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蕭林


時光轉眼即逝去,三天過去了,原先社會版面的新聞還是傳的沸沸揚揚甚至有越炒越熱的趨勢,帝京百姓們茶余飯後侃侃而談的,大部分都離不開這則新聞,很多人最好奇的莫過于光頭男李偉的過去,一個公務員,單位曾經的先進代表,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讓他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因為警察廳辦事不利導致對方家破人亡的傳言層出不窮,一時間竟然熱度難下.

相反的清妤的那則緋聞消息,卻好像一晚上的時間就消失在人們的腦海當中,消失的無影無蹤,再沒有人提起過.

就好像曇花一現那般,沒人記住.

蕭林在警察廳了一晚上,幾乎是踩著暮光回的蕭家,接下來這幾天估計都得在警局加班,家里頭的事情多少還是要回來處理一下.

"局長,到了."司機小張將車子停在了蕭家別墅門口.

蕭林捏了捏眉心位置,眼眶泛紅,滿臉的倦意疲憊,他伸手拿起一旁的公文包准備下車.

"您在家休息一下在過去吧,那邊有林隊呢."小張關心道.

從這起案子開始,蕭局就開始連軸轉,根本沒停過,現在網上的新聞出來的時候,大部分的網友還站在警察這邊,但是網絡嘛,太多的人懷著天高皇帝遠的心思開始隨意抹黑.

尤其是這次襲擊案主犯家當初孩子被綁架的時候,親自帶隊的還是蕭局長.

大部分不明真相的網友開始了無所畏懼的謾罵抹黑,警察原本就是這樣的職業,你做好了,旁人會認為是理所應當,但凡有一點疏漏,緊跟著的就是不停的指責.

那些流言他們都看不下去了,但是局長卻並不是一個喜歡用權勢施壓的人,所以並沒有警告那些隨意抹黑的營銷號,也就讓他們更加的肆無忌憚了.

他們看的都一股氣,但是無奈蕭隊還是跟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的,他們倒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了.

"沒事,你在這兒等著我就成."蕭林拿著公文包下車.

小張在後面歎了口氣,網絡上那些留言和猜測真的是越來越可怕了,局長忙的一整天都沒吃飯,才不過五十歲的人,看上去卻比六十歲的人還要更加的蒼老些,連背影看著都是無力的.

這會兒要回來的事情蕭林已經通知了趙嬌,現在她已經收拾好了換洗衣物等在客廳內.

這案子鬧得沸沸揚揚的,不光要應對那些網絡上無端的猜測,和著死者的家屬處理問題,也夠警察廳忙活一陣的.

"回來了,先吃點東西再走吧."趙嬌接過他手里的公文包道.

"不了,局里還忙著."

還沒進門她就知道蕭林會這麼說,這麼多年他一頭紮進工作里頭,廢寢忘食不說,自己的身體都熬壞了.

"曉曉呢?"蕭林說著看向四周,沒見到女兒.

"早上出門去了,說是約了蘇葉逛街,應該快回來了吧."趙嬌說著手上不停的給他盛了碗湯晾著.

說曹操曹操到,幾乎是趙嬌話音剛落,就看到了蕭曉同蘇葉走進來.

兩人身後跟著的傭人手上大包小包的東西拎著,分不清楚誰是誰的,卻都是十分貴重的牌子,女孩子出門,大部分的人多少能夠理解一些的.

"爸你回來了?"蕭曉驚奇道.

身後的蘇葉微微頷首,面帶微笑的打招呼,"伯父伯母你們好."

"你好,吃過飯了嗎你們?"趙嬌笑著發問.

蕭曉將手包扔到了沙發上,看著自己父親一臉疲憊的樣子,順手給自己從沙發上的果盤內紮了塊火龍果.

"爸,案子還沒結束呢?"

"還早,你這兩天就少出點門,多在家陪你媽媽."蕭林看著自己女兒道.

緊跟著視線落在了蕭曉身後的乖巧漂亮的蘇葉身上.


"伯父最近還是很忙嗎?"蘇葉抬頭,聲線動人懂事.

"局里案子多,你隨意,我馬上就走了,也別太拘束了."蕭林客套道.

"爸你注意身體啊,按時吃飯."蕭曉張口道.

趙嬌送了蕭林出門,將准備好的午飯和換洗衣物遞給了小張,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囑咐.

"飯和藥都要記得吃,你的血壓好不容易降下來了,還是得格外注意些."

"我知道,你進去吧."

蕭林眸光落在了趙嬌身後的家門口,眸色晦暗,"那個蘇小姐,你還是好好勸勸曉曉,如果不是必要的,還是少來往些."

趙嬌當然知道蕭林的意思,他們這些長輩,活了半輩子了,看人從來都是十分准確的.

蘇葉雖然外在看著柔軟,大方得體,可骨子里的東西,還有可以偽裝出來的善良,是騙不了人的.

尤其是像他們這樣的人,見識的多了,自然也就更加能夠看得清楚.

"曉曉是你的女兒,你當然明白她的性子,太過驕傲,義氣當頭,但是也並不是是非不分的,是好是壞,她自己會判斷."

蕭林歎了口氣,孩子們都長大了,的確會有自己識別善惡的那雙眼睛.

"我先走了,你回去休息吧."

趙嬌站在門口一直未動,這麼多年了,她都保持著這個習慣,從他還是一個小警員開始,她每次送丈夫出門,都要看著他的背影離開為止.

雷打不動.

白色的車子很快消失在道路盡頭,趙嬌轉身回了別墅.

蘇葉和蕭曉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兩人看上去像是逛街逛累了,蕭曉躺在沙發上不願意說話.

蘇葉卻坐的停止,姿態優雅.

"要不要跟我一起再吃點?"趙嬌指了指餐桌上未動過的飯菜.

蘇葉搖頭,"謝謝伯母,我吃過了."

看著自己女兒的樣子,趙嬌上前一巴掌打在她腦門上,"你給我坐直了,這要是進來個人,像什麼樣子,你倒是學學蘇葉女孩子就應該文靜些?"

蕭曉不情願的哼了聲,卻還是按照母親的要求坐直了身體.

她大早上出門就遇到了蘇葉,原本是打算去健身房的,硬生生被蘇葉拖著去逛了街.

昨天的新聞她不是沒看到,現在警察廳聚焦了太多人的視線,身為局長女兒的她現在需要低調,這點她是十分清楚的.

偏偏還被蘇葉拖著去逛了那麼久,她是什麼都沒買,蘇葉倒是大包小包的拖了回家.

"蘇葉你別拘謹,就當是在自己家里頭一樣."

"好的伯母."

蘇葉話音剛落,包內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爸爸."

那頭的蘇平邦語氣平穩的說了一句話,蘇葉臉色未變,穩當的將手機裝回包內.

起身面上帶著優雅的笑容,"伯母,我爸爸有事情找我,我先回去了,下次再過來拜訪您."

蘇葉走的也算是匆忙,說是蘇平邦有重要的事情要找她,連帶過來的東西都沒帶回去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