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第一次約會


這個時候也不是吃午餐的時候,兜兜轉轉,權璟霆還是帶著清妤去了最近的湖心公園,這里是最能夠體現帝京生活風貌的地方,早晨的時候有不少的退休老人會結伴到這里來競走晨練,一路走過去都能夠看得到正在打太極的老人.

自然這時候也有不少起早的年輕人,穿著運動服,耳朵上掛著運動耳機,奔跑在人工湖邊上,早上和傍晚,是這里最熱鬧的時候.

這地方早些年是最早的人民公園,近些年來為了吸引年輕人的視線,政府廳花了大價錢改建了內部設施,還特地開出人工湖,夜晚的時候這里有露天燈光的音樂噴泉,也成了不少年輕人近來約會散步的好去處.

權璟霆將車子停在了最邊上,一路上他也都在想要帶著這丫頭去哪兒,他最多的時間也都是在軍中,在帝京的時間也都是在軍營,這麼多年也並沒有空閑下來的時間去外頭走走.

第一次帶女人出門,在路上他就在思索要去哪兒,應該問問容業,他平常帶哪些女人出門的時候都是去哪兒的.

"如果不知道去哪兒的話,就現在這走走吧."清妤看著車窗外的景象,這樣安甯的地方,她是真的沒來過.

權璟霆點頭,同她一起下了車,不遠處有帶著嬰兒車出門的媽媽們,現在的帝京霧霾嚴重,這些年汙染問題雖然得到了一定的改進,但是也還是並不太好,清晨的時候就算能夠看得到太陽也是灰蒙蒙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有樹木水花的地方,就成了太多人想去的地方.

再加上今天也是難得好天氣,頭頂的天空是難得的晴朗,自然也就有許多的人出門了.

清妤側目看著不斷往自己身邊路過的人們,花壇里移植過來的花草長得十分的好,朝氣蓬勃的樣子看的人心里歡喜極了.

她側目站立的時候,身後停車的人走了過來,指尖傳來溫熱的觸感,清妤偏頭,看著權璟霆自然而然的拉上了她的手.

"別動,我不會松開的,你看他們不都拉著手."權璟霆緊了緊拉著女人的手掌,緊緊鉗和,嚴絲合縫.

清妤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對面一對一對男女十指相扣行走在公園內,他們臉上都帶著幸福的笑意,想來也是感情十分的好.

"那是他們,不是我們,這里沒有說不牽手不能進來."清妤動了動,卻還是沒能掙脫.

男人拉著她往前走,一步一步,手牽的死緊,"別人有的,我不能沒有."

"這地方都說了情侶來的多一些,進來不牽手,你是想讓別人怎麼看我?"權璟霆張口,分析的似乎頭頭是道,聽在清妤耳中,卻盡是些歪理.

這人不要臉起來,你是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行了,親都親了,抱也抱過了,牽個手,也沒什麼好拒絕的."權璟霆嘴角帶著邪笑,"還是,你更加喜歡我像前兩天那樣的抱著你走."

聽到他的話,女人停止了掙紮的動作,也隨他了,這兩天已經將她的耐性都給磨出來了,你和這樣的人爭辯,吃苦的是你自己.

再說了,按照他的口氣,毫不懷疑下一刻權璟霆會真的抱著她在公園里頭行走.

"這地方倒是挺不錯,這里恐怕是整個帝京最悠閑的地方了."權璟霆拉著她慢悠悠的走在被花壇草叢環繞起來的路上.

"因為來這里的人,心里都是安甯的,沒有為生活奔波勞碌的心情,當然是悠閑的."清妤看著四周正在打太極的老人道.

整個帝京生活節奏最慢的地方,也不是徒有虛名的,來這里的人都帶著忙碌過後的清閑,並不著急做什麼事情,能夠在這里消磨一整天的時間.

這樣的地方,最容易讓人停下腳步,讓人感到心中甯靜,清妤嘴角上揚,可見她十分喜歡這里.

"過去那邊看看."權璟霆拉著她往那邊的人工湖過去.

湖面上水波平靜,公園辦事處的人在這里散養了幾只黑天鵝,這會兒在湖面上慢悠悠的滑動腳蹼,脖子高高揚起,姿態高貴典雅,湖面上跟隨著它們的游動留下一串漣漪.

"要不要坐船?"權璟霆看著湖面上一艘艘慢慢滑動的小船,這是人工劃動的,並不是現代化的游艇快槳.

上頭坐的也都是情侶,一對一對的,船尾坐著劃船的工作人員,這也是這個公園吸引這麼多情侶過來的原因,現代社會,任何地方都需要懂得怎麼樣去吸引人流量.

