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賭約
g,更新快,無彈窗,!

軍營內的室內靶場都是裝修極好的,這里的配置也都是最頂級的,權璟霆沒事的時候會在這里打打靶子,練練槍法,他的槍法自然是十分厲害的,在軍中有神槍手的稱號,平常只要他打靶子,都會有不少的士兵聞訊而來,想要一睹槍神的風采.

這次當然也是不例外的,尤其是聽說原本休假的在家的少帥這次帶來了個長得十分好看的女孩子,並且還是上次來過的,更加讓這群和尚廟里的人好奇了,所以才不過一會兒的時間,權璟霆帶著人剛剛到了靶場,外頭就已經站滿了正在休息的士兵.

不過巴掌大的窗口那邊擠滿了人,一張一張的臉恨不得貼在玻璃上,有種將玻璃撞破的趨勢.

清妤握著手上的槍,看著對面的男人,上次在山莊,她的確是身手不錯,但是那時候情況緊急,她也顧不得這麼多,但是這次,她好像不是那麼想打槍.

"怎麼,害怕了?"男人看著默不作聲的清妤,這人怕不是真的害怕了.

"你為什麼會想和我打槍?"清妤偏頭看著他回答,這是她的疑惑.

雖然她能夠理解權璟霆是軍人,但是不至于帶著女孩子沒事兒的時候就往靶場過來吧,再說了也得看看對方是不是喜歡這東西.

"那你是想去看電影?游樂園,或者是吃飯?"權璟霆毫不客氣的張口.

清妤沒說話了,她還真的並不喜歡這些,如果讓她選擇,到這里來還是挺不錯的,電影音樂劇,不是她的風格,也不是她喜歡的.

知道她的意思,男人勾唇輕笑,他就知道,這丫頭的心思,那些太過忸怩的東西都不是她喜歡的,來這里倒是來對了.

"你先打兩槍,我看看你的手法怎麼樣."權璟霆往後退了一步,同她有了距離.

清妤再次沉著,看向了對面的靶子,槍口直洞洞的舉起對准了對面的靶子,這段距離說實話是挺遠的,是適合手槍射程的最遠處.

"啪!"

銀灰色的子彈徑沖了過去,權璟霆再抬頭的時候,對面的靶心多了紅點,正中中央位置,分毫不差,他眼眸微動.

給她的槍支並不是專業帶著瞄准鏡的狙擊槍,讓她自己選擇,她能夠一眼相中其中最構造的就算了,無論是從射擊姿勢還是其他,甚至連准頭,都是讓人望塵莫及的.

外頭窗邊趴著偷看的士兵瞪大了眼睛,不虧是少帥帶回來的女孩子,這小姐姐看著文文靜靜的,沒想到槍法這麼好,他們這些連了這麼長時間的人都達不到這個水平的,能夠一槍直接打中靶心,連眉頭都不皺一下的.

"不錯,挺厲害的."權璟霆起身走過來.

清妤緊了緊手中的槍,冰涼的槍身刺激著她的感官,她不討厭握槍的感覺,這雙手好像從以前就習慣了這感覺,拿到手之後就自動尋了最好的角度射擊.

一點都不陌生,就好像上次在山莊一樣.

"再選一只打幾槍."權璟霆又將一旁的櫃子拉開,里頭擺放的都是專業的狙擊槍,還有步槍.

"不了,我就用這個吧."

權璟霆也沒做反駁,自己挑起了趁手的槍支,這丫頭的本事的確是不小的,不過不是清家的女兒,那麼這人是從哪兒被清建業找出來的,這麼本事.

就是不知道,這清建業知不知道,這丫頭有這麼大的本事,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那如果是知道的話,等同于什麼,這點容易讓人誤會.

清妤抬手打了十槍出去,子彈一顆接一顆的撲向了對面的靶子,濃郁的硝煙味道散開,這邊的機器報了環數.

"十環,十環……"

機械的聲音回蕩在整個訓練場之內,聽得人心振奮,窗外的士兵都驚的瞪大眼睛,這如果說第一槍還能夠是巧合,連續這麼多槍都是十環,簡直就是神槍手啊.

清妤動動手腕,甩著手扭扭脖子,有這個成績她是一點都不意外的,幾乎是子彈從手槍內打出去的那一瞬間,她就已經知道了那軌道會是什麼樣子的.

