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利用我 首訂
g,更新快,無彈窗,!

蘇云笑呵呵的離開花店,心滿意足的動了動頭頂的帽子,她是真的喜歡這清家大小姐,這脾氣,能不被蘇葉給帶進套里.看樣子以後是真的能夠看到不少好戲了.

幾乎是蘇云一離開店內的瞬間,蘇葉臉上的表情變得僵硬扭曲,不似平時那樣的溫軟大方,是從來不曾有人見到過的陰冷,眸中深藏陰寒.

整個人身上的氣質驟然大變,就好像突然換了一個人一樣.

"你以為用清家來壓我,我就會害怕嗎?清妤."

收銀台後面的女人看著她,唇角帶笑,似在嘲諷,"不裝作好友了?還是沒了那個興致?"

在外人面前和自己裝作好友的戲碼,她這是不打算繼續了,畢竟這層臉皮,也幫了蘇葉不少的忙,那個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薛冰,可不就是拜她所賜.

這還是第一次,蘇葉在她面前將那些粉飾的臉色抹去,直接露出了她最真實的態度.不容易啊,看這樣子是不打算在自己面前裝了.

"對,我是討厭你,從前我就討厭你,一直不喜歡你到現在,我能和你做這麼多年的朋友,你以為我是喜歡你這個人嗎,別做夢了!"蘇葉嘴角泛著冷笑.

"為了清家的權勢,倒是委屈了你這麼多年."對面的人不以為然.她忘記了從前的一切事情,但是卻並不代表她不會審時度勢,一雙會看人的眼睛,在現在是多麼重要的存在.

清妤慶幸,她失憶了,忘掉了從前的一切事情,但是卻沒有將一雙明亮的眼睛給扔掉.

這個人,她從醒過來的第一眼見到,就能夠從她偽裝的面具下看得到,眼睛內暗湧的欲望和野心.

善良,就算平時做再多的善事,說再多的好話,既然是裝的,總有一天,會露出自己原本的樣子.

本性,是藏不住的.

"清妤,你別得意,出身這東西沒辦法選擇,但是權勢可以,總有一天我會成為讓你仰望的人."

"拭目以待."

"清妤,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離權璟霆遠一點,不要以為你真的能夠用那個可笑的婚約綁住他,不是你的東西,就不是你的!"

蘇葉自然也是知道那個婚約的,以前清妤同她提起過,那時候的清妤對她並不設防,還是當做好朋友一樣的,炫耀一樣的說出了那個婚約.

也是清家自認為能夠綁住權璟霆的最後一個砝碼,這也是蘇葉這麼長時間以來對清妤防備的原因,可是在國外這麼多年的時間,也沒能夠讓清妤拿下權璟霆,這讓蘇葉心里安心不少.

但是沒想到,清妤能夠在回國之後一舉拿下了權璟霆這個人做到了從前她做不到的事情,蘇葉這次是真的慌了.

不過沒關系,她手上還捏著那些東西,那些能夠毀掉這個女人的東西.

"如果他真的是個東西,我倒是真的想打包送給你,可是我做不到,你如果喜歡,就用你自己的手段去追求,我不在乎,也不想在乎,你懂嗎."

"你少給我得了便宜還賣乖,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背後干的那些肮髒事兒."蘇葉面上帶著冷笑,緊跟著身子往前一湊,兩人距離拉近,她用只兩人能夠聽得到的聲音慢慢的吐出一句話.

"你別以為,換了一身皮,就能夠為所欲為了,到了我看不下去的時候,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嗎?"女人瞳孔中映射出清妤那張美麗傾城的臉龐,身上卻帶著無比的陰冷,嘴角帶著的笑意卻是十分張揚.

"所以,在惹怒我之前,最好收了你那些心思,否則的話,我真的會毀掉你."

蘇葉說完這句話之後,將墨鏡扣在了鼻梁上,轉身邁著優雅高傲的步子走了出去,十厘米的高跟鞋落在地面上踩出不小的動靜.

她剛才那句話,一直回蕩在清妤的腦海當中,從蘇葉的臉上,她看出來了那並不是她無中生有的編造,也並不是單純用來威脅她的話.

這個女人,真的如同她自己口中說的那樣,手上捏著什麼東西,才能夠這樣的無所畏懼有恃無恐.

她手上捏著的筆尖慢慢的點在紙張上,不規則的畫了個圈圈,眉頭緊蹙似在思索什麼東西.

