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單獨相處


權璟霆按照清妤的指使取了藥水過來,早上醫生交代過,因為天氣炎熱,傷的又是在腳底的位置,害怕傷口有發炎的時候,所以適當的可以用藥粉重新換一下繃帶.

有人幫她做,自然是再好不過的,省的她蹦跶著一條腿,還要撲過去拿藥之後給自己換藥,誰還不喜歡方便了.

她撐著地毯想要起身往後坐在沙發上,男人高大的身影將她籠罩起來,目光瞥到他將手上的藥放到了茶幾上.

緊跟著一陣懸空,清妤還沒來及起身就被男人抱了起來,將人穩當的放在沙發上之後,權璟霆蹲下身來.

好了,這一蹲下來,原本距離有些遠帶著朦朧感覺的男人軀體,就徹底的湊近了她身邊,上身的每一處傷痕都能夠看的清清楚楚.

權璟霆蹲下來,距離她很近,近的都能夠聽得到彼此之間呼出的溫熱氣體,也許是清妤時常在花店的緣故,身上總是帶著股不知名的香味,和著她身上的味道,十分的好聞.

能夠比過了任何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疼就說話,女孩子別總是那麼倔……"整理好藥水之後,男人高大的身影蹲下來,寬大的手掌捏著她小巧的腳踝.

女孩子,別總是那麼倔.

腦海里閃過這句話,清妤蹙眉,這話也聽著那麼的耳熟.

面前人的臉,好像迷迷糊糊的出現在她的腦海當中,看不清楚.

權璟霆捏著她的腳踝開始上藥,從軍之人自然動作會有些粗魯,感覺到握在手上女人的腳踝是那麼的嬌柔,纖細的隨便一用力就能夠捏斷掉一樣.

不由的,他手上的動作放輕,像是怕她痛一樣.

"我自己來就可以."清妤張口.

男人拿著棉簽往這邊伸過來,錮制住她腳踝的手一捏,"別動."

她低頭,看著面前的男人一臉認真的給自己換藥.

權璟霆的身高很高,就算是她坐著在沙發上,而他單膝跪地的樣子,兩人還是能夠保持平視,甚至他還要高出來很多的感覺.

男人俊美無儔的面容上泛著一絲認真,黑眸緊緊的盯著女人腳上的傷口,手上動作平穩,帶著容易覺察到的柔情.

莫名之間,清妤有種被他捧在手心的感覺.

權璟霆動作很快,卻也處理的十分細致,不一會兒就將繃帶纏上好了.

"行了,就這樣了,你坐著別動."男人利落的收拾好面前的東西.

"你,還是吹一下頭發吧,吹風筒在那邊左手邊的櫃子里."清妤張口道.

就算是這樣的天氣,室內開著空調,他洗的也是涼水澡.

恐怕會感冒,既然人已經幫了她換了藥了,也不用再冷著臉,畢竟人家也是幫了她的,況且,好像她還是欠了權璟霆些人情的.

在橫眉豎眼的,沒什麼意思.

男人起身站在她面前挑眉,指尖往腦袋上勁爽的短發內劃過,還是濕潤的.

清妤坐在沙發上,緊跟著一個黑色的吹風筒就落入了她的視線.

骨節分明的手指點了點,抬頭間就看到男人唇邊帶著的笑意,"我給你換了藥,同樣的,你也應該付出點什麼."

清妤想起來他說過的話,不喜歡欠人東西.

這不喜歡欠人東西,還有一個意思,同樣的就是也不喜歡別人欠他東西.

"我腳傷了……"

還沒等她話音落下,面前的男人再次抱起她往臥室走過去,將人放在她床上之後,權璟霆動作麻利的插好插頭之後將吹風筒塞到她手里,緊跟著在女人雙腿中間的位置蹲下.

動作簡直流暢到迅速,清妤看著同自己面對面的男人,一時間竟然找不到話說.

"怎麼,害怕?"權璟霆看著女人的樣子有些好笑.