"啪啪啪……"權璟霆拍著手從身後走過來,"厲害啊,你這本事,和外頭我們的狙擊手比起來,也是相差無幾的."

"我接受你的誇獎."清妤偏頭,毫不謙虛的收下了對方的贊美.

權璟霆看了看四周,斜眼間瞄過了外頭窗口趴著的一群士兵,指尖在透明的防彈玻璃上頭滑過.

"要不要和我比一場?"

"怎麼比?"清妤看著他,來了興致.

權璟霆在軍中素來有槍神的名號,號稱百發百中,從來沒有他槍打不中的人,無論什麼角度,什麼地方,他都能夠打中目標.

"你和我各打十槍,三局兩勝,怎麼樣?"權璟霆走到了身後從最上方的櫃子當中取了一把手槍出來.

這槍的配置和她的比起來是有些遜色的,畢竟也不能讓人說他欺負一個女孩子不是,總是要把優勢給人家的.

"行."女人爽快的答應了.

窗外的人看著男人取出的手槍,都都沸騰起來,少帥這是要和這位小姐比賽了啊,不是他們說什麼,少帥的本事他們可都是見識過的,這小姐再怎麼厲害,不是專業的,和少帥比起來就跟螞蟻和大象一樣的不堪一擊啊.

"哎,少帥手上那槍可是很多年前的款式了,有些老了,能和人家手上那支比嗎?"玻璃最中間位置的士兵盯著權璟霆手上的槍開口.

"喲,還真是,少帥手上那槍不是都已經快淘汰了嗎,二連隊都已經不用這個了,好像現在只剩下七連是用這個的了."

那是軍營當中准備淘汰出去的老舊款式,現代化的社會,武器更新代的十分快,尤其是在權璟霆的地方,不說是每年一換,這里的武器可都是整個M國最好的.

"少帥這是不是對那小姐的鄙視啊?"邊上穿著迷彩服的士兵張口道.

"怎麼說話呢,什麼叫做鄙視,你這小子真是半分鍾憋不出個好屁出來!"旁邊的士兵一巴掌拍在他的腦袋上.

他們男人的直覺從來都是十分准的,少帥這人,沒什麼憐香惜玉的概念,該是什麼就是什麼,就算在決斗場上遇到的是個女人他都不會手軟,並且軍人出身,從來都是十分注重公平的,懂得尊重對手.

這時候和人家姑娘用的槍支型號相差這麼多,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是讓著這姑娘呢.

權璟霆和清妤並排站在了一起的射擊區域之內,中間隔了一層厚厚的防彈玻璃板,能夠清晰的看得清楚兩人的狀態.

"不如這樣,我們來點賭注,既然是比賽,沒有賭注也沒什麼意思."權璟霆收了槍看向對面的女人,眉眼輕挑,唇角上揚.

女人看了半響,然後點頭答應,"行."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權璟霆精致如畫的面龐更加的明豔無比,盯著她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要是輸了,就親我一下,我要是輸了,就親你一下,怎麼樣?"他看著清妤,最終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清妤秀眉緊蹙,這兩種對于她來說,都是不願意接受的,心理上的不願意接受.

"這有什麼區別?"

兩種好像受益人都是他,不是她,賭局賭成這樣,她什麼都不想說.

"有."權璟霆低頭擦拭著黑色的槍身,抬頭回了她一句,眸中帶著似有若無的皎潔,"位置區別."

"那我拒絕這個賭局."她不參加了還不行嗎.

權璟霆手上的槍口抬高,跟著就是一聲槍響,隔著清妤耳朵上的東西進來,緊跟著對面報了靶數.

"晚了."男人回頭看了她一眼,臉上是張揚的笑意.

清妤算是明白了,這就是權璟霆下的一個套,明晃晃的直接將她套路進去了,一點都沒讓她回過神來的,就這麼直接被套路了.

也是怪她太高興了點,沒注意防范這個男人,就這麼讓他直接鑽了空子.

"好好看靶子,我輸了,你知道後果的."權璟霆調笑著對女人張口.