這些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也都習慣了生活的節奏十分緊張,自然也喜歡上了慢悠悠的速度,所以這里的乘船游湖十分的受歡迎.

清妤沒有回答,男人也只當她是默認了,看了看頭頂開始有些炙熱的太陽,走了一路,她應該也累了.

"在這兒等我,我過去買水."


權璟霆將人拉到了樹蔭下的長椅上頭,確定了太陽不會照到她之後提起步子離開.

清妤坐在長椅上,安靜的看著對面的湖面,四周安靜無比時不時的能夠聽得到背後路上走過去人交談的聲音,微風浮動,吹的人十分舒服.

"喵嗚……"一聲貓叫吸引了她的注意.

女人偏過頭去就看到了自己背後不遠處一只黑色的貓咪蹲坐在角落內,身上毛發稀稀拉拉,看樣子是受了不輕的傷.

這幾天我們已經連續收到了很多被潑了硫酸的貓咪了……

清妤想到了上次寵物醫院的護士說的話,難不成,那只貓也是跟上次的一樣,她原本不想動,卻還是起身往前走了兩步,沒等到去到那棵樹下,一個穿著黑色運動套裝,紮著馬尾的女人背對著她蹲在了貓咪前面.

她腳上穿著運動鞋,應該是剛剛過來跑步的,女人伸手摸了摸貓咪的頭頂,盯著它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緊跟著轉身,清妤看到了她的側臉.

一個出乎意料的人,蕭曉.

對方顯然是早就看到她了,並沒有絲毫的意外,慢慢的起身,兩人對視而立.

清妤盯著對面的女人,不像上次在宴會廳內身著華服,滿身驕傲的樣子,現在的她穿著簡單,面對自己的時候,眼中已經沒有了那股挑釁,倒是讓她十分的意外.

按照前幾次的套路,這時候的蕭曉,應該已經如同炸了毛的母雞一樣沖了過來,再不濟,也是言語上的挑釁,怎麼這麼安靜,安靜的她都懷疑面前的人是不是蕭曉了.

"你不用那這樣的眼光看著我,我知道你在想什麼."蕭曉盯著她語氣平靜.

清妤沒有說話,反倒是看向了她身後腳下的貓兒,剛才蕭曉能夠蹲下去救助這貓,這是不是就是普通人口中說的,善良?

"我上次在超市門口看到你救那只貓了,同樣的,我也不能輸給你,相同的事情,我能比你做的更好."她張口,好像小孩子攀比什麼一樣.

這話倒是聽的清妤有些無語,這種隨時隨地都想要決一勝負的念頭是怎麼回事,但是不同的是,現在的蕭曉眼中沒有如同蘇葉那樣蝕骨的恨意和妒忌,多的只是不服輸而已,也說明了她當時沒有看錯,蕭曉和蘇葉,始終不是一路人.

她的眼中,沒有蘇葉那樣的野心和不擇手段,只不過是好強了一點而已,不願意承認自己比不過別人,再加上性格上的問題,也就更加容易被人利用.

"我剛剛看到了,你和權璟霆一起過來的,原來上次那則新聞不過是一個笑話,只不過沒想到,還真的讓你做到了."蕭曉朝她身後看了眼,沒看到剛才和她一起的男人.

"沒想到蘇葉苦苦追求的東西,最後還是到了你的手上,她要是知道,估計已經鬧翻天了."蕭曉張口道,似是在誇贊.

"她不是你的好朋友嗎?"

"朋友?"蕭曉語調揚起,跟著笑了起來,"這圈子里有沒有真朋友,你不會比我還不清楚吧,清妤,現在是沒人巴結你,但是比起我們這些成群結伙的人來說,你的情況倒是我羨慕的."

最起碼不用虛情假意的附和,不用戴著臉皮做人.

"喵嗚……"她腳下的貓叫了聲,聽上去十分的淒慘.

"我先走了,這貓需要治療."

蕭曉蹲下身去小心翼翼的將奄奄一息的貓抱了起來,這次這只貓,要比清妤在超市門口遇見的那只要嚴重的多了.

兩人之間原本就不熟,如果說小時候有交際的話,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在加上清妤現在失憶了,更加沒了什麼好聊的,在加上前幾次的那些不愉快,更加就沒什麼能夠讓她們如同老朋友一樣的說話的了.

抱著貓路過她身邊的時候,蕭曉抬頭看了眼站在原地的清妤,眼眸微眯,似乎帶著考究,緊跟著步伐未停的往前走去.