清妤動了動身子,按下了吹風筒按鈕,兩人貼的及其近,她兩腿撐開坐在床邊的位置,而權璟霆為了方便她,是面對面蹲在她兩腿間的位置.


她能夠聞得到男人身上的洗發水和沐浴露混合起來的味道,他兩手撐在她的兩側位置,食指在女人光滑的背面上輕點,狀似無意.

"你先過去找件衣服穿上再過來."清妤按掉吹風筒扔在床上,無奈張口.

男人眸中帶著戲謔,慢悠悠的起身,低頭盯著面前的女人.

半響之後,他吐出一句話,"早晚都要見到,不如這會兒習慣了."

誰他媽的要去習慣看一個男人裸體.

"你這樣在我家里頭晃悠,如果遇到有客人過來,恐怕會說不清楚."清妤低頭沒看他.

"哦?"男人語調上揚,帶著些許笑意,緊跟著男人往前一步,高大的身影慢慢往下壓.

清妤抬眸就看到權璟霆已經將她整個人攏在懷中,兩只手撐在她側邊柔軟的床墊上,將女人整個籠罩在身下.

"什麼誤會?"權璟霆低頭,隨著張口呼出的溫熱氣體落在女人額頭上.

四周都是龍涎香和男人身上的味道,清妤五指緊了緊,相顧無言.

"我聽說少帥不近女色,外界傳的沸沸揚揚的,可是實話,如果你跟我這樣被看到了,恐怕這麼多年你的口碑,可就斷了."

"我們哪樣?"男人一雙黑眸一瞬不瞬的盯在女人身上.

饒是清妤這樣冷淡的人也感覺出來了,這人是在逗她.

想到權璟霆前兩天的樣子和現在簡直就是大相庭徑.

"嗯?"

她不說話,只是死死的瞪著他,表情生動,男人心情大好,伸手捏捏她的粉頰,力道輕柔,帶著逗弄的以為,緊跟著自己拿了吹風筒進了浴室.

里頭呼嘯的風聲傳出來,和著清妤亂糟糟的心思,腦海里一片煩躁,這都什麼事兒啊.

"你想吃什麼?"不一會兒,風停了,男人站在門口卷著吹風筒的線,盯著半干的碎發發問.

清妤反應過來,胡亂點頭,"我隨便."

權璟霆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她的腳掌,緊跟著走過來將女人抱起來.

這一天被抱了這麼多次,清妤也坦然接受了,乖乖的伸手環上他的脖頸.

"在這兒坐一會兒,別亂動."他輕柔的將人放到沙發上.

吩咐完這句話之後,男人走到了廚房.

清妤閉著眼睛,靠在沙發上,只聽到了廚房那邊傳過來的動靜.

他動作很快,三菜一湯很快做出來了,放在白色的餐桌上,色香味俱全,彌漫著濃厚的飯菜香味.

在快吃飯的時候,權璟霆接了個電話,他是背對著清妤接的電話,女人這邊能夠看得到他搭在光滑的桌面上的手指不斷撥動,似乎在思考什麼一樣.

那頭掛斷了電話之後,權璟霆走過來將清妤抱到餐桌前坐下之後低頭交代.

"你先吃,我有點急事需要處理."

在女人盯著桌面上飯菜發呆的時候,權璟霆俯下身來,單手撐在桌面上,蜻蜓點水一樣的在她唇角落下一吻,軟軟的,帶著他身上的龍涎香.

清妤滿臉懵,身體瞬間僵住,回過神來之後已經看到男人拉開自己家門走了出去.

明兒她就把鎖的密碼給換了,一定得換!

------題外話------

這肌膚之親,不容易啊,哈哈,不知道各位小仙女發現了沒有,文文改名字了,從軍帝寵婚改成了權爺寵婚,哈哈,你們有沒有發現呢.

另外,你們最想知道的好消息來了,本文將在本月九號也就是大年初五,上架啦!

吼吼,大家都等著吧,不知道你們想不想上架的時候有點什麼爆更之類的,哈哈哈哈,愛你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