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打靶
g,更新快,無彈窗,!

兩人這邊剛剛開始上菜,才不過動了筷子幾分鍾的時間,權雨琳就推門進來了,清妤盤子內還放著權璟霆剛剛給她夾的菜,沒來得及張口吃下去.

她單手撐在了清妤旁邊的空位置上,盯著滿桌子的飯菜不動,這桌子上不少的菜色都是權璟霆不喜歡吃的,向來肯定也是清妤喜歡的了,否則也不會出現在這餐桌上.

進門的時候剛剛才看到權璟霆給清妤夾菜的動作,她心里一陣感歎,這才是正兒八經的情侶該有的樣子,不說情侶,就算一個男人對自己喜歡的女孩子應該有的表現.

和權璟霆蘇珂的飯局上,都沒看到自己那個哥哥給人家加個菜的,蘇珂雖然看上去聽柔和的,但是他們兩人之間的禮貌客套程度,更加像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並不像是快要結婚的人.

"要一起嗎?"清妤看著自己身邊的權雨琳客套道.

"不了,我已經吃過了,你們自己慢慢吃了,我過來是要和權小弟說一聲的,媽媽讓你有空回去一趟,最近給你電話你也沒接,她讓你回去吃頓飯."

權璟霆眉眼上揚,示意他知道了,權雨琳也是個人精,當然知道這時候權璟霆不想有其他人,自己也應該撤退了,看到了情況至少面對媽媽的時候是能夠報道的了.

"那我先走了,拜拜."

權雨琳下樓往大堂過去,果不其然權璟琛坐在大堂等著她過來,看到她的身影,這邊的男人起身,將手中的雜志放掉.

"走吧."

將人帶了出來,好歹也要將人送回總統府去他才好去忙活自己的事情的,權雨琳上前挽著哥哥的手往餐廳外頭走出去.

"大哥,你覺得爺爺對清家的感覺是什麼樣子的?"坐在車上,權雨琳看著正在倒車的男人問道.

她年紀不是很小,對于清家和權家的那點子淵源也是大概了解一點的,權老爺子和清水也不算是不認識的人,不過這麼多年也是直接斷了聯系,兩家人在外人眼中是直接沒有關系的.

但是她大概也能夠猜得出來,當初清風家的事情鬧得那麼大,兩家關系密切,當時為了自保,清水選擇他們擇清楚關系,也是人之常情,可是老爺子心里頭恐怕輕易過不去這個坎,畢竟清水和清風可是親兄弟,老爺子對這個放棄兄長的人,心里自然是沒什麼好感的.

"你在擔心什麼?"權璟琛看著一旁的妹妹,熟練的轉動方向盤控制方向.

"你說,爺爺不喜歡清妤的爺爺,會不會連帶著一起不喜歡她啊?"

到時候別兩人好不容修成正果了,老爺子來個長輩的阻撓,可不就變成了苦情鴛鴦了.

"呵……"權璟琛口中露出輕笑,"你把璟霆當成什麼人了?"

那個人從小到大,想要的東西有誰阻止過的,如果說是年少時候也就罷了,這會兒羽翼已經豐滿,誰還能夠阻止的住,他說要娶,便是權家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

"我知道,權小弟的性子霸道,爺爺也攔不住,但是……"

她就是有很多的擔心,不說爺爺,就連蘇落英對清妤的態度,她現在還是有些看不懂,不說喜歡,可是也不說不好.

但是蘇落英不喜歡張雪,這點是事實,就連她都不喜歡清妤的母親,總覺得那麼浮誇的夫人不應該是清妤的母親.

"爺爺心里有道坎過不去,這點是事實,有些事情,總是有遺憾的."權璟琛盯著前方道.

權雨琳沒再說話,也對,如果權璟霆喜歡是其他人家的女孩子也就算了,恐怕所有人都會歡喜,可是他看上的是清家人,爺爺心里自然是有點不舒服的.

"哥我不回總統府了,送我到市中心就行了."

……

這邊兩個人的飯倒是很快就吃完了,權璟霆是軍旅出身,在軍營當中很多事情都是由規矩的,就連吃飯也是一樣的,所以他的用餐速度如果不是刻意放慢的話,倒是挺快的.

對面的女人放下了筷子,取了餐巾慢條斯理的擦嘴,權璟霆拿著車鑰匙的手在桌面上戳了戳,"行了就走吧."

"去哪兒?"

這人心里頭已經有去處了,剛才不是還滿頭霧水的嗎.

"放心,賣不了你."男人跟著起身,拿了桌上的煙盒火機出門.

清妤拎著包包跟著他走了出去,現在也吃飽了,只要胃舒服了,隨便他該怎麼折騰的.

鐵黑色的跑車呼嘯而去,餐廳門口的服務生維持著鞠躬的動作目送兩人,車上的清妤捏著安全帶盯著前方,這車速,簡直是沒誰了,不知道的以為這是趕著去做什麼呢.

"你可以開慢點的."

不用這麼快,她甚至都感覺自己跟著車身快飛出的動作了.