蕭曉離開之後權璟霆方才回來,手上握了杯新鮮的冷飲,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卻沒看到什麼人.

"口渴了吧,給."他將吸管放進去之後送到了女人嘴邊.

清妤順著他的手吸了口,新鮮的西瓜汁,順著喉嚨滑下去,倒是讓她舒服了不少.

"走吧,帶你去坐船."

接過來權璟霆遞過來的果汁,清妤順從的跟著男人往那邊的人工湖過去.


蕭曉抱著貓走到了旁邊那條路上,轉過頭去就看到兩人離開的背影,權璟霆將女人攬在懷中,儼然一副呵護的樣子,清妤低頭咬著吸管,從領口漏出來的脖頸潔白細膩.

心里頭的疑惑越來越大,她低頭看了看懷中的貓咪,這的確是活的,但是為什麼清妤半分反應都沒有.

清妤從小就沒有出現在公眾視野當中,就算出門也是有保鏢保姆一大群人照顧著,很多人都對她沒什麼記憶,但是蕭曉卻知道,清妤有嚴重的過敏症.

對動物的毛發有十分嚴重的過敏狀態,小時候六歲的時候,清妤曾經到蕭曉家做客,那時候不過是靠近了一下蕭曉養的那只土撥鼠,明明隔得十分遠的距離她就不停的開始打噴嚏,還沒碰到身上就已經起了大大小小的紅色顆粒,當時嚇的跟隨過來的傭人臉色蒼白.

不過也知道了,清妤的過敏嚴重程度可想而知,這樣的小動物,清妤是輕易不能靠近的,這也只是蕭曉一個人知道,可是那天晚上在超市門口,她卻明明看到了清妤將那只貓抱在懷中,但是卻沒有半點過敏反應.

這是怎麼回事,她不可能會記錯的,就算那時候年紀小,但是這麼深刻的事情,也讓她記得到現在的.

清妤為什麼會沒有反應……

帶著這樣的疑惑,蕭曉抱著懷里的貓一步一步的走出公園之中.

人工湖面左邊有一個木屋,木屋前停放著幾艘船槳,穿著黃色救生衣的工作人員等在一旁,權璟霆買了票之後按照人的指引上了船.

兩人並排而坐,工作人員遞過來兩件救生衣,示意他們穿上,她剛想伸手去拿,卻被身邊的人扔到一旁.

"有我在,這些東西都不用."

工作人員原本是應該上前勸解的,但是在這地方工作,什麼人都見識過了,有些人笑的脾氣就是這樣的,不喜歡穿救生衣這種不好看的東西,也習以為常了.

船尾的工作人員劃動船槳,船只慢慢的往前駛去,一點點的往湖中心靠近,這人工湖其實也不算大,但是在湖面上更加能夠看得到湖岸上的風光.

岸邊種了一排柳樹,這時候柳葉垂髫,迎風舞動,景色十分的好看,不同的是在水上的溫度要比岸邊低了些,但是頭頂的太陽卻十分的灼熱.

兩人並排而坐,清妤側目看著岸上的風景,耳邊的碎發隨風浮動,擋了她的臉側,男人抬頭,替她將碎發別在而後,伸手從背後將剛才買過來的帽子戴在她的頭頂.

"你什麼時候買的?"清妤看著他整理帽簷的樣子發問.

所以剛才才去了那麼久.

男人擺弄著給她將帽簷弄好,"剛才買水的時候順道買的,雖然是夏末的太陽,也的確是挺大的."

清妤安靜的看著他,早上醫生也說了,要感謝照顧人的細致,否則的話也是好不了那麼快的,對于權璟霆這樣的人來說,能夠對一個女人這樣的細致,已經是很難得了.

可是這樣的狀況對于她來說,卻並不不是什麼好事.

"兩位可真是恩愛啊,我在這兒工作五年了,過來乘船的小情侶里頭,我還沒見到過像你們這樣長的這麼好看的,小伙子可真是疼你女朋友啊."劃船的男人笑著張口.

在這里遇上的情侶,大部分都是女孩子順從男孩子的,很少遇到這樣的男人,不管四周風景如何,他眼中始終只有他身邊的女孩子.

"不過呀,你們來的也真的不是時候,一般我遇到的情侶,上岸之後就分手了,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大叔低下頭喃喃自語.

"每次都是我和他們聊了天之後上岸他們就吵架了,真是奇怪……"

清妤額頭上冒了冷汗,這大叔話挺多的,沒准人家分手里頭還有他的一份功勞.

"你放心,我們不會."權璟霆摟著女人的肩頭,說的狂妄.

