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爪,妹砸,跟豆哥混!
"妹砸!以後跟豆哥混啊!" 豆豆一只狗爪搭在黃山腿上,另一只爪子叉在腰上,直立起身,狗腿不斷抖著,一副街頭小流氓的樣子. 齊大喵翻了個白眼,不再理會豆豆. 齊晟抱起齊大喵來到一旁,檢查著她的身體,齊大喵不耐煩道:"沒有受傷啦!" "我下手很有分寸的!絕不會傷到她!"豆豆得意洋洋的窩在黃山懷中叫道. 黃山給豆豆順著毛,笑罵道:"你給我安靜點,沒看到齊師兄多緊張大喵呢!" "還說呢!你都不知道緊張本汪!你也不看看本汪是否受傷!黃山大傻,你是不是不關心我了!"豆豆突然發瘋似的搖頭擺尾,鬧將起來. 黃山扶額,豆豆又調皮了! 齊大喵眨眨眼,這招可以學下來,以後用來對付齊晟不錯. 齊晟沒來由的打個噴嚏,揉了揉鼻子疑惑道:"誰在對我打壞主意?" 修士怎會感冒?定然有人在心里念叨他! 齊大喵縮縮脖子,鑽進齊晟懷里不敢出來. "你們兩個靈寵控!別在這里秀你們和靈寵的恩愛了!趕緊來吃飯!"碧血仙子皺著鼻子,看向黃山與齊晟的目光很是不善. 大家都了解碧血仙子的脾性,知道她是真的吃味,她那麼喜歡小動物,偏偏養了一些都老死了. 她也曾想過給貓兒狗兒喂過靈丹,可不是被靈氣撐爆,便只是延長了一倍的壽命. 這與那些動輒上百成千的壽數的修士來講,不過一次閉關,就再也見不到了. 豢養靈寵,非機緣不可得. 黃山就是走了狗粑粑運,走在路上不小心踩了一坨狗粑粑,然後便被豆豆追著趕著要吃的,便被黃山誑了去. "吃魚!"齊大喵並未注意碧血仙子的多愁善感,她看到滿桌子魚時,便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撲了過去. 齊晟一把摟住她,開玩笑,真要是讓她撲過去,他們幾個今天中午就要餓肚子了! 雖然修士可以不需要吃食物來補充能量,但是口腹之欲,誰能真正刨除? 碧血仙子招呼齊大喵道:"大喵,我給你開了個小灶,來,隨我去廚房!" 齊大喵耳朵一抖,便掙開齊晟,顛顛跑去廚房. 豆豆本想也去,卻被黃山死死定住. 他有自知之明,不用想也知道,他真讓豆豆跑去搗亂,今天肯定要被齊晟狠狠揍一頓的! 喏,看看一旁暗自憂傷的三浪兄便知道了! 三浪可惜的歎口氣,豆豆要是跑出去該多好,這樣就有人陪他一起受傷了! 他今天被揍的慘了,齊晟沒別的愛好,揍人就喜歡揍臉. 現在的他鼻青臉腫,尤其是那雙熊貓眼,丟在大熊貓寶寶身邊簡直就是親兄弟! 外面某兩人歎著氣,齊大喵跟著碧血仙子來到廚房. 廚房的一個低矮桌子上,擺放著十余個小盤,里面放著各種口味各種樣式的魚尾巴! 沒錯,就是魚尾巴! 幸而碧血仙子沒有拿真正的魚尾巴哄她,上面還有與魚尾巴一樣大小的一大塊肉. 齊大喵滿意的眯著眼. 一種魚的量不大,但是重在種類多. 咂咂嘴,齊大喵瞬間就甩著尾巴投入到進食的歡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