無論她怎麼去回想,腦袋里都沒有關于她從前和蘇葉一起交往相處的信息,絲毫沒有,就連零碎的畫面都拼湊不起來.空白的比一張紙還要乾淨.

如果手上什麼東西都沒有的話,蘇葉不會這麼的有恃無恐,還是,她是仗著自己失憶了,在虛張聲勢?

就在她閉眼思索的時候,身後的休息室傳來動靜,門鎖扭動的聲音,響動的聲音提醒她自己的休息室里還躺著個男人.

腳步聲走到她身後停住,清妤還沒來得及轉身,便被一股熱源籠罩起來,她低頭就看到男人寬大的手掌撐在了她的兩邊.線條流暢的手背上能夠隱隱看得到男人皮膚下青紫色的血管,十指骨節分明,很好看.

後背微微僵住,又來了,這是今天的第二次.她是十分的不喜歡同一個男人靠的這麼近的感覺,特別不喜歡.

"我剛才好像聽見,你要把我打包送人?"他幾乎是咬著清妤的耳朵開口.

語帶危險,能夠感覺到自己身後的男人身上氣場的變化,後背緊緊的貼上一具灼熱的胸膛,男人堅毅的下巴落在她的肩上,接觸間她帶著微微的痛意.

他不高興了,這是清妤的第一感覺.

"嗯?回答我?你這是要把我打包送給誰?"

"不過是一句氣話,你這也當真了?"清妤故作輕松,說的坦然.

權璟霆單手撐住桌面,修長的手指將捏住女人茭白的下巴慢慢轉過來,四目相對,他眸中帶著半分寒氣,卻絲毫不見剛醒的睡意朦朧.

"可是我卻從你的話里,聽到了真情實意,如果真的有女人過來,丫頭,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真的會將我拱手讓人."這話,問的十分認真,也聽的清妤一愣,感覺到她的遲疑,他力道加重.

指尖用了點力道,他薄唇帶著絲絲笑意,"說啊,我問你話呢?"

這分明就不是問話的態度,也不是談話的氛圍.清妤能夠敏銳的感覺到他的不悅,和自己說錯話之後會面臨什麼,這樣子就已經是個麻煩了,更加別說她行擦踏錯之後會是怎麼回事.

"以你的本事,我送不出去,況且,我也不會送,以少帥的本事若是放在我身邊的話,能夠擋掉很多的麻煩."

男人捏著她的下巴,眸中似在探究,她話中帶著的真誠到底有幾分.

半響之後,男人松口一笑,緊跟著手按在了女人頭頂親昵的揉了幾下,"還不錯,知道利用我來擋掉你的麻煩."

這意味著,自己對于她而言,並不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只要會利用,便好……

蘇葉的到來對于兩人來說,不過是個小插曲,清妤的花店依舊忙碌,來來往往的人絡繹不絕,不過不同的是,花店內多出來一個人,滿臉悠閑的待在休閑區那邊.

他手上捏著本書,低頭翻看的時候自成一道風景線,吸引了不少進來買花的小姑娘,他側臉堅毅線條流暢,修長的指尖翻過書頁,美的如同一幅山水墨畫.

男人身上的氣質都是冷冷的,和清妤的那股子清冷是不一樣的,是那種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寒,帶著雄性獨有的氣息,十分誘人.

不少進門買花的女孩子都不由駐足,簡直不要太美了.就是這樣一個人,在清妤需要搬東西的時候,都會接手過去,她還沒反應過來,權璟霆已經將她手上的東西接過去放好了.

做完一系列的動作之後,他便會再次回到休息區,拿起那本書繼續翻看,一系列的動作做的毫不生疏,也絲毫並不客套.安靜的明明應該是存在感及其弱的人,卻偏偏相反的存在感爆棚,讓人不容忽視.

送走今天下午的最後一位客人,清妤看了看牆上的掛鍾,已經到了關店的時間了,外面天色已經從是烏云壓頂了,幾乎是她偏頭的瞬間,緊跟著豆大的雨滴落在了地上.

啪嗒啪嗒……

狂風呼嘯而來,吹動著她放置在門口的花架,雨點不斷的打在玻璃門上,流下淺淺的水痕,順著滑落下來,她扔掉手上的東西就要出去,卻被男人攔住.

"腳不想要了?"權璟霆蹙眉.

她能夠慢慢的走,他才放心的沒有將人押回去,這是一著急就打算跑過去了.

