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罪惡
g,更新快,無彈窗,!

晚上八點整,夜色沉溺,天邊已經不似盛夏一般的繁星滿天,但是還能夠看得到稀稀落落掛在天邊的幾顆星星,盛夏的天氣已經過去了,帝京這個大火爐也開始慢慢的將溫度降了下來,除去炙熱的天氣之外,冰冷的寒冬也是這里的標志性天氣.

不過寒冬之前,肯定是涼秋先行的,不管怎麼說,酷暑算是過去了.

張雪在清衍那里被哄著吃了頓晚餐回來的時候剛剛好在門口遇上了回來的清建業,這些天已經是連著一個星期沒見到清建業了,要管理清家這麼大的攤子,不早出晚歸是不行的.

清衍那邊公司也忙著,她出門的時候自己帶了司機,也就沒管她了,去的時候滿滿當當的帶了四個食盒過去,回來的時候倒是兩手空空.

兩個傭人跟在她身後,進了大廳之後就自己散開去做事情了,張雪動著肩膀往沙發上坐下.

清建業從樓上下來,身上已經換了另外一套乾淨的西裝,這也說明他不會在家里頭待太長時間,腳上踩著松軟的棉拖鞋走過來,他去到了張雪對面坐下.

"回來了."

張雪點頭,端起茶幾上傭人送過來的純果汁喝了口,"那丫頭不在,我倒是把東西都給了清衍了."

其實她自己也不想過去找清妤的,那丫頭沒什麼好臉色就算了,一臉的冷漠相,她這麼多年養尊處優了,出去不都是被人捧著的,哪里受得了這丫頭的臉色,只不過清建業下了死命令,讓她務必要好好的過去和這丫頭交流交流感情.

多少要做出一個母親應該有的樣子,也好在那丫頭是和清衍住在一個地方,過去看清衍的時候能夠順便看看兒子,倒是也沒那麼憋屈了.

"這麼做就對了,你記住,多少那是你的女兒,無論什麼時候,你都得掛著她."清建業拿著報紙張口道.

"我知道,一次做不好總得有第二次."張雪順從道.

從前沒和那丫頭搞好關系也就算了,這次是真的不能夠輕舉妄動了,畢竟她已經和權璟霆攀上了關系,母親這層身份,是最能夠控制一個人的辦法.

"對了,你前兩天有沒有去過青城?"張雪這才想起來要問他的問題.

清建業點頭,前天的確是有了空閑過去了一趟.

"怎麼樣,那邊一切都好吧."

"很好,沒出什麼問題."

張雪心上壓著的石頭落下來了,只要一切都好就成.

"蘇家那邊,這次蘇平邦選舉有多大的把握?"張雪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問話,畢竟她自己也知道,她的本事不高,也幫不上什麼忙,也只能從小事開始關心.

"九成,不出意外的話,今天我們還不用換人."

只要一切都沒什麼問題,清家就仍然榮耀青松,蘇家那邊蘇平邦不會出什麼問題是一個,也省了清家不少的時日和金錢再去培養另外一個政府廳內的人.

"最近沒事兒多到清妤那邊走走,權璟霆和她關系親近,你多過去走走,也方便些."清建業張口道.

"這個不用你多說了,我知道."

清建業沒有告訴張雪的一件事情就是,他安排在清妤花店附近的人已經將消息通知過來了,權璟霆這些天都一直在清妤的花店內,軍方那邊來了消息說他自己主動休了一段時間的假期,沒想到是天天到了清妤花店那邊去了.

另外兩人這段時間也算是同吃同住的,權璟霆的車子每天清晨從清妤的小區出來,晚上回去,這意味著什麼,清建業無比的清楚.

在高興之余他也有了自己的考量,卻更加的煩躁,太過親近,可不是好事兒,過于親近,就證明了清妤會受到影響,在想控制,就困難了.

"對了,她的藥還在吃嗎,算著時間也差不多應該完了,記得送過去,別耽誤了事兒."

張雪這才想起來還有這麼一件事情,急忙點頭,明天得抓緊時間送過去才行.

兩人說著話的時間,老爺子走了進來,張雪抬頭見到進門的老人連忙起身過去,這半個月都待在寺廟里頭吃齋念佛的老爺子,怎麼突然回來了.

"爸爸,您回來了."張雪過去從傭人手中扶過老爺子.

"爸,怎麼回來這麼早?"清建業起身道.

這距離老爺子原本說的回來的時間要早了兩天,清老爺子年紀到了之後就開始了忌口,每個一個月就會到廟上去住一段時間,吃齋念佛,也說了是積德去了.