"怕了?"權璟霆薄唇輕勾,卻是跟著女人的話語將車速降低了,跟著從後視鏡內看著她的表情.

"上次你的車飚的不錯,跟誰學的?"

提到上次的事情,清妤眯眼,權璟霆不提,她都已經快忘記了這件事情了.

"在國外,你也知道我失憶了,記不清楚了."她面不改色的張口,真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隨著權璟霆出現在她身邊,清妤才發現,她有很多的東西原本是不應該出現在她身上的,到現在她都搞不清楚,為什麼在云野山莊的時候她的身手會那麼的好.

"我給你約了個醫生,總是這麼忘記也不是個事兒,過幾天我帶你過去."權璟霆張口道.

清妤並沒有拒絕,她這病情,清家找了國內外那麼多專家都沒用,其實之前她並不是那麼的在意,記不記得,真的不是那麼的重要.

人總是要向前看的,從前的事情忘了就忘了,只要別影響現在,是沒什麼問題的,權璟霆還沒出現的時候,她待在清家,還沒出這麼多的事情.

心里頭也沒這麼多的疑惑的事情,她是不在乎的,忘記了就忘記了,但是這會兒,總得先弄清楚心里的疑惑才行.

權璟霆看著她的樣子,也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麼,沒有人是對自己的過去不好奇的,短期也許能夠不在乎,但是日子長了,她總會被隨之而來的好奇心淹沒過去.

黑色的越野車行駛在國道上,一直沿著北邊過去,沿途的風景由高樓大廈慢慢的變得荒無人煙,一直到最後的環山公園,清妤看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風景,似乎已經猜到了,這男人想要的帶她去哪兒.

第二次來到軍營面前,她聽著外頭訓練的嘶吼聲,這里有著整個帝京最熱血的男兒,自然也是有著最滿腔熱血的嘶吼,車子一路暢通無阻的進入軍營,沿途的訓練場內滿滿當當都是正在訓練的士兵,身上穿著的作戰服已經變的滿是泥土和汗水.

他們臉上的迷彩讓人分辨不出他們的容貌,不斷的有人從攀岩石上掉下來,顧不得疼又繼續沖上去.

這樣艱苦的訓練,對這些士兵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一樣的,是每天都要經曆的,反倒是有一天停了下來,他們倒是不舒服了.

車子很快到了指揮所面前停下來,是清妤上次等待權璟霆的地方,很快一個士兵跑了過來,立正站好給權璟霆敬了個軍禮.

"少帥!"

"嗯."男人點頭示意.

清妤站在他身後,能夠感覺到從四面八方再次射過來的視線,帶著探究和好奇.

"把靶場清出來,我一會兒過去."權璟霆張口吩咐.

"是!"

士兵收到指令之後敬了軍禮,步調穩定的轉身,小跑往了前方過去.

"跟我過來."權璟霆伸手拉著女人的手往前邊過去.

清妤一言不發的跟著他往指揮所那邊過去,這地方是權璟霆的地界,沒有人能夠輕易進的來的,她是不是應該高興,起碼,她進來了兩次,這地方在她心中那層的神秘感已經消失了.

兩人往二樓過去了,清妤腳上的鞋子踩在水泥路面上發出輕微的聲音,倒是他的短皮靴,發出的腳步聲沉穩,如同每個擲地有聲的軍人一樣的.

很快到了二樓最邊上的一個房間門口,男人轉動把手走了進去,清妤抬頭看著四周的情況,和上次過來的那幾個房間一樣的,里頭擺設簡單整齊,最邊上一張單人床擺著,上頭的被褥被折疊整齊,一絲褶皺都沒有,被子折疊的四只腳棱角分明.

一旁有個櫃子,里頭整齊劃一的掛著幾套深色系的軍裝,最邊上一套的是深黑色的,上頭點綴著明晃晃的金色流蘇,在整個M國,軍裝的顏色越是深,便代表了這個人的地位越重.

他從里頭翻了幾下,找出了一套黑色的作戰服放到了床上,又取了一套掛著的衣服拿在手上.

"把衣服換了,這是乾淨的,尺寸大了就將皮帶紮緊一些,我到隔壁去."權璟霆拿著手上的軍服轉身出去.

"等等,我們要做什麼?"清妤越發的好奇.

到了這地方過來,權璟霆要訓練也就算了,她這什麼都不會的人,跟著湊什麼熱鬧,這人不會是昏頭了吧.

"待會你就知道了."說完這句話,男人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清妤看了看他放在床上折疊整齊的衣物,這種衣服穿著寬松舒服,最適合訓練運動用的,她一路看過來,士兵都是穿著兩種不同顏色的作戰服的,黑色和迷彩.

這衣服是他的無疑了.

將手上的包包放到了一旁,女人開始換衣服了.

權璟霆去的是旁邊的房間,是他自己的衣服穿得速度倒是挺快的,不一會就拉開門走了出來,從樓梯口上來的林楓正好就看到了出來的男人.

他一身軍裝走過去,雙腳合十敬了個軍禮,"少帥!"

"嗯."