"在這兒呆著,我出去."

門外也沒放幾盆花,輕輕松松就能夠搬進來的東西,只不過雨勢十分大,雨水直接越過了店門口的藍色雨棚順著風飄進來拍在玻璃門上,幾片花瓣被打落在地上.

外頭甚至能夠看得到因為狂風呼嘯吹過去的白色垃圾袋和紙張,沿途路過的上班族將公文包頂在頭上,往前方不斷的跑過去.

遠處的路邊能夠看到聚集起來打出租車的人們,一旦有車子亮燈停下來,很快就被一群人包圍起來,下班時間和暴雨聚集起來,就是出租車最搶手的時候.

男人筆直修長的腿邁了出去,高大修長的身影和著外頭的雨景,他的動作倒是很快,不一會兒就將外頭擺著的花都搬了進來.

雖然在外頭待的時間不長,但是雨勢也不是一般的大,頭頂傳來轟隆隆的雷聲,響徹云霄的閃電劃過,彰顯著外面夏季最後一場雨的狂放.

權璟霆頭發被雨水打濕了一些,額前的碎發落下來,黑色的衣服上帶著淺淺的水漬,精致的鎖骨間一層朦朧的水霧,袖口半卷到手肘的位置,露出緊實的手臂.

他的樣子不顯狼狽,反倒是多了幾分性感,長得好的人就是再怎麼折騰都不怕的.被他搬進來的那幾盆花上沾染了雨水,被狂風吹過的枝葉有些凌亂.

清妤想了想,從收銀台後面取了乾淨的毛巾,瘸著腿一步一步的走過去.正在將花往架子上擺放的男人聽到了身邊人的聲音.

"給,擦擦身上的雨水."她語氣帶著柔和,不似方才的清冷.

男人偏頭看了她一眼,手上動作不緊不慢,"手沒空."

"那放在這里,你待會用吧."她倒是動作挺快,直接將毛巾放到了一邊.

權璟霆端著花盆的動作一頓,挑眉看向自己身邊的女人,這丫頭,是真的看不懂,還是裝作看不懂.

挺能躲的.

清妤站在他邊上,這一下午的時間,她此刻只想趕快將東西收拾了之後回家休息,只要不在和這個男人同處一室,什麼都好說.

只不過這雨是真的來的出乎意料.

"這邊的要放到架子上嗎?"那頭的男人指著自己身邊的花草張口.

清妤看了眼,"不用了."

也按照她的要求將所有的東西歸置好之後,男人站到一旁拿起毛巾擦乾淨腦袋上微微濕潤的發絲.

畢竟也幫了自己一整天的忙,雖然不情願,但是人也給自己省了不少的麻煩,最起碼腳上的傷口是沒隨著她的蹦跶程度裂開,這點是好事.

早點好,也能夠早點擺脫這個困境.

"這個時候了,如果少帥不介意的話,我請你吃個飯吧."清妤看著對面正在擦汗的男人張口.

對方擦著手肘上的汗水,低聲笑了笑,"肯德基?"

氣氛一滯,清妤想到上次的肯德基外賣,伸手揉了揉鼻子,"我請客,自然是按照少帥的喜好來的."

所以,不是肯德基,忙了一天了,吃肯德基,她怕自己做惡夢,良心難安.

"哦?"男人偏頭看著她,"按照我的喜好?"

對面的女人點頭,也不是請不起,只是不喜歡欠人人情什麼的,以後再要還起來,就難了,尤其還是權璟霆的人情債.

車子停在地下停車場,從花店後門就能夠直接下去,收拾好了店里的東西之後,清妤自己蹦跶著往那邊的後門出去.

這片區的店鋪後面都有一條通道,通道直通地下車庫,清妤今天出門的時候是沒有開車出來的,但是權璟霆開來了,男人還一反常態的並沒有停在廣場上,而是中規中矩的停到了車庫里頭去.

兩人出來後門來到通道口,需要下兩階樓梯,她靠在牆邊剛剛將姿勢擺好,准備下去的時候,身側走上來的男人單手扣住她的手臂將人往懷里拉.

"等等!"幾乎已經猜到他要做什麼的清妤出口制止了男人接下來的動作,"我自己能走下去."

"不用不好意思,舉手之勞."男人說的輕松,倒是動作利索的將人打橫抱起來,"你蹦下去之後,我估計這腳掌也別要了,直接剁了."

