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以權相逼
g,更新快,無彈窗,!

寬敞明亮的大廳內,蘇家全家人今天都在,原本這時候也是幾人該上班的時候,但是蘇平邦一個電話直接將蘇云和蘇珂叫了回來.

這段時間政府廳那邊也沒什麼重要的事情,蘇平邦正好有空,難得第一次在工作的時候打擾她們兩個女兒自然也是滿頭霧水的回來了.

蘇云穿著記者工作服,脖子上還掛著記者證,低著頭翻動手上一本雜志,這段時間主編說她先待在帝京做些本職工作.

畢竟新人一波一波的起來,她這個老前輩也需要帶帶.

所以挑了社會版面的新聞就讓給她來做了,這兩天手底下那批實習生都在到處跑點,她也得了空閑,聽了蘇老頭的話之後就的回去上班了.

既然是帶實習生,自然也是要懂得放手的,該讓那些年輕人多多鍛煉鍛煉.

蘇珂自然也是忙著的,這邊和權璟琛的婚事定下來了,她不光要忙活婚禮的事情,還有公司的風投,忙的團團轉.

就算是坐在沙發上也還是不斷的翻著文件查閱信息,電子郵件一封一封的發了出去,十指一刻不得停.

而這時候將幾人都叫回來的蘇平邦冷著臉坐在沙發上,面色有些冰寒,面前的茶水已經涼了,他卻是一口都沒喝進去.

蘇云有些好笑,很長時間沒看到蘇平邦這臉色了,也挺難的會對蘇葉發火的,從來都是那人做了什麼都被慣著,活脫脫的被寵壞的小公主的樣子.

今兒這是,轉性了.

從門外走進來的蘇葉明顯的感覺到了客廳內氛圍不對,蘇云姿態悠閑的翻著手上的雜志,蘇珂也是忙活著看文件,但是氣氛卻十分的壓抑,顯然這樣的低氣壓,是來自這邊的蘇平邦的.

"爸,我回來了."她踩著拖鞋走進去.

沙發上的男人抬頭,眸中一閃而過的寒意讓她一愣,穿著拖鞋的腳愣在原地,有些不敢動.

"大姐,二姐."片刻之後,反應過來的蘇葉還是張口叫道.

蘇珂點頭之後看向對面的父親,她是想知道到底父親葫蘆里賣的什麼藥的.

"你過來坐下,我有事情要問你."

蘇葉聽話的走過去,在蘇平邦對面的沙發坐下,眉眼低斂,乖巧的樣子看上去十分賞心悅目.

"清家人早上給我打了電話,清衍親自打過來的,只問了我一件事情."

蘇葉手指不由的攥緊,明明這事兒她做的天衣無縫的,怎麼清家人還是找上來了.

"你倒是同我解釋解釋,清妤的新聞,真的是你給記者放出去的?"蘇平邦語氣中蘊涵著巨大的怒氣.

這件事情讓清家人主動找上門來了,可想而知在清家已經掀起了多大的浪.

權錢不分,多少人不知道,背地里這蘇平邦和清建業的交易關系,可是蘇家人不會不知道,蘇葉更加不會不知道.

清家以財勢助他上位,再以他的權力助清家財勢,這麼多年以來,一直是這樣的,相輔相成.

這個平衡從來沒有被打破過.

"爸,不是我,我沒有做過."

"你還嘴硬,如果沒有確切的信息,清家不會找上門."蘇平邦手掌重重的拍在桌面上,發出沉重的聲音.

這是第一次,蘇平邦對蘇葉疾言厲色,看的沙發上的兩個女人眉頭一挑,難得了啊,蘇珂倒是沒多大的動靜,倒是蘇云滿臉的興致勃勃盯著對面兩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爸,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蘇葉急忙開口.

"我知道你想什麼,蘇葉,這是我第一次對你說這樣的話,清家同我們的關系是什麼,不用我說,這段時間是最為緊張的時候,這時候開罪清家,我看你是真的沒把我這個父親放在眼里."

今年又是換屆選舉的時候,市長這個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暗地里盯著想要弄死他,官場上的事情,沒點本事人活不下來.

蘇平邦坐在這個位置上今年已經是第五個年頭了,自然還是想連任的.

但是需要打點的東西,在很多方面,都是清家出的面,這麼多年的利益聯盟,不能夠在這時候弄出問題來.

尤其是在這個緊要關頭,一旦清家抽手,很大程度上會對他的連任產生影響.

清家人主動找上門,這是蘇葉沒有想到的事情,清家居然一點也沒有顧及,直接找到了蘇平邦.

"你和清妤,是有什麼過節嗎?上次送過來的仙人掌就是這樣的,我記得你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蘇珂看著轉動手上捏著的鋼筆盯著對面的妹妹.

"哦,原來那仙人掌是清妤送過來的."蘇云從雜志內抬頭恍然大悟一樣的張口.

蘇葉也知道這次蘇平邦是真的生氣了,再狡辯他也不可能會聽進去的,是她失策了,忘記了還有清家,不光光是清妤的事情.

事情影響到了清家的聲譽,也由不得清家會過來警告了,只是清衍已經壓下去了新聞,突然發難,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清衍說了,這樣的事情不希望再發生第二次,我也只告訴你,如果再發生類似的事情,我也不會再容忍你."蘇平邦張口道.

他絕對不能容忍自己在仕途順暢的時候發生意外,無論是誰,都不能夠阻攔.

就算是自己的女兒也不行.

這個時候,如果和蘇平邦對著干,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人正在氣頭上,她還是認了這口氣,聽著人說就是了.

"我明白了爸爸."蘇葉低著頭,忍氣吞聲,乖巧的說.

"明天你給我親自去向清妤道歉,清家那邊就不用過去了,清衍不會多說什麼."

驕傲他還是有的,到清家道歉,還不至于.

"我知道了."蘇葉應下來.

看到事情已經結束了,蘇珂起身將文件放回包內,"爸,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公司了,那邊還忙著."

"你給我等等,我沒說你能走."蘇平邦叫住人.

被叫住的人站在原地沒動,看著自己父親,這年紀大了始終有些大驚小怪的,像是今天這事情,只是叫了蘇葉回來不就行了,真的是年紀大了.

"我叫你們回來也是讓你們倆聽著,你,給我上心點到權家的事情,幫我盯緊了這幾家人."蘇平邦說著將一份文件遞給了蘇珂.

每次換屆都要折騰一段時間,蘇珂也習慣了,伸手將紙張接過來.

"還有,蘇云,你自己就是記者,這段時間什麼新聞該出來,什麼新聞不該出來,你應該明白."

這才是重點.

被點到名的女人慢悠悠的放下雜志,"那我可以回去工作了."

"都去吧."蘇平邦長噓一口氣.

"你去道歉的時候誠懇一點,別再惹了人家不高興了,人家不高興,難過的可是你自己."

蘇云臨走的時候笑著提醒了蘇葉一聲,明眼人都看出來了她的幸災樂禍.

後者氣的在原地直跺腳,卻忍住不敢發作.

------題外話------

哈哈,今天是除夕了呢,一年當中的最後一天,年三十,也祝大家春節快樂,大年初一給大家加一更吧,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