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坐過來


天氣還不錯,沒有受到新聞報道影響的女人按部就班的過著自己的生活,三點一線,每天不是店里就是家里,這麼轉悠,日子美好的如同每個普通人那樣的.

只不過這個前提是,那個會帶來麻煩的男人的消失,連續幾天,自從上次他給清妤做了那桌飯菜之後,就再也沒了動靜.

男人就好像莫名的消失了一樣,連著三天,清妤出門的時候都沒有看到對面的人和聽到對面傳來動靜,而那晚上的驚世駭俗也讓清妤歸為權璟霆神經不正常了突然鬧出來的.

這兩天花店的生意歸于平靜,她的緋聞也只不過會在上流社會掀起波浪,尋常人家沒幾個會多去關注這些事情,日子再次回歸原來的平靜.

她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感覺能夠做個好夢.

腳上的傷口早就結痂了,很快也就掉了,雖然離不開那根拐杖,但是行走的時候至少不會再有那股子的疼痛感.

比前兩天傷口還流著血的時候要好很多了,不過還是需要注意.

她站在花架當中的位置,手上捏著花灑細心的澆水,花團錦簇之下,女人精致絕美的側臉顯得更加瀲灩,陽光打在她身上,似乎是柔和她身上那股淡漠疏離,帶上了溫暖之意.

這樣的一副美好畫面,惹的四周人不斷駐足.

心情大好的清妤唇角上揚,手上的花灑不斷噴出水滴落在花葉上頭.

權璟霆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美麗的景象,這模樣,是能夠觸動人心的美麗.

美的不可方物.

他食指落在車窗外,側目看著遠處花店門口的女人,黑色的軍用越野車十分引人注目,鐵黑色的車身在陽光下泛著冷硬的光澤.

他這段時間的休假,指的是不用去軍營,但是不代表他手上的工作都停了,有些十分緊要的事情是片刻不能停的.

容業那邊查到了些東西,需要他緊急去一趟T國,所以才趕著出了國,但是最終卻還是一無所獲.

明明才不過幾個月的時間,居然能夠消失的無影無蹤,這讓所有追蹤的人都大失所望,卻還是不得不繼續.

他可以再在那邊待一段時時間的,但是卻破天荒的選擇了今天就回來.

這讓容業和林楓嚇的不輕.

少帥居然要提前回國,不然的話按道理,他是掘地三尺都要查出真相還要帶著他們一起不眠不休的人.

這次居然這麼輕松就放過他們了.

就連權璟霆自己都沒想通,當時心底那份不耐和煩躁,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成年之後就很少回家,尤其是參軍之後就更加是幾年都不回一次的,再加上家中的氛圍原本就不是那麼的讓他喜歡,他很多時候就算身處荒涼地帶,也從未像這次這樣.

這麼的……歸心似箭….

確定了這個情緒之後,他就連在路上心中都是十分煩躁的.

但是卻在看到對面陽光中的女人之時,心里的那份煩躁,全部清空,如同籠罩住他的霧霾全部散開一樣的清新無比.

在路上的時候,他曾經將自己對她的所有在意都歸咎在對她身份的好奇當中.

到底這個女人的出現是意外,還是清家人的有意為之.他不清楚.

但是現在他只知道,在看著她的時候,權璟霆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並且是那種裹著塵土和血腥味的相識感.

他說不清楚,但是在看到了休閑山莊那次她的毅然決然和出色的身手.

有那麼一刻,他呼吸一滯,心里的那股子暴躁,突然變的安定下來,沒由來的安甯.


這種情緒他說不清楚,卻也大體能夠明白是什麼,在面的清妤的時候,他的心,是安甯的,甚至能夠在思考的時候不用薄荷糖就能夠靜下心來,說實話,他並不反感這種感情.

門口的一盆花是特地引進的新品種,不能夠曬太多的陽光,否則的話很容易枯萎,清妤澆了水之後就打算將它搬進店里去.

傷了腳,她有些站立不穩,蹲下去也不是那麼的方便,她挪動步子彎腰,手指剛剛要觸碰到花盆的時候,視線中闖入一雙骨節分明的手掌.

很好看,但是虎口處卻帶著厚厚的繭層,想來是常年握槍的手.

緊跟著就是地面上的黑色漆皮軍靴,往上看去的時候,男人絕美無儔的臉頰落在她眸中.

權璟霆忽略了女人的視線,拿著手上的花徑直進了店里頭去,頭頂的風鈴響動幾聲之後停下,她回過神來連忙跟著進了門.

男人身形高大,猛然的闖入了這樣一個滿是花草的空間之內顯得有些突兀,其實這地方也不小,只不過因為布置偏向于溫馨的感覺,所以顯得有些擁擠.

"放哪兒?"他低頭看著還沒回過神來的女人.

"那個架子上,第三層."清妤指著對面的架子道.

權璟霆一步跨過去,將手上的盆栽放在上頭的空位上,這店鋪不算小,只不過是因為里頭都放了不同的花草,枝葉繁茂的樣子占了不少的空間,所以這里看上去挺小的.

"你過來有什麼事情嗎?"清妤站在他身邊的位置.

一個消失了三天的人冷不丁的重新出現在她的面前,怎麼說呢,感覺好像平靜的生活再次被打破了,挺驚悚的.

"看你這樣子,是挺不高興看到我過來?"權璟霆看著自己面前帶著圍裙的女人,語氣似笑非笑.

"這里是花店,自然是歡迎顧客的,沒有將人往外趕的道理."

權璟霆薄唇輕勾,這關系撇的倒是挺快的,生怕別人誤會了一樣的.

她倒是沒多在意,但是亞于待客之道,清妤還是伸手指了指左邊被花架隔出來的小型休息區.

"你先坐吧,我給你泡杯咖啡."

看著那邊的藍白相間的布藝沙發,權璟霆挑眉,緊跟著就看到女人往隔間走過去了,動作迅速的撕開了一包速溶咖啡往杯子里倒,摻了熱水之後往這邊送出來.

高大的身軀往沙發上一坐,男人身上那股子冷硬的氣質和身邊這樣的溫暖色調,怎麼看怎麼不搭.

"咖啡."

男人眉眼一挑,指尖在桌面輕點,"我不喝咖啡,只喝水."

既然不喝,在她進去的時候就應該說,這里又不是休閑吧,還帶點單的.

想到公寓里男人親手做的那頓晚飯,她忍了呼之欲出的那句話,還是轉身去給他倒了杯水送過來.

"你過來有什麼事情嗎?"她往男人對面一坐.

兩人中間隔了一張藤編桌子,權璟霆這邊的沙發要比她那邊的大一些,能夠容納三個人,但是她這邊只是單人座而已,而且也不是沙發,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椅子.

她坐下去之後還將椅子往後挪動了一點.

"躲我呢?"

男人冷不丁的開口道.

她身子一愣,緊跟著就看到男人指尖在光滑的桌面上敲了敲,"坐過來."

------題外話------

哈哈哈哈,男主回來了,回來了,新年快樂,大年初五的上架了,吼吼,把你們手上的票票都留著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