將手上的權利交出去之後老爺子也每天空閑下來,既然閑著,他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家里頭也都是支持的,也就由著他了.

"住持講了經之後我就回來了,這廟里頭修身養性的,倒是清淨不少,不過心里頭還是掛著家里,就回來了."老爺呵呵笑道,身上一股的檀香味,手上還捏著一串佛珠.

"那兩個孩子呢,都去哪兒了?"老爺子看看四周道.

"都在外頭呢,清衍在公司,清妤沒回來."張雪回應道.

老爺子笑了笑,孩子大了,也是有了自己的事情要操心的,伸手取了兩串佛珠出來遞給了張雪,"這是我特地給他們求的,拿過去掛在他們房間里頭,保平安的."

老爺子一生沉浮,從那個年代開始商場厮殺,對于這些東西多多少少是相信的,也一直忌諱.

張雪接過來,待會她上樓去親自掛到兩個房間里頭去,這也是爺爺的心意不說,她自己也是十分相信的,過兩天她也得去上上香了.

"行了行了,也不用扶著我了,我自己上去休息了,明兒讓他們都回來陪我吃頓飯,我這段時間也不算是閉關,耳朵里聽到了不少的流言蜚語,得親自問問."老爺子意有所指的張口道.

清建業知道父親想要問什麼,跟著回應道,"清妤這段時間忙著,想來是回不來了,至于清衍,公司事情也不少,自然是一樣的."

"她忙著,外頭那則新聞你們以為撤下去了我就看不到了?"老爺子冷哼一聲,拐杖重重的杵在地上,"我出去的時候讓你們看著她的,都去做什麼去了."

他這是要秋後算賬的意思,張雪心里知道,這老頭子,倒是什麼都想插一手的.

"爸."清建業上前一步,在他耳邊低語了兩句話,緊跟著老爺子眼中起了亮光.

"你說的是真的?"

"真的."

老爺子臉上大喜,看得出十分的高興,"好,好,既然這樣你們這段時間都別過去打擾她."

……

帝京人民公園之內,這里人群的高峰期是傍晚和清晨的時候,這會兒天已經黑了,不少人已經散完步慢慢悠悠的往家回去了,滿頭花白的老人步履蹣跚的走在路燈下,路過便利店的時候進去買了點東西慢慢悠悠的拎著口袋往家的方向走回去.

遛狗的上班族也往家回去了,洗漱過後早點休息,明天又是一個上班日,這樣悠閑平靜的日子總是所有人都希望的.

人工湖中心的水波湧動,隨著晚風,水流波動的聲音特別的明顯,整個公園內一盞一盞的路燈的亮起來,最中央的彩燈也亮了起來,為了配合吸引人流的設計,這里在中央噴泉的位置安裝了不少燈火絢爛的彩燈,也因此這里還沒來得及走出去的人都趕過去看噴泉了.

一些中間邊緣地帶除了幾盞燈照亮了四周快要衰敗的花朵之外,就再也見不到人影蹤跡了.

"喵……"

一聲一聲的貓叫聲響起來,中央公園有著整個帝京最多的流浪貓,很多過來散步的人都會帶著貓糧和零食過來喂食,還有不少民間組織在這里安裝了貓咪的窩棚,特地粉刷成了五顏六色的樣子,倒是成了這里的一道風景線.

這時候活躍的貓咪也都懶洋洋的躺在了窩棚里頭,眯著眼睛准備睡覺.

兩道人影站在一棵古樹後頭,一胖一瘦的樣子,都穿著簡單的便裝,其中一個站在不知道從哪里搬過來的椅子上頭,仰著頭正在處理安裝在樹上的東西.

另外一個夠著腦袋看向四周,眼睛警惕的看著有沒有人過來.

"林組,你倒是動作快點啊,這要是讓人看到了,說不定把我們當做變態給抓起來了."站在椅子下的男人張口催促道.

"你倒是別催啊,這要是沒安好,收不到訊號,我們這兩天不是白忙活了."站在椅子上的人專心的擺弄著自己手上的東西.

"您這辦法能行嗎,我們都忙活一個多星期了,什麼都沒找到,在這麼下去,白天上班晚上還得加班的,我是吃不消了."

椅子上的男人笑了笑,跟著回道,"年輕人就是沉不住氣,咱們倆都跟了這麼多天了,微信攝像頭都安裝了不少,這時候撤出去,你舍得?"

"反正你動作快點老大,這還有另外一個新聞需要去采訪的."男人催促道.

他們兩人都是帝京日報的記者,民生版塊的,平常就負責尋找社會聚焦的熱點新聞,雖然不像娛樂記者那樣的引人注目,但是也是個讓人滿足的活兒.

