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淵源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家和權家,算是十分有淵源的家族,不過也只是曾經而已,一個擁有著帝京乃至整個M國的財富,掌握整個M國的經濟命脈,當之無愧的首富,就算在世界上也是赫赫有名.另一個則是整個M國最有權勢的家族,開國元帥之一,國家元首之位,權老爺子曾經在開國之初擔任過M國三個月的元首之位,以雷霆之勢解決了當時國內的混亂,當之無愧的老將,之後也奠定了整個權家在M國之內的聲望.這兩家人一個有財,一個有權,這年頭權錢相連,若是說兩家之間有聯系,倒是並不是那麼的奇怪,但是奇怪的,卻是前期和後期之間,兩家人關系的變化.

可謂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而同權家有關系的,不是現在的清家老爺子,清衍的爺爺清水,而是清水的哥哥.清老爺子清水有一個一母同胞的清哥哥,名叫清風,清風和權老爺子權年,是至交好友,兩人曾經一起上過戰場,是過命之交.

那時候都是保家衛國的熱血戰士,並不曾想過清風會是帝京百年大家清家的嫡系傳人,嫡長子.

那時候時局混亂,清風上了戰場保家衛國,而當時的清水則留在家中打理家業,成為一個地地道道的商人,也因為清風的關系,權年和清水算是認識,彼此之間也算是熟悉.

M國初定,百廢待興,從戰場上回來的戰士們也回歸了自己原本的生活,變成了普通人.清風的兒子清建國選擇了走仕途,一路平步青云,成為了國安處的高官,清家兩兄弟,一個從商,一個從官,感情很好,而權年和清風的關系更是要比和自己的親兄弟還要親密,自然也就帶動了兩家人的關系.

後來權家兒媳婦蘇落英生下了權璟霆,到了清風家兒媳婦柳葉生孩子,兩個老爺子一時興起,就給定了娃娃親.

對象就是權璟霆和那個未出世的孩子,好在生下來之後,確定了是個女兒,連名字都是權老爺子給定的,這婚事也就歡天喜地的定下來了,當時權老爺子可是拉了四歲的權璟霆親自上門送了信物.

巧的是,清建國家的女兒,和清建業家的清妤是同一個月降生的,年紀相差不過幾天而已.

後來,事情的變化,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歲月靜好,相對的,也不過是一生無風無浪的普通人罷了.

清建國被指控出賣國家機密,幾乎定罪,在監獄當中畏罪自殺,清風接到兒子死去的消息之後,腦中風進了醫院,不過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去世了.

一個星期之內,一個家庭支離破碎,令人唏噓,清建國的妻子柳葉失去了丈夫,悲痛至極之下,一把火點燃了自家別墅,帶著當時不過四個月大的女兒葬身火海.

權家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已經是被燒焦的尸體,一大一小,面目猙獰,逃出來的傭人哭天喊地,權老爺子揪心老友的逝去,再加上清家一家四口突然就這麼沒了,一氣之下住進了醫院之內.

在醒過來之後,老爺子身子就大不如從前了,那時候權老爺子和清風家的關系密切,自然也就成為了國家盤查的重點.

清水為了避嫌,也就和原本就不同自己那麼親密的權家劃清界限,後來烽煙散去,人卻都不在了.

從那之後,清家和權家,便斷了往來,已經是多年不曾聯系.

之後權豐當上總統,並且連任兩屆,權勢如日中天,清建業看到權家權勢越發的昌盛,起了心思,便將那樁已經斷絕的婚事給自顧自的按到了自己的女兒身上.

也許是這些年商場的爾虞我詐讓他變得利欲熏心,變本加厲,尤其是在權豐成為總統之後,他便更加確定了自己從小就培養清妤的想法,是正確的.

清衍並沒有同她說的十分詳細,也就是寥寥幾句話帶過,不過清妤卻是明白了,這樁婚事,原本是定給了清妤的那個堂妹的,不過人卻只活了四個月就沒了.

"你忘記了這些事情,我原本以為不用再告訴你了,你從小就因為這些事情吃了不少的苦頭,原本我想著,你現在忘記了也就算了,但是沒想到,你和權璟霆居然扯上了關系."清衍歎了口氣.

清建業早些年培養清妤也是為了之後能夠依靠清妤聯姻讓清家更上一層樓,權家,只不過正好趕上了而已.

"我知道了."清妤算是明白了.

這婚事只不過是個保障而已,和權璟霆扯上關系之後,恐怕清家人就有有機會重新在權家人面前提起這件事情.

所以,只要她和權璟霆保持距離就行了,只要不被別有用心的人看到這些事情,自然也就沒什麼能夠寫文章的.

"你老實告訴哥哥,和你吃飯的那個男人,你喜歡他嗎?"清衍發問道.

只要是清妤自己喜歡的人,他是會支持的,最重要的是幸福而已.

"我跟那個人沒有關系,和權璟霆也沒有關系."清妤張口.

她不喜歡解釋,也不屑于解釋,況且還是像現在這樣,周遭情況不清不楚的時候,話不多說,是最基本的.

現在最主要的,是搞清楚現在清家內部,那些讓她在意的事情.

"這樣啊."清衍想了想,還是張口笑道,"無論怎樣,你自己喜歡就好,如果真的不喜歡權璟霆,還是同他保持點距離,否則如果像今天這樣的新聞出來了,爸爸會更加堅定他的信念,到時候就不好辦了."

現在清建業還不敢上綱上線的原因是,無論如何,那婚事都不是和清妤定下來的,這是他還顧慮的地方.

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以來清妤會被送到國外上新娘學校是一樣的概念,被培養的毫無瑕疵可言,自然也就能夠減少流言蜚語,也能夠更加的理直氣壯.

"我明白了."清妤答應道.

"對了,這段時間一直在忙,都沒空問你,你的藥還一直在吃嗎?這段時間有沒有再去看醫生?"清衍張口道.

"藥是在吃,不過醫生沒去."

"怎麼能這樣呢,雖然你現在頭不痛,但是一直這樣下去的話,也不是個事兒啊,你總要將以前的事情記起來的,沒有記憶的人生,總是不圓滿的."

"醫生讓我先吃一段時間的藥,後續再去看診."清妤也是有些無奈,"對了,你有沒有我從前的照片,能給我一份嗎?"

她醒過來之後才發現,找不到很久之前的照片了,有的只是二十歲以後的稀稀落落的兩張,剩下的,什麼都找不到.

按照她這樣的說法,清衍努力想了想,好像他這里的照片好像也不見了,被張雪收起來了吧.

"等我找找,找到之後給你拿過去."

也許,她能夠從哪些消失的東西上面,找到有用的信息.