清妤冷著臉,抬起手槍看向了對面,紅色的靶心內赫然變成了權璟霆這張臉,她毫不客氣的按下了扳機,靶場內砰砰的槍聲不斷響起來,似乎帶著女人賭氣的怨念一樣的.

第一局十發子彈很快打完了,兩人都是十環,滿分通過,門外一眾人沸騰,這姑娘是真的厲害,十分的厲害啊.

第二局開始的有點不一樣,有十個靶子在對面高低不平的擺放著,但是卻跟隨著腳下機器的動作能夠移動,移動的快慢速度也是截然不同的.

每一個靶子上都必須打中,否則視為失敗,這是整個軍營當中很多狙擊手練槍法的時候最難過的一關,這必須要有十足的注意力和眼力,否則的話是很難成功的.

就算注意力放精准,也難保一個靶子上不會多中一槍,不同的靶子移動的時候速度不一樣,最後很容易會重合在一起,也就更加的考驗眼力了.

十發子彈必須都精准的打在十個靶子上,已經是很難的了,更加別說是要每一個靶子都中十環了.

這出戲才是最好的戲碼,也是窗外的人都盯著看的,剛才已經見識到了兩人的基本功,這時候就更加是考驗本事的了.

清妤屏息凝神,畢竟對方的本事不小,和權璟霆比起來,她也不過是一個會握槍的小姑娘而已,和這樣實打實腥風血雨走過來的男人不一樣.

但是人總是得全力以赴,這是對對手的尊重,還有一點,也是待會兒賭注的最終下落點是什麼的標志性.

"哐當哐當……"對面傳過來靶子移動的聲音,跟著對面是個靶子移動速度堪稱是眼花繚亂的.

"砰!"兩分鍾之後,清妤放出了第一槍.

精准的打在了中間靶子的紅心上頭,很快這邊移動過來的靶子重合起來,這樣移動的速度常人看了直接是分辨不出來的,但是清妤卻能夠分辨的出來,每一個靶子移動的聲音,都不一樣.

大部分人的注重點都放在了靶子上頭,眼睛上頭,很少有放在聲音上面的,這里頭每一個靶子移動的動靜都是帶著不同的,需要及其靈巧的耳力.

"砰砰砰……"這邊的權璟霆連打三槍,每一槍各中一個靶子,正中紅心.

窗戶外的頭士兵只差沒舉手高喝了,這能夠打中的,都是他們望塵莫及的了,少帥這本事,他們一輩子都攆不上啊.

權老爺子早些年便是將軍,自然權家的人對槍支的熟悉程度,都不是一般的敏銳,尤其是權璟霆這樣出色的男人,自然是從小培養的結果,他五歲開始碰槍,這麼多年了,自然練就了旁人不敢肖想的速度了.

兩人十槍打了出去,結束的並不是太晚,手上的槍幾乎是同一時間打完放下來的,清妤隔著護目鏡看著對面的情況.

"十環,十環,十環……九環……"

"十環,十環,十環……十環……"

兩邊相差一環,權璟霆到底是槍林彈雨出來的,始終是要比她更加厲害的.

"下一局,還比嗎?"他看著對面的女人,眸中帶著笑意.

清妤低頭,半響之後搖了搖頭,"不用了,我已經知道了下一局會是什麼樣的,我清楚."

他的槍法的確是在自己之上,再怎麼比,也是沒什麼用的,就算她僥幸贏了,也沒什麼意思,願賭服輸,能夠省了第三局的時間,也不錯.

男人往後一步,跨出了自己這邊的射擊區域,他動作隨意,單手將自己臉上的護目鏡扯了下來扔到一旁,手槍也安然放回了原地.

"願賭服輸,丫頭,你是自己過來,還是我過去找你?"權璟霆盯著對面的女人,眼中笑意邪肆.

剛才按照他說的,清妤得過去親他一口,女人站在原地,實在是沒有了過去的勇氣.

空氣內赫然沉默了一會兒,權璟霆倒是不著急,慢悠悠的往身後的靠椅上一座,長腿交疊放在一起,修長的指尖垂落在椅背下頭.

"喲,還真的是有姑娘過來了,我說那些小子怎麼都盯著這邊不放呢."一道男聲打斷了清妤這邊的尷尬.

她抬頭看過去,就看到進門的容業.

------題外話------

哈哈,要不要給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