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爪,賭三包辣條
齊大喵的回複並不快,畢竟貓不是人類,就算再人性化,再通人性,爪子也不給力. 何況現在手機都乃是觸碰滴,貓的尖爪不管用,只有肉墊在手機上並不大的屏幕上戳來戳去,刪刪減減,好不費力. "干得漂亮!"三浪回複. 銀卦仙師:"干得漂亮+1" "多謝各位前輩誇獎,本喵會繼續努力的!"齊大喵回複道. 這次速度快了許多,因為她發現,九鍵要比二十六鍵好用多了!畢竟鍵的個頭大了,按鍵的准確率也就高了. 自從接觸了豆豆,就學會了豆豆一口一個本汪的傲嬌稱呼,如今一口一個本喵,倒是說的極為順口. 齊大喵收起手機,跑回三樓的房間內團著睡覺去了. 大白天的,睡覺最為合適. 至于豆豆,則一臉哀傷,擺了個木字形在沙發中央,禿掉的地方被壓在身下. 等傍晚時分,參加完服裝展的五位回到別墅,就看到豆豆平躺在沙發上. 黃山首先來到沙發上,看到了豆豆,將他抱起,手心撫摸在豆豆禿毛的地方,默默上了二樓. 銀卦仙師和三浪暗道可惜,看不到豆豆悲慘樣子,哎! 齊晟看到一樓沒有齊大喵的身影,便上了三樓去找齊大喵. 碧血仙子見眾人怪怪的,扯過銀卦仙師便問道:"這是發生了何事?" 銀卦抬手晃了晃手機,笑道:"自己看吧!" 碧血仙子疑惑的打開手機,過了好半晌,才看完聊天記錄和那個視頻. "齊大喵還真是……這次豆豆可是真吃了個大虧啊!" 三浪搖著頭笑道:"我賭三包辣條,明天一早黃山就會帶著豆豆離開." 銀卦斜著嘴角,伸出三根手指道:"我賭三包辣條,黃山現在就在收拾東西,准備即刻離開." "無趣!"碧血仙子瞥了他們二人一眼,便回屋換衣服去了. 忙了一整天,便是作為修士的她,也感覺有一些心累. 銀卦與三浪一人從腰包里掏出三包辣條拍在桌子上,等待著結果. 一刻鍾之後,黃山飄然而下,再他的懷中,還抱著一只白色京巴. 此時的豆豆,腦袋鑽入黃山的懷中,只留下狗屁屁在外頭. 當然,他身上的那塊禿毛被黃山緊緊捂著. "我還有事,便先走了!"黃山走到門口,瞥了一眼桌子上的辣條,嘴角抽搐了一下. 這些道友們,一天天都在做什麼?辣條?網上的信息對修士們真是毒害不輕啊! "我贏了!"銀卦仙師得意洋洋的把六包辣條收好,跟他算卦的打這種賭,那不是穩贏之事麼! 至于賭辣條,他們並非真的窮到只有五毛錢的一包辣條,而是賭的這份尊嚴. 輸贏才重要,至于辣條,不過是鬧著玩罷了. 樓下兩人打賭也好,黃山離開也罷,齊晟才不關心. 他回到房間後,便迎來一只飛起的肥貓,砸在他的胸口. "大喵!你該減肥了!"齊晟抱住齊大喵,揉著自己的胸口笑道. 齊大喵樂呵呵的拿出手機塞給齊晟,給了他一個你懂的眼神. "大喵真棒!"齊晟誇獎道. 他收好手機,看來得空要給大喵配備個手機了,不然總是跟自己搶手機,不方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