這兩天他們兩已經忙活了好一段時間了,目的很簡單,就是把這一個月來陸陸續續接到的硫酸潑貓的人給抓出來,這新聞他們已經報道了一個星期了.

每一天都是在報道受害貓的數量不斷增加和施暴者的活動范圍大體是在哪里,貓咪的傷亡情況,傷情如何,估計再不找出點爆炸性的東西,這新聞的熱度就過去了,也就無人問津了,趁著這會兒民眾的怒火還在上頭,得趕緊找出來.

"這事兒不是有警察局會去做嗎,我們直接到警局門口守著不就成了."

"就說你不懂了吧,什麼叫做一手資料,你不信到警察局去看看,這會兒那門口指不定守著多少小報的記者呢."

這邊的男人將最後一根線接通只後拍拍手下了椅子,這已經是公園內他們安裝的第七個攝像頭了,今晚上再找不到新聞,就得被部長訓了.

兩人並排坐在了長椅上頭,小伙子遞過去一瓶水,兩人並排看著遠處的夜色.

"這都是第三個區域范圍了,從五環到這里,今晚上再沒收獲,我們兩是不是要被炒魷魚了."

"你總得有點信心吧,那人已經從五環的范圍到這里了,我有種預感,今晚上我們一定能夠找到他."另一個人信心滿滿.

"組長,你可真是樂天派."

林組長笑了笑,當記者的時間長了,總是能夠有種特殊的直覺,就像漁民打漁一樣的直覺般敏銳,有著對新聞的敏銳嗅覺和直覺.

今晚上他肯定能夠找到那個人.

"老大,你要不要看看另外幾個點的情況."

被提醒的人掏出了手機調出了前幾個攝像頭的情況,一頁一頁的翻過去,鏡頭內都是安靜的路面情況和時不時能夠看得到動作輕巧慢慢跑過去的流浪貓和幾只流浪狗.

這倒是沒什麼奇怪的景象發生.

翻到最後一頁的時候,正在喝水的林組長停下了動作,盯著畫面上出現的人影不放,他用的都是高清的攝像頭,所以能夠清楚的看到對方的樣子.

甚至還有,他手上握著的塑料瓶子,那人停在了一個長椅前頭,長椅上慵懶的躺窩著幾只貓咪,那人盯著半響之後,慢慢的抬起來手上的瓶子.

注意到組長的動作,一旁的那人夠過頭去看向他的手機頁面,看到里頭的動畫,臉色大變.

"六號機!快!"

兩人動作輕巧迅速的從這頭往西邊過去,安靜的夜風浮動,越是靠近就越是能夠聽得到那頭傳過來的撕心裂肺的貓叫聲,一聲接著一聲.

聽的人心里打怵,那頭發生了什麼,他們聽的出來,兩人好不容易沖到了六號機的位置,就只看到了長椅上已經被硫酸腐蝕的幾只貓奄奄一息的樣子,看樣子已經晚了一步.

地上掉落了一只塑料瓶子,那人的動作十分迅速,倒是跑的挺快的,從他們過來到這里的時間,大約需要五分鍾,偏偏在他們的西邊,距離最遠的一個機子.

"報警,再把這視屏送到警察局去!"小伙子張口道,有些不敢看那些奄奄一息的貓咪.

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氣味,和著皮肉腐蝕燒焦的味道,令人作嘔,能夠做出這樣事情的人,手段何其殘忍,簡直是令人發指,必須受到懲罰.

林組長面色冷硬,嘴唇抿成一條直線,剛才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個人的樣子,令人震驚.

"組長你想什麼呢?!"

他一下子急了,都這時候了,還盯著不動是干什麼,還不乾淨上報過去,這可是大獨家不說,肯定能夠引爆明天的社會頭條.

"我先把這些貓送到最近的救助站去,你報警!"小伙子說著就往前過去了.

"等等!"林組長張口制止他的動作.

"怎麼了?"

"這則視屏,你暫時不要告訴任何人它的存在,還有我們找到了施暴者的信息,聽到沒有?"林組長板著臉吩咐道.

小伙不解,"這是為什麼?"

好不容易搞到的大獨家,為什麼不讓上報.

"聽我的話,詳細情況,等到我之後再跟你說."

林組長說著,往那邊的參天大樹後頭走了過去,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小伙看看地上的貓,只能撥通了自己早就存好的救助站的電話,必須把這些貓給送過去才行,否則的話它們是真的會死的.

那頭的人接通電話的速度很快,只聽到那邊傳過來一個聲調略微柔和的女聲,"喂?"

"蘇云,我是林蕭,有事情找你談……"

------題外話------

猜猜潑硫酸的人是誰?猜到有獎勵的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