"對,本來就不是情侶,何來分手的說法."一旁的女人淡然道.

"哦,你們兩位不是情侶啊,我看著挺像的啊,很少有你們這麼般配的情侶的,難不成你們兩位,是家里頭不同意?還是女孩子已經有了喜歡的男人了,我看你身邊這位就挺好的……"

清妤看著對面的大叔,面色平靜但是卻帶著寡淡,這大叔的腦回路,她是真的沒辦法理解,都是怎麼把這些話給繞出來的.

大叔貌似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手上不停的劃槳,沒再開口說話,四周只剩下船槳劃水的響動聲,清妤盯著前方,並沒有在意她剛才的話.

權璟霆盯著女人的側臉看了半響,俊美的臉頰慢慢的從女人側邊的位置靠過去,一點一點的湊近,直到他鼻尖抵上了女人的臉頰,兩人呼吸的氣體交織在一起,糾纏在一起.


"丫頭,你這是變著法的打我臉呢?"

她偏頭看著對方,嘴角帶出一抹笑,十分的自然,"說的是實話,你如果不服的話,可以改變這個狀態."

"激我呢?"權璟霆堅挺的鼻子蹭了蹭她的臉頰,"我記得我跟你說的十分清楚了,你的情況是什麼,還需要我重複一遍?"

看樣子這丫頭是對自己現在的狀態並不是那麼的清楚.

"權少,有種人對自己的認知是站死理的,他就偏偏霸道的也要讓別人也變得和他一樣,咬死不松口,你好像就是那種人."

那種咬死不松口,死乞白賴的人.

"埋汰我呢?"權璟霆捏著她的臉笑眯眯的說,指尖享受著女人光滑肌膚的觸感.

"不然呢,我說的是事實."清妤伸手握住男人摸著自己臉的手腕,想要往外扯.

這邊船尾的大叔看著前方的兩人,覺得有點奇怪,這兩人之間的氛圍一下子就變了,他想到了那些下了他的船就吵架分手的小情侶,這次不會又重演一邊曆史了吧.

他挺惶恐的,惶恐的都快不知道怎麼劃槳了,這兩人下船就分手是小事兒,別在這兒打起來了,再掉水里了,偏偏那男人還沒讓他們兩穿救生衣.

說起來,救生衣.

剛才那小伙子沒讓這姑娘穿救生衣,該不會是有預謀的吧.

不過幾分鍾的時間,大叔已經在腦袋里腦補出了一出連續劇,只差沒補到大結局了.

兩人對視之間,眼中的火苗是絲毫不讓,清妤看著權璟霆的臉,沒有絲毫退縮的樣子,他們之間貼的及其相近,鼻尖相抵,唇瓣不時的能夠因為他們的動作摩擦到一起,及其曖昧.

"我這兩天對你怎麼樣,你怕不是個瞎子,能夠看得出來."

這兩天他是只差把心都掏給她了,這丫頭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看得人心里頭是極度的不爽,偏偏他還是放不下,只能耐著性子跟著,也怨不得誰.

畢竟這段時間,是對于他來說最好的時間段,她現在記憶缺失,很多東西都在重塑階段,只要他動作快,自然這人最後也是他的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不是傻子,只不過權少,我不太適合權家的生活方式."清妤偏頭看向湖面,試圖躲避男人的灼熱的視線.

她的性子,不適合在那樣的家庭生活,無論權家人是什麼樣子的,在那樣的環境生存,免不得要勾心斗角算計這些,就連出門都要主意外人的目光.

一個清家她已經受不了了,更加別說權勢更重的權家.

權璟霆眯眼,他是清楚這丫頭的性子的,凡事能避開麻煩的就避開,平平靜靜的生活反倒是更加的適合她,可是,如果讓她平靜安甯了,那他怎麼辦.

清妤看著湖面的臉被男人強行轉了過來,四目相對,她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無比的堅定和不可動搖.

"現在還早,說這些太早,不過既然你說了,我也就告訴你了,你是和我在一起,是我權璟霆的人,無關其他."

清妤盯著他的眼睛,看到了真摯的感情,他絲毫不像在開玩笑的樣子,也一改了平常逗弄她的時候那股子邪氣,面色再正經不過了.

不過沒有等到她的回答,兩人身後傳來大叔爽朗的聲音.

"上岸了."

這風景也沒看到,這一天天的,到底是過來干什麼的.

"我們先下去吧."

大叔死死的盯著兩人的動作,生怕他一個不注意,那小伙子就把這姑娘給扔水里去了……

------題外話------

原諒權少的不浪漫,哈哈哈大家都盡情的猜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