靠在權璟霆懷里的清妤咬唇,這都什麼形容,這傷口並沒有深刻入骨,在怎麼糟蹋也就是裂開,最多疼點.

清妤環著男人的脖頸,靠在他胸口,能夠感受到襯衫下頭男人結實的肌肉和起伏有力的心跳,凡事兒都是一回生兩回熟的.

這次感覺靠在男人胸口的時候,不像上次那樣的驚訝和心跳加快,倒是有一種心平齊和的感覺.

權璟霆抱著女人一步一步穩當的往樓下走,每一步踩在階梯上,都會落下穩重的腳步聲,他低頭看了眼懷中比上次要乖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女人,嘴角上揚,勾出愉悅弧度.

無論是什麼心思,他不得不承認,這丫頭十分的聰明知進退,明白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

不過兩節樓梯,很快到了車庫內,權璟霆單手抱住女人之後拉開車門將人放了進去,低頭將安全帶系上之後合上了車門.

黑色越野軍車滑出車庫,權璟霆打著方向盤,側臉輪廓棱角分明,格外迷人,一路上無人阻攔,很快就出了寬闊的地下.路面上依舊是大雨滂沱,車窗玻璃被打的直響,擋風玻璃上的雨水如同傾盆一般的滑落下來,雨刮器根本沒辦法兼顧過來.

權璟霆視線平穩,這樣的雨現在下的十分大,但是很快也就變小了,沒什麼好顧及的.

從車窗外隔著雨勢艱難辨認路線的清妤張口,"這是要去哪兒?"

這個方向過去,好像有一家生活超市,並沒有什麼十分高檔的餐廳飯店之類的,這里附近也都是主打一些生活用品的店,也是高檔的人流區域.

男人目不斜視,"超市,你那里什麼東西都沒有,過去看看你需要什麼."

順便也給他添置點,否則也不方便."不是去吃飯嗎?"

"外頭的東西不大乾淨,相比起在外頭,我還是更加喜歡在家里頭吃."男人語氣隨意.

家里,哪個家里,誰的家里.

清妤滿頭霧水,原本她花店在的購物廣場也是有百貨中心的,但是那里頭的瓜果蔬菜和這頭這個生活超市的比起來,要差了很多.

這里專門做家居的東西,蔬菜都是每天凌晨新鮮從產地送過來的,還有海內外空運過來的各種肉類奶制品,自然價錢也是比較昂貴的.

不過人也是吃的放心的,這樣綠色的環境很大程度上抓住了不少帝京家庭主婦們的心思,所以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家庭婦女,很少有男人過來逛超市的.

車子行駛了一段距離之後雨勢小了很多,不像剛才那樣的可怖,淅瀝瀝的能夠看得清楚前面的路了.兩側的路燈已經亮了起來,天色因為雨天的關系要比尋常暗下里的時間早了一些,橙色的路燈光輝灑在地面上,著涼了兩旁被打濕的路面,水光反射出盈盈光亮.

車子很快停在了生活超市前頭的停車位上,大概是因為下雨的關系,門口的車子要比尋常時候少了一大半,想來這種天氣,很多人都不想出門的.

這片區並沒有地下停車場,停車位都是劃在門口的,十分張揚的占據公共區域,因為消費水平十分高,普通人家是選擇會在菜市場或者普通的超級市場,並不會過來,所以車子停放十分稀松.

清妤透過車窗看著門口上方純英文的文字招牌,高大上的樣子十分灼眼,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沒由來的想到了剛才權璟霆抱著她下樓梯的樣子.

"真的要進去?"

要不還是下館子吧.剛才那是沒有人看到,可是現在,里頭估計人山人海的,抱著她進去,這臉是真的不想再要了.

"都到門口了,你說呢."權璟霆偏頭看著她.

外頭的雨雖然小了點,但是也是會打濕衣服的那種,他側目看了眼外頭不斷落下的雨滴,落下一句話,"坐著別動."

車門打開間能夠感受到外面彌漫的濕意,黑色的短皮靴蹬地,踩著地上的積水,男人修長的身形很快在朦朧的雨霧當中進了對面一間便利店.

清妤偏頭,帶著好奇,這人是打算去作什麼.不一會撐著黑色雨傘的權璟霆走了出來,看這樣子,是過去買雨傘的,正在清妤奇怪的時候,他走到了副駕駛門前,伸手拉開了車門.

綿延的雨水落下,被風吹的帶動滴到了她身側和腿上,小點小點的水漬."拿著,別動."權璟霆將自己手上的傘遞給了她.

