的看著一貓一兔將胡蘿蔔地啃了一番,哦不,墾了一番,這簡直就是胡鬧! "去請齊師弟過來."護園弟子的師父沉吟半晌,最終說道. "是!師尊!"護園弟子抱拳,便離開大殿. 一刻鍾後,齊晟朦朧著雙眼,頭頂一只貓,肩膀立著一只兔,活脫脫就是一個貓奴兔奴! 還能不能有點出息了! "掌門師兄,發生了何事?"齊晟抱拳問道. 他面前的這位,正是太行派的掌門,身著一身道袍,形體微微發福,笑起來還有一對酒窩,威嚴在這個掌門身上絲毫看不出半分. 掌門名高某某,沒錯,姓高,名某某,道號奶騎真人. 名字已經夠讓人瞠目結舌,然其道號又更加令人不解. 傳聞奶騎真人的老婆生下一個女孩便閉關修煉,把個奶娃娃丟給他來撫養. 偏他舍不得交給門派里的女人喂養,便親自奶孩子,用奶瓶奶孩子! 而他自詡是個有騎士精神的人,因此,眾人私下都叫他奶騎真人. 他如今也有五品靈皇的修為,在同輩弟子中已然十分出色,再加上他為人謙遜有禮,正直,便被大家推舉成為掌門. 沒錯,太行派實行的是選舉制度. 這樣,便不會出現不服眾的曆史難題了! 話說此時的他板著臉,神色極為嚴肅,"齊師弟!" "咋?"齊晟眉頭一挑,這是怎麼了?要滅派了?為啥掌門師兄這般嚴肅? "你看看你養的好靈寵!"高某某頓時沒了掌門該有的威嚴與氣勢,指著電腦屏幕惡狠狠的盯著齊大喵. 齊大喵被盯的莫名其妙,眼前這個死胖子是抽瘋了吧? "本喵挺好的呀?"齊大喵撓撓頭,尾巴在齊晟的腦後左右擺著. "咦,這是攝像?"還是金子有見識,從齊晟肩膀上跳下,落在桌子上,看著電腦中的兔影和貓影,暗道一聲不好. 要不要撤?要不要出賣大喵?也不行,視頻里清晰可見自己拔的更多一些,大喵只是負責裝罷了! 咋整? 齊大喵也似乎看到了電腦上的視頻,看了會兒,便拍著齊晟的腦袋大笑:"金子,你看你胖的!拔個蘿蔔都這麼笨!" 齊晟:…… 高某某:…… 齊晟干咳一聲道:"掌門師兄,小徒頑劣,不過就是一片胡蘿蔔地,其他地方也沒有受損,不如就罰大喵和金子把那片地清理好,可好?" "不好!你也太護著齊大喵了!"高某某撇撇嘴,不小心又露出兩個可愛的酒窩. "掌門師伯,你的酒窩好可愛!"齊大喵口無遮攔道. 高某某額頭劃過三道黑線. 齊晟聳聳肩,這可不怨他,誰叫你長了倆酒窩呢!人家大喵說的是實話好嗎? 哎!這年頭,實話都不讓說了,心好累! "那您打算如何處置她們倆?"齊晟歎口氣問道,"只要你開心,怎樣都好!" 高某某的臉頰上爬上了可疑的紅暈,隨即又恢複正常. "不許她們倆再去靈園!"高某某惡狠狠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