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爪,師父,要順毛
銀卦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後腿,撒丫子跑回別墅,最後還不忘把門鎖好. 當然,他不會忘記,掏出手機,錄下接下來發生的一幕. 三浪用盡全力,才在蜜蜂到來之前破掉齊晟的禁制,從泥土中蹦了出來. "啊啊啊!好多蜜蜂啊!"三浪把腦袋從土里拔出來,甩了甩頭上的泥土,才看到鋪天蓋地而來的蜜蜂. 他剛剛被齊晟吊打,渾身是傷,整個人還沒清醒,如今猛然看到如此浩蕩的蜜蜂,人類下意識的害怕情緒噴湧而來,瞬間忘記自己是一位三品戰王的修士! "啊啊啊!銀卦啊!開門啊!"三浪狼狽的爬起,撲向大門使勁拍著. 銀卦樂呵呵的拍著這一切,尤其是三浪驚恐的面龐,別提多有趣. 他現在終于體會到齊大喵在拍豆豆剪毛的樂趣了. "銀卦你個混蛋!快開門啊!不然友盡啊!" 銀卦淡然的收起手機,淡淡留下一句話,便轉身回房:"你可是三品的修士,怕什麼蜜蜂!" 三浪: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白癡一回! 可是,他要是進屋就沒有這種煩惱了啊! 他現在要用靈力抵禦這些蜜蜂蚊蟲啊! 以後打死也不惹齊師兄了!對,還有齊大喵! 齊大喵跟著齊晟回了房間,見齊晟師父想要打坐修煉,連忙上前抱住他小腿道:"師父,要順毛!" 齊晟看到齊大喵的大餅臉,心瞬間融化幾分,滿眼笑意的矮下身子,將她抱入懷中. "好啊!"齊晟笑道. 齊大喵在他懷中蹭了好一會兒,才心滿意足的被齊晟放在床上. "大喵啊!以後離那個三浪遠一點,他不是什麼好人,知道了嗎?" "知道了,師父." "還有那個算卦的,他不靠譜,也要遠離他,知道了嗎?" "知道了,師父!" "至于豆豆,是個不錯的孩子,就是被嬌慣壞了,以後可以找他玩." "知道了,師父!" 一人一貓,一問一答. "這里要撓撓麼?" "要!" 齊大喵伸著脖子,齊晟纖長的手在她脖子下不重不輕的撓著. 另一只手,在齊大喵的後背不停撫摸著. 話說自從齊大喵晉升一品築基修為,身上毛發越發順滑與有勁,手感越發的棒. "師父,咱們什麼時候回太行派呀!"齊大喵眯著眼睛,享受著難得的甯靜. "怎麼,不喜歡這里嗎?"齊晟彈了彈齊大喵的耳朵,笑著問道. 齊大喵坐起身,搖搖頭,耳朵抖了幾下,這才道:"不是,我很喜歡這里,碧血前輩做的仙宴很好吃,但是,我想家了!" 是的,太行派才是家. 不管是誰,遠走他鄉已久,最終還是要落葉歸根. 外面的飯菜再好吃,也不及太行派有著怪味的魚干好. 那是家的味道. "好,明日我們便回去,好嗎?"齊晟伸手在齊大喵的額頭上輕點,笑道. 齊大喵聽到這話登時跳起來道:"明天?我要去找碧血前輩!" 齊晟一把抓住要跑走的齊大喵,拎著她的後頸,問道:"找她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