清妤明白了他想做什麼之後開口拒絕,"不如這樣,你進去買東西之後出來我們在離開,我在車上等你."

反正她也不是那麼的會做飯,吃什麼也沒什麼要求的,不用這麼麻煩.

"你聽話,乖一點."男人說著伸手摸摸她的臉,緊跟著俯下身來解開她身上的安全帶.

無奈的女人打開傘,就那麼被抱在男人懷中,這傘選擇的尺寸的確是挺大的,能夠蓋的到兩人的全身,不過還是有點小問題的.

"自己拿著傘,別淋到雨了."權璟霆張口,語調柔和.

"哦."

對面一排在便利店和商鋪屋簷下正在躲雨的人們好奇的探出頭來看著對面這樣的一幕,身形高大的男人懷中抱著身形嬌小的女人,一把黑色的雨傘籠罩在兩人頭頂的位置,他小心翼翼的護著懷里的女人,自己半邊肩膀已經被雨水打濕.

看的對面的一眾姑娘尖叫無比,雖然沒能夠看得清楚兩人的臉,但是光從男人那筆直修長的大長腿來說,那臉肯定就差不了.

很快吸引眾人視線的兩人來到了對面生活超市的房簷之下,頭頂的雨傘收了起來,清妤感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人的注視.

對面死盯著兩人的圍觀群眾倒吸了一口冷氣,對面那兩個人的顏值,是真的十分的能打,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男的俊美無儔,女人清冷美豔.

男人將女人輕輕的放在地上,看上去好像那個女人的腿有點問題,他扶著她將雨傘放進了店門口的傘桶內,不顧自己身上的雨水,伸手撩開她額前垂落下來的碎發,細心地上下打量女人身上有沒有被雨滴打濕.

對面的女孩子們心中一陣嚎叫,簡直是羨煞旁人,長好看又寵媳婦兒的男人,是最搶手的!

權璟霆蹙眉,看著她不小心被打濕的褲腿,"告訴你了不用管我,不聽話."

剛才明明打傘的時候她是往自己這邊偏了一些的,清妤穿著淺色的牛仔褲,筆直纖細的腿型十分的好看,褲腿上一片被打濕的痕跡,有些明顯.

她抿唇,假裝沒聽到男人的話,手捏在自己的包鏈上,沒有回應.

緊跟著對面的兩個女聲發出驚訝羨慕的驚呼聲,清妤看到到男人高大的身影在自己面前筆直的蹲下去,他拉住女人的手扶在自己的肩上,讓女人的受力面往自己這邊靠過來,而不是支撐住受傷的那只腳.

清妤低頭,就看到他滿臉認真的將她的褲腿卷了上去,骨節分明的手指劃過她腳踝的位置,有些癢.

這樣卷起來的話,被打濕的面積變小,也不會風一吹過來就十分的冷了.行云流水的將女人兩邊的褲腿都卷的對稱露出白皙的腳踝之後,男人起身,作勢就要抱她起來.

"等等."清妤伸手抵住他湊過來的胸膛,"都到門口了,我自己進去就可以了."

這人不會想要抱著她逛超市買東西吧,那畫面,再結合著現在對面那些人的視線和可能會接收到的目光,她就渾身不舒坦.

一路過來已經是她的極限了,絕對不要再次成為眾矢之的."你這腳,和你進去買東西,你是打算逛到這里倒閉?"這嘴毒的,簡直想給他堵上.

"這點你放心,我想這里的老板應該能夠撐很長時間的."

權璟霆無奈,他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可是女孩子,始終是臉皮子要薄一些的,他斜眼,看到了玻璃門入口處擺放整齊,在燈光下泛著銀色光澤的推車.

"走吧."他伸出手摟住女人的肩膀往內走過去.

以為他聽懂了人話的清妤乖巧的跟著男人一瘸一拐的走進了超市,五分鍾之後,坐在推車上的女人滿臉的羞憤,仍由男人將自己推進了超市內……

------題外話------

唔唔唔,排版出了問題,弄了好長時間,這章七千字,哈哈哈,第二章看情況我寫不寫的出

來,讓各位久等了,就算驚天寫不出來兩更後期也會補上的,愛你們.

討厭在過年期間上架,我浪了這麼多天突然摸鍵盤,有點不習慣,愛你們,麼麼噠

關于上架活動,等依然存了稿子之後馬上搞起來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