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我就纏上你了


時間大約過去了十分鍾左右,浴室門打開,帶著一身水汽走出來的男人,看到的就是女人低頭打字的模樣.

陽光透過她左邊的陽台玻璃門投射進來,通紅的夕陽映射在她的身上,側邊的位置形成光影地帶,這樣的暖光能夠給任何東西覆上溫馨暖意.

不可否認,她的確長得很美,是那種驚心動魄的美感,舉手投足之間自帶撩人之感.

尋常男子見了,恐怕是日夜不能忘的.

清妤仰頭的時候就看到了從對面走出來的男人,依舊是水光瀲灩的樣子,短發發尾不斷彙聚起來的水滴順著他緊實的肩膀慢慢滑下.

腹肌分明,卻並非肌肉橫生,肩寬腰窄,唯一不好的是,肩上和胸前都能夠看得到大大小小不同痕跡的疤痕.

他曾經無數次奔赴戰場,這些傷痕,都是他的勳章,也是他的榮耀.

"好看嗎?"男人盯著她,眉眼帶笑.

清妤回過神來,收回目光,指尖按在地面上,"洗完了就回去吧."

權璟霆走過去,大大咧咧的直接在清妤身邊落座,身上透著絲絲涼意,這人應該洗的也是涼水澡.

"慌什麼,我還沒吃晚餐."權璟霆看著桌面上清妤的報貨單之類的東西,上面很多都標注著女人的字體.

修長的手指捏起了一份報表過來,看到了下方女人的簽名,她的字體,並不似尋常女孩子那樣的娟秀小巧,反倒是透著幾分龍飛鳳舞的凌冽.

"我這里不是餐廳也不是飯店,少帥如果餓了,外面有的是飯店排著隊的等著給您送吃的過來."

從相遇開始,女人口中的話就是淡漠疏離的,尤其是在對著他的時候,總有幾分刻意的劃分.

權璟霆將手上的東西放回去,單手按在了自己身邊女人的頭頂,她是坐在地毯上的,而權璟霆則是坐在她身邊的沙發上的,高了她很多.

乍一看女孩子就十分的小巧玲瓏.

"清妤,你也不用每次都同我劃清界限,我告訴你,沒用,老子就是纏上你了."男人霸氣的話語響起,透著不容反駁和強勢.

按在女人頭頂的手掌力道也加重,透著股子強勢霸道.

"權璟霆,你!"清妤伸手撥開他的手,仰頭狠狠的瞪著他.

"別這麼看著我,這樣,只會讓我更加對你有欲望."男人唇角輕勾,語氣平緩卻透著炙熱,指腹慢慢的滑過女人光滑細膩的肌膚,"乖乖聽話,別惹我生氣."

如果不曾看到清妤那天救人的樣子,以及女人眉眼當中那股凌厲之氣,他不會這麼快就確定自己的心思,有些東西,像是要破土而出一樣的,慢慢滋長.

這大體是她最討厭的一個假期了,硬生生的過成了這個樣子,早知道這樣,就不應該安排這兩天的假期,簡直是惹禍上身.

女人水汪汪的眸子瞪著他,透著怒氣和寒氣,權璟霆不為所動,第一眼他看中的,就是這雙眼睛,別有風情.

他們這樣的人,戰場走多了,每一步都是帶著血性之味,也比尋常男人更加懂得掠奪,更加明白自己想要什麼,如同蟄伏在黑夜當中的獵豹一般,鎖定了獵物,就是咬死不松口的.

柏拉圖式的愛情,也許是很多女人和尋常人認為應當的步驟,但是在權璟霆這兒,都是狗屁.

男人是最適合掠奪的動物,一步一步的從鮮花開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人給奪了去了,況且他對面這人,是這麼溫軟可口.

那些沒用的步子,都省略.

兩人對峙之中,門外傳來了動靜,權璟霆松了捏著她下巴的手,起身往門口過去,軟趴趴的拖鞋踩在地上發出很輕的動靜.

林楓站在對門門口,腳下放著兩個寬大的紙箱,門鈴按了好幾聲,卻並沒有聽到門內的人走過來的動靜.


少帥這是哪兒去了.

明明讓他送東西過來的.

這箱子里裝著的都是新鮮蔬菜,權璟霆沒有去過超市,偏偏又不喜歡別人進入自己的私有空間之內,所以他被安排了采購新鮮的食材.

最起碼少帥半夜餓肚子的時候能夠自己做點什麼東西吃吃.

林楓無語望天,少帥是在休假了,但是他卻還在軍營里頭忙著,不光如此,還要追查那些一個一個的人,還兼顧這邊.

有種當老媽子的感覺.

"咔擦……"

開門聲從林楓身後傳過來,他條件反射的轉過身去,緊跟著就看到門內站著的光著上半身的男人.

他下意識的揉揉眼睛,看了看自己身後的房號,他記錯了?

不可能啊,明明少帥是住在這里的,怎麼從那邊出來了.

"東西."

"哦?在這里."林楓連忙將地上的兩個紙箱子抱起來遞過去.

"少帥您為什麼從這邊出來了?"他說著看向了男人身後.

不遠處客廳內,簡潔乾淨的客廳內面積不大,能夠看得到茶幾旁邊沙發下,坐著一個體積不大的女人,露出來的半張臉,明豔乾淨漂亮.

是清妤.

"砰!"

面前的門合上,險些撞上了湊進去的林楓,他摸著鼻子轉身,有些震驚.

少帥對面住的,是清妤?

這個認知讓他瞬間明白了,為什麼這人會讓他買下這里,原本喜歡清淨的男人為什麼從郊區搬到了市中心.

但是誰能告訴他,為什麼少帥會光著膀子從人家姑娘家里頭走出來,頭頂的發絲還是濕的.

這事兒,他是不是要保密?

清妤看著抱著紙箱走回來的男人,腦袋上帶出一串問號,緊跟著就看到他抱著手上的東西直接進了廚房,連眼皮子都沒動一下.

廚房是開放式的,從客廳這里能夠看得到餐廳內的一切,也看得到男人打開冰箱門從紙箱內將蔬菜瓜果慢慢的取出來之後歸類放入了冰箱.

他手指修長,握著蔬菜水果的樣子竟然有些柔和居家的氣息出來,看得女人一愣.

她的冰箱內並沒有多少東西,所以要放進去這些很容易,不一會兒權璟霆就做完了手上的事情,洗乾淨手之後取了紙巾擦著手走過來.

"藥呢?"

"……"

"換了藥之後再吃飯."

這男人堂而皇之的將這里的當成了他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