得到回應的林楓將手放下來,看著男人身上的黑色衣服張口,"您這是要去靶場?"

明明說了要休息的人突然回來了,一進門門口的衛兵就通知他這邊了正在練兵的林楓也忙著趕了過來,少帥交給他的事情查了個大概的,他還沒查的清楚,不過倒是大體的輪廓已經出來了.

暫時還是不方便告訴少帥情況如何.

"那我准備一下."林楓張口道.

"你就不用過去了,繼續練你的兵."

林楓還沒來得及張口,就看到了旁邊一道門打開,從一頭走出來一道黑色的身影,身材高挑,穿著和權璟霆身上同款的作戰服,卻是一點也不違和.

相對于清妤來說,權璟霆的衣服大了點,只能夠將腰帶勒到了最近的那一空之內,卻將真整個纖細不盈一握的腰肢顯得更加突出,她頭發高高的束在腦後,露出巴掌大的小臉.

純黑色系的衣服和她卻一點也不違和,相反的還有一種十分適合的感覺.

權璟霆眼中一亮,伸手拉過女人過來上下打量,嘴角止不住的上揚,"不錯."

這樣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有一句話形容的十分的合適,英姿颯爽,最合適不過.

一旁的林楓眼中閃過欣賞之意,這是她見過的第一個能夠將他們作戰服穿的這麼帥氣的女人,當然也沒有女人穿過他們的衣服.

少帥的眼光,是真的不錯.

但是,少帥這是讓清小姐穿成這樣做什麼,難不成這是要帶清小姐去靶場.

清妤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剛上身的時候的確是十分的別扭的,只不過這顏色,她是真的喜歡,出乎意料的喜歡.

"走吧,我保證這地方你絕對的有興趣."權璟霆向女人保證道.

林楓站在原地不動,權璟霆和清妤挨得很近,並排一起往樓下過去,他側目,不經意間看著女人筆直的背影,飛揚的馬尾長發.

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了.

這背影,好像他是在哪兒見過一樣的,有些熟悉的感覺.

"林少將,馬上快開始了!"樓下士兵仰頭對著二樓的林楓吼了聲.

這頭的人被從自己的思緒當中叫回來,反應過來之後腳步不停的往樓下走過去,他這頭也還忙著,就暫時將剛才的迷糊扔到腦後去了.

……

清妤跟著權璟霆一路往前後頭走過去,軍營里頭士兵們都是在訓練場上練靶的,室內靶場也很少有使用的情況,平時只有少部分的士兵在休息或者空閑的時候想要練槍才會過來,但是也只是少部分,畢竟室外訓練才是他們的常態.

偌大的靶場之內被分隔成了兩塊,分別有兩個入口,這地方恐怕是整個軍營內裝修和基礎設施最好的地方了,整個場館內明亮無比,頭頂數十頂的白熾燈燈光打下來,照亮了這占地面不小的地方.

這里被分隔成了不同的小區域,都是練槍的地方,如同一個一個小隔間一樣的,身後空開的地方放了沙發和椅子,是休息區的樣子.

這時候這里沒有人,踩著腳下明黃色的木質地板走進來的清妤打量著整個場館,沒想到在這里居然還能夠看得到室內靶場,並且看上去還不錯的樣子.

"你這是要帶我過來打靶?"清妤看著對面分開的一個一個隔間區域道.

"上次云野山莊你露了一手,槍打的不錯,這次我們倆練練,看看你的本事怎麼樣."

權璟霆走到了左邊白色櫃子前頭,伸手將一整片的櫃門往上拉上去,露出了里面的名堂,整個櫃子的內部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不同型號的槍支類型.

這個櫃子內的槍都是權璟霆的,沒事的時候他會過來打打靶子練練槍,有的時候也會在外頭的訓練場內,只不過人到了一個度上,也就沒那個必要了,所以過來這地方的要多一些.

"過來看看,想要用哪個?"

清妤往前走了兩步,盯著櫃子內的槍不動,垂落身側的手指微微彎曲,熟練的做出了握槍的動作.

這些自然而然的動作,熟練的如同穿衣吃飯那樣的簡單,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怎麼,害怕了?"權璟霆看著女人紋絲不動的樣子有些好笑.

她搖頭,上前取了邊上一把最精巧的手槍握在手中.

"好眼光啊,這是鬼鳳今年上半年最新出的款式,槍身和速度聲響都做了大的改進,十分趁手."

這型號一出就被他買斷了,這會兒就算是整個M國之內,也是只有他的軍營之內有這款手槍,別的都尋不到.

"要怎麼打."

"你先打幾槍我看看怎麼樣,如果水平不錯,我們可以比一場."權璟霆往後走了兩步,坐在了後頭的沙發上.

清妤走進來打靶區,手上的槍方才握緊,身後傳過來一陣動靜,緊跟著一架護目鏡從她腦後過來,直接架在了她的耳朵上.

"戴上這個."男人的聲音從她頭頂傳過來.

做完這一系列動作之後,權璟霆往後退回了休息區之內,她握著手槍,慢慢抬